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3章 大宋有史以来伤亡率最低的夺城战(第二更)
    第1083章

    元祐抛石机六轮集中齐射之后,辽国河东道治所夏州城的南城门处终于再也无法维持,伴随着那连绵不断的轰隆声,整个南城门都发生了坍塌,原本高高耸立的城门楼,还有女墙,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这是一段长达近十丈,已然坍塌的废墟。

    看到了这一幕,种师道当机立断,而是让那八台元祐抛石机重新调整方向开始对接近坍塌位置的城墙进行轰击。

    这个时候,眼珠子都已经红了的刘将军身先士卒,率领着一千元祐甲士精锐为先导,而一千元祐甲士的身后边,则是整整的五千大宋精锐步卒。

    “擂鼓!进攻夏州!”种师道拔出了腰畔的战刀,斜指向夏州的方向厉声大喝。数十面大鼓瞬间被敲响起来,激昂的鼓点是那样的令人热血沸腾。

    无数的大宋勇士们怒吼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着那已然坍塌掉的城墙突击。

    城墙之上的辽军,还想要妄图从两侧对宋军进行截击,遗憾的是,元祐抛石机再一次毫不留情的彰显了它们的存在有多可怖。

    元祐抛石机所抛射出来的多孔石弹那诡异而又凄厉的啸声,犹如那地狱恶魔的尖笑,毫不留情的将一切阻拦之物尽情的摧毁得一干二净。

    城头上的女墙,铁甲、旗杆,肉体,没有一样可以阻拦住它们的前进与翻滚。而它们的经过之处,只会留下一条笔直的通道,周围尽是碎肉残骨破甲石沫……

    一千元祐甲精锐悍卒,只遭遇到了极其微弱的抵抗,便跌跌撞撞的冲到了那塌方的废墟的最高点。

    旗手在几名精锐的掩护下高举起了旗帜,狂吼着大宋万胜,身边无数英勇而无畏的大宋将士越过了他们,继续向前,向前!

    “壮哉我大宋西军……”看着那些前扑后续,向着缺口涌去的大宋虎贲们,种师道的眼角湿润了,口中喃喃的低声道,下一刻,种师道高高的举起了战刀。“壮哉,我大宋虎贲无敌!”

    城中的辽军,主将横死,不少将军也都葬身于元祐抛石机石弹之下,又亲眼得见,高耸而又坚固的夏州城南门被宋军轻而易举的摧毁成废墟。

    无数的夏州青壮,他们鼓起了自己的勇气,奋力地挣开,甚至是推倒了跟前的辽军将士,纷纷朝着城下逃去。

    在那非人力可以抗拒的武器跟前,能够活下来,这样的举动,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而同样,那些辽军将士们的士气,就犹如那冬雪遇上了夏日的艳阳一般,很快的时间之内,就冰雪消融,再无斗志和勇气。

    当第一名辽军将士扔下了手中的武器,朝着远处狂奔而去时,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辽军将士们纷纷的朝着城下跑去。

    其他方向的辽军将士,甚至都还没能够感受到战争的气氛,而夏州南城这边的辽军,却已然开始全军崩溃。

    特别是当有一枚巨大的石弹,越过了城墙,生生砸穿了数栋民宅之后,城中的辽国百姓们也开始疯狂地朝着城北逃遁而去,整个夏州的军心和民心,已然是彻底的崩溃了。

    一个时辰之后,种师道站到了尚未坍塌的南面城墙,打量着那已经化作了废墟的南城门段城墙,又把目光,落在了距离这里八十余丈的元祐抛石机阵地。

    第1083章 大宋有史以来伤亡率最低的夺城战(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个时辰之后,种师道站到了尚未坍塌的南面城墙,打量着那已经化作了废墟的南城门段城墙,又把目光,落在了距离这里八十余丈的元祐抛石机阵地。

    此刻种师道的表情显得很平静,但是他的内心,早已经是惊涛骇浪,哪怕是原本就对于这些王经略十分重视的远程武器十分的重视,可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的重视,对于元祐抛石机而言,仍旧是太过轻视了。

    哪怕是夏州不是乌延古城那样的土城,哪怕是夏州城的城墙更加的坚固,可是在对面着八台元祐抛石石那可怖的威力面前,厚达一丈多,外以坚砖为墙面,内衬以夯土的坚固城墙,也显得那样的脆弱与可怜。

    原本,种师道的预计,大约一日之内,能够把这夏州的南面城墙给捣毁,可结果呢,从第一枚石弹飞出去,到大宋虎贲占据整个夏州,总花才花了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

    这可以算得上是他种师道从这近二十载以来,最为轻松也最为短促的一场攻城战。在那元祐抛石机毁灭性的威力面前,辽军将士已然是斗志尽丧,使得突击的大宋虎贲根本就没有遇上任何有力度的反击。

    五万宋军除了几十个倒霉鬼负伤之外,无一战死,这绝对是大宋有史以来伤亡率最低的一次夺城战。

    此刻,那八台元祐抛石机,被整整五千精锐宋军围拢在最中央,数十名工匠正在八台元祐抛石机正在拆卸。

    等这八台立下了大功的元祐抛石机拆解完毕之后,将会被送入到了夏州城中,然后用以守城。

    “告诉张将军,若是元祐抛石机营少一个零件,或者是被那些辽人靠近二十丈之内。本将就要了他的脑袋。明白吗?”

    听到了种师道之言,回想起方才那元祐抛石机大发神威的场面,此刻在场的宋军将士们,越发的明白了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大人何以对此物会如此的重视和谨慎。

    “大人放心,末将定然不会让那些辽人和奸细有任何机会接近。”专门负责元祐抛石机安全工作的张将军心中凛然,当即大声应诺道。

    #####

    三岔口堡的厮杀声还在继续,城上的宋军,城下的辽军,都玩了命的相互攻击,乱石,滚木,云梯,偶尔还有那发出轰鸣声的火药弹,都在彰显着战况的激烈程度。

    但是这个时候,原本该在前方督战的耶律达顿,此刻却在中军大帐之中,铁青着脸,死死地盯着那拜伏在地上的信使。

    而军帐之中的十数名将领,也都不由得面面相窥,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宋国的反应会如此之快,自己这边正在攻打三岔口堡,那边,种师道那个老谋深算的大宋名将,居然在大辽的河东道大军聚集在了辽宋边境之时,悄然的渡过了汹涌的无定河,数万宋军,齐聚到夏州城下。

    “宋狗果然卑鄙无耻,分明就是他们想要入侵我大辽,却一直苦无机会,才会用向我安定堡边军士卒泼污水这样的手段,诱使我大军出征。”一名辽将,忍不住愤愤不已地拍打着大腿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