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1章 种家狗贼,你他娘的太卑鄙了!(第二更)
    第1081章

    “你真的确定,至少能够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把那货给砸成肉酱?”种师道抚着自己打理得十分精致的三缕长须,眼珠子溜溜直转,也不知道这位向来以智计称雄于陕西路的名将,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是的,这一点,末将可以确定至少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把那货给砸成肉酱。”王将军心说我明明说是能把那货砸成肉泥,怎么到了你嘴里边就变成肉酱了?罢了,谁让你是上司。

    “好,那我就去跟他搭话,吸引他的注意力,你们这边一旦瞄准之后,就立刻攻击。王将军,能不能别让种某人丢脸,可就要看你和那八台元祐抛石机的本事了……”最终,种师道还是下定了决心,拍了拍王将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交待了一句之后策马转身而去。

    王将军愣愣地看着种师道的背影,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何人家种师道会成为大宋西军名将,单单现如今的卑鄙手段,咳咳,是诱敌之计,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原来是耶律永平将军,本将种师道,幸会幸会……”种师道策马前行,站到了香炉的位置之后,朝着城楼的方向再一次扯起了嗓子大声地道。

    哎呀,想到不,我一个小小的辽将,居然也能够被大宋的西军名将种师道说出幸会这样的话来,这顿时让那位耶律永平不禁有些飘飘然。

    目光扫过了身边那几名将军下意识地投过目光,这货还很矜持地清了清刚刚一番吼叫显得有些干哑的嗓子。“种将军久违了,不过今日,可不是打招呼的好时候。”

    “若是种将军有兴致,待你退军之后,永平定当扫榻以迎将军。”嗯,耶律永平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有文化,有逼格,还特地说得很文诌诌的,惹来了一干辽将白眼乱翻。

    但是这帮子货色无不羡慕妒忌恨,大家的官职都差不多,如果不是大总管委任你,哪有你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份。

    “耶律将军,种某也是没办法,毕竟,你们辽国的安定堡边军士卒,竟然伪装成马匪,潜入我大宋境内烧杀掠劫,杀我百姓,掠我百姓财货。”

    “死伤无数,这个仇,若是我大宋边军坐视不理,岂不是太过软弱了,耶律将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种师道抚须一笑,继续大声的开始瞎扯,呸!是大声的开始讲道理。

    城头之上的那耶律永平听到那城下的种师道放了软话,心中顿时一喜,赶紧冲左右道。“哈哈,好,诸位,那种师道居然在这个时候跟本将讲道理,好,那本将就好好的跟他论上一论。”

    “将军英明,时间拖得越久,对于我们而言可就是越发的有利。”旁边自然有懂得奉迎之道的将领窜出来猛拍马屁。

    “就是啊将军,这就要拜托你了,永平将军你一向口才犀利,今日若能多拖延一些时间,便多一分的好处。”

    #####

    “目标八十五丈,水平角度零,垂直角度负五……”随着测距员的大吼,一个个的木楔子被打入了元祐抛石机底座下方。

    大约花了近盏茶的功夫,八台元祐抛石机这才完成了瞄准工作,很快,石弹被装入了抛勺之中,一切都已然准备就绪之后。

    王将军眺望了一眼前方,那里,种师道仍旧在跟对方鬼扯胡吹。王将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昂首向天,希望老天爷保佑自己,千万能够砸中。

    第1081章 种家狗贼,你他娘的太卑鄙了!(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将军眺望了一眼前方,那里,种师道仍旧在跟对方鬼扯胡吹。王将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昂首向天,希望老天爷保佑自己,千万能够砸中。

    然后转过了头来,这一次,他没有如往常训练时一般用尖锐的哨声提醒,而是隐蔽地比划了一个手势,似乎生怕被城墙上的那些辽军看到一般。

    而八位信号员都将王将军的举动尽收于眼中,手中的小旗狠狠地挥落。身畔的力士,长刀一搅,狠狠劈下,转瞬之间,八台元祐抛石机的梢杆,就陡然的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直立了起来。

    而那抛勺之中的石弹,就如同一只插上了翅膀的轻盈鸟儿,飞向了天穹,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

    “快快快,继续接下来,重新装弹……”石弹刚刚飞了出去,但是那些元祐抛石机的操作者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命中目标与否,而是又开始将那梢杆缓缓拉下,准备下一次的发射。

    “种将军,此言差矣,我大辽与尔宋国,乃是兄弟之邦,这样的事情,也并非是我大辽所愿意……愿意……”耶律永平正在说着话,结果,突然看到八个小黑点突然飞向了天空,下意识地微一错愕,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来。

    就看到了小黑点越升越高,然后,又开始渐渐地放大,似乎,目标就是冲着自己的方向来了。

    耶律永平红润的脸庞瞬间就失去了血色,尖声嘶叫起来。“种家狗贼,你他娘的太卑鄙了,我¥¥%#%#¥%!……”一面尖叫,一面转身就要逃跑。

    身边的那些将军们,却仍旧有些人还没能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向这位激动不已的守城主将。

    “石弹,天上,快跑!”总算是有些老司机回过了神来了,吓得亡魂皆冒的嚎叫起来。

    看到了城上陡然乱作一团,种师道忍不住咬着牙关,狠狠地给自己一耳括子,特么的,终究是没有办法完全转移对方的注意力,看样子,这一把怕是……

    轰!轰轰轰轰轰轰……八枚石弹,几乎在同一时刻,集中命中了城门楼子,一息之前耶律永平等人所站立的那个方向。

    城上的辽军,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趴在了地上或者是墙上。而城下的宋军,几乎人人都下意识地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珠子,想要看清楚这元祐抛石机集中火力覆盖射击的威力。

    只是现如今,城头之上,完全被烟尘所覆盖,所有人,都只能焦急地等待着烟尘散去。

    而烟尘之中,隐隐的传出了呻吟声和哭喊声,还有凄厉的哀嚎声,只是,却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把辽军的守城主将给干掉,种师道只能一面祈祷一面拿着千里镜死死地关注着城头。

    烟尘渐渐的散去,原本那修缮得十分整齐和威武的城楼位置的女墙,直接塌掉了近三丈长的位置,甚至裸露出了里边的泥土。

    而此刻,正有不少勇敢的辽军将士朝着那烟尘渐散的城门楼子上跑去。而等他们赶到了那里之后,满脸惊惧的发现,十余名辽军将领,还能全须全尾的僵立在原地的,只剩下了四人。

    而其他的人,不是倒在地上呻吟哀嚎,要么,就是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