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0章 元祐抛石机抛石机可以指哪打哪(第一更)
    第1080章

    “那些宋从到底在搞什么鬼,他们组装的到底是什么攻城器械,运来了那么多车的木料……”城头之上,不少的辽军将士都在好奇地张望不已。

    而城下,种师道也在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大约还得有半个时辰,没办法,元祐抛石机这玩意虽然威力巨大,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组装和拆卸都很慢。

    而那些马车将八台元祐抛石机的组件都运抵之后,便毫不停留的走上了回程。当然,他们不是回船上蹲着,而是需要去运送弹药。

    毕竟,元祐抛石机虽然也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石块,但是那些玩意终究还得去寻找,而这一次过来,足足带来了两百枚巨型水泥弹。

    自打在宥州,发现用水泥直接凝固出来的石弹,既不需要削切,也不需要挖掘优良石材来制作之后,应用水泥制作石弹,就已经成为了常规弹药生产方式。

    若不是攻打夏州,需要突然性,而非是持久性的作战,那么,除了运输少量石弹之外,更多的则可以直接现场制作。

    毕竟最多也就是两天的功夫,水泥浇筑的石弹便能够直接上膛发射。而且经过了测试,现如今的水泥石弹,都不是那种完全性的实心实弹。

    而是在进行浇筑之时,特地会往中间塞上几根钢管或者是铁棍,等到了半凝结的时候,再将这些棍装物抽走,如此,水泥石弹才能够便于内外结构快速干燥到可以应用于战争。

    终于,半个时辰之后,八台梢杆高高耸立,犹如超级长柔一般直刺天穹,这让从来没有见识过元祐抛石机真容的辽国将士们纷纷面带疑惑,仍旧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莫非是一种新型的劲弩?你们看那长长的杆状物,想来这种弩,怕是射程定然很远才是。”某位自作聪明的将士如此猜测道。

    “不会吧,这玩意看起来都不粗,而且你们看那杆头上,还挂着一个软软棉棉的事物,怎么看都不像是弩矢。”另外一人摸着下颔,否决了同伴的猜想。

    “都给我闭嘴,注意点,那玩意似乎要动弹了,大家注意。”这个时候,一名正在观察着那些攻城机械的中级军官突然大声的喝斥起来。

    城头之上的辽军与青壮们,亦注意到了这个异常,那先原本高高耸立下天穹的长杆,现在正变得越来越低,缓慢的降低着高度。

    只是离得太远,看不太清晰。只能够看到有宋军正不停的往来于那八台机械跟前,但却又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让那些长杆子缓慢倒下的。

    种师道当然能够看得清楚,那是一袋袋的水泥,每袋水泥重达五十斤,而每一台元祐抛石机前的平衡锤里边,至少要加上数百袋的水泥。

    数万斤的重量,才能够让那元祐抛石机举重若轻的将重达一百五十斤甚至是两百斤重的石弹飞掷出百丈远的距离。

    而等到那些马车再一次归来,然后马车的车篷掀开之后,露出来的那些巨大的,泛着青灰色的石弹显现出了真容之后。

    城头上的耶律永平,还有无数曾经见识到过元祐抛石机威力的辽军将士们的眼珠子瞬间瞪到了极致。

    第1080章 元祐抛石机抛石机可以指哪打哪(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城头上的耶律永平,还有无数曾经见识到过元祐抛石机威力的辽军将士们的眼珠子瞬间瞪到了极致。

    “那,那是……那些居然就是那种宥州城的抛石机,宋人口中的元祐抛石机?!”这一刻,耶律永平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惨白色,瞪着一双眼珠子,喃喃的低声道。

    很快,醒过了神来的耶律永平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够露出一丝怯色,还是要开始大力的给将士们灌输勇气。

    “大家不要怕,那玩意,只是对付木头的机械还能够有些用,那只是一种用来守城的武器,那种师道居然把这种守城的武器搬到了这里来,简直就是笑话。”

    “元祐抛石机……”但是,仍旧有一些曾经见识过这种远程武器威力的老兵两股战战,面现惧色。他可是曾经见到过,自己勇敢的战友,披挂着厚重的铁甲,在冲锋的时候,就是被这种从地面上反弹起来的石弹击中,整个人,连人带甲,直接被撞得四分五裂。

    甭管这玩意是守城,还是攻城,都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现在所能够做的,那就是企求老天爷,不要被这种可怕的武器给砸中罢了。

    当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种师道的身上。

    而种师道策马前行十余丈,开始厉声高喝。“我乃大宋银、石、龙三州防御使种师道,现如今,敬告尔等,速速开门纳降,献上夏州,种某给你们一柱香的功夫,一柱香后,若是不降……”

    此言一出,然后就是身边的亲卫们整齐划一的厉喝了三遍。

    然后,就看到了一名宋骑,在那地面上,摆上了一个香炉,而香炉之中,是一支已然燃起的线香。清烟冉冉,随风而逝。

    站在城墙之上的耶律永平铁青着脸,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喝道。

    “种将军,你无故犯我辽境,还不快速速退去,我夏州坚如磐石,当不惧你。西面,有我大辽河东道总管统领的十万之师,东面,则有我弥陀洞的八万精锐。

    若闻夏州有警,皆可朝发夕至,本将劝你还是早早退去,莫要挑起两边之争,不然,定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小子,废话可真够多的,对了王将军,你们能不能把这货给直接废了?”听着城头之上那耶律永平喋喋不休的废话,种师道忍不住招来了那事专职负责这八台元祐抛石机的将领压低了声音悄悄问道。

    “这,怕是有些难度,不过若是他的位置能够固定不动,而咱们八台抛石机一块进行覆盖式射击的话,那末将至少有五成把握,可以把这货给砸成肉泥。”王将军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城头之上那个正在手舞足蹈叫嚷不已的耶律永平,小声地答道。

    “只能有五成把握?”种师道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地瞪了这货一眼。“不是说现如今这元祐抛石机可以指哪打哪了吗?”

    “将军,那得看是什么目标,如果您是指那面城墙,那末将笃定每一台元祐抛石机都能够砸中。”

    “可是那家伙离咱们至少得有七八十丈远,跟只小蚂蚁似的,这么远的距离,想要命中,这难度真的不小……”王将军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