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4章 攻下了城若守不住那就是丢脸(第一更)
    第1084章

    “大帅,要不我们暂且撤军还师夏州?”一名辽将站了出来,有些犹豫地朝着面沉如水的耶律达顿建言道。

    “不妥!”他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人站出来反对道。“如今我大军攻势甚急,贸然撤军,岂不是给了三岔口的宋军喘息之机。”

    “末将以为,应该立刻派出信使,着令正赶往万井口的萧将军挥师东进,速速赶往夏州增援,另外,想必弥陀洞那边也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如此一来,两军何为之下,那孤军深入的种师道岂能讨着好。”

    “嗯,言之有理,就这么办,来人,立刻去追赶萧仲文将军,告诉他,立刻转道向东,赶往夏州增援,三日之,必须到达夏州城下,不然,军处处置。”耶律达顿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立刻吩咐道。

    “另外,也不知道弥陀洞那边出兵了没有,弥陀洞距离夏州不过两百里,应该要比咱们更早的收到军情才是。”

    “大帅放心吧,光显将军肯定会第一时间发兵援救夏州,只要光显将军的大军能够配合夏州守军缠住种师道,如此一来,待萧将军大军一至,三面合围之下,嘿嘿,说不定,咱们还能够让那些宋狗狠狠喝上一壶的。”

    #####

    夏州城南门倒霉了,连同城楼也一块倒塌掉。当然是宋军干的,可现如今,夏州城已经被宋军所占据,自然要尽快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一段长达十余丈的倒塌城墙给它重新竖起来。

    而眼下,就有超过千名将士,满头大汗的在那里挖掘和搬动着那些泥沙砖石。

    “弟兄们,加把劲,赶紧的,无论如何,今天夜晚子时之前,必须将这里清理完毕,重建寨墙。”不停的有人在大声的鼓舞着那些士卒,

    “唉,这叫什么来着,毁坏容易,建设艰难。他娘的,这么多的泥沙,真是够难清理的。”一位营统制抹着额头上的臭汗,看着那才清理了不过三分之一多一点的废墟。

    “那怎么办?谁让元祐抛石机营那么牛逼,不过半个时辰,就把这么一段城墙生生给砸毁掉。”旁边的哥们神情也很复杂。

    “不过话说回来,我他娘的当了半辈子的丘八,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原来攻城战会变成这么的简单。”

    “谁说不定,要我说,咱们那位王经略,可真是神仙中人哪,一堆破木头,生生让他鼓捣成了这样犀利的武器,当初乌延古城,就是靠着这玩意,砸得那西夏五万人马狼狈不堪,生生被我大宋俘了数万。

    在那宥州城也靠着这玩意,把那些辽军的攻城器械,全都给砸成了碎片。让那数十万大军,只能老老实实的爬梯子攻城……”

    “你们几个,少给我吹牛打屁,还不赶紧的,若是子夜之前,还不能重清完废墟,重建城墙,你们就等着军法处置吧。”

    就在他们感慨万千的当口,却惹恼了负责重建城墙的上司,黑着脸一顿训斥,总算是让这帮子吹牛逼的兵痞打起了精神加入到了清理工作当中。

    第1084章 攻下了城若守不住那就是丢脸(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在他们感慨万千的当口,却惹恼了负责重建城墙的上司,黑着脸一顿训斥,总算是让这帮子吹牛逼的兵痞打起了精神加入到了清理工作当中。

    距离子夜,尚有半个时辰,已然清理得差不多了,一个个装载着石块或者是泥土的木箱子,纷纷被填入进去,然后开始将那已经搅拌好的水泥一桶桶的倾倒入其中,而在周围,自然又还需要用木板加固,以防止尚未干结的水泥沙浆到处流淌。

    清理工作花费的时间很多,但是重新修筑,则显得简单了不少。唯一让人担忧的就是,这么大的一处水泥建筑,至少需要三四天的功夫,才能够彻底的干透。

    但是辽军,却不会等上那么长的时间,为此,种师道干脆下领,在水泥浇筑的墙体外围,再用那些拆毁下来的砖头,修筑了厚达三尺的砖墙,又将二十余挺重弩也全部安置到了这附近的城墙上,给予这段暂时还不那么坚固的城墙以最大程度的保护。

    整个夜晚,都显得那样的宁静,散出去的侦骑所传回来的消息都是未遇敌军,直到了第二日临近中午时分,种师道这才接到了从夏州东则的侦骑传来的消息。

    至少有三万人马,从弥陀洞方向,正朝着夏州而来。而得知了这一消息的种师道,第一时间则是先赶到了夏州城南面的城墙之上,又巡视了一遍那已经重新修缮好的城墙跟前。

    嗯,相比起之前那修建得巍峨高大的城门楼子,现如今的南城门处,模样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没有了城门,也没有了城门楼,有的,只是一段崭新的城墙,而且外面的保护墙又还向外突出了数尺的距离。

    再加上都是非专业人士所修建,而且还需要赶时间,所以嘛,外墙的模样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但好歹敦实。

    “大人,今日日头停足的,所以,只要能够保持这样的温度,最多到得明日黄昏,这段城墙,就会成为整个夏州最为坚固的城墙段。”那位负责清理和重新建设的将领朝着种师道信心十足地禀报道。

    “辛苦你们了,不过,最多两个时辰,三万辽军,就会进抵夏州城下。王将军,你的元祐抛石机营怎么样了?”

    “将军放心好了,已经在距离这段城墙二十五丈的地方清理足了足够的空白地带,所有的元祐抛石机都已经重新组装完毕,另外,昨天入城之后,就已经制作了三百枚石弹,最迟晚上就可以派上用场。而现在,我们还有近百枚石弹可供使用。”

    “嗯,很好,对了,再去联络一下水师,告诉折可适那位老伙计,咱们这边的情况。另外,告诉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城是攻下来了,但若是守不住,那就是在丢咱们大宋西军的脸,丢咱们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大人的脸,明白吗?!”

    “诺!!!”听到了王经略的名头,想到这位名声显赫的顶头上司的暴脾气,所有人都心中一凛,厉声应诺。

    此刻弥陀洞主帅光显已然统帅着三万精锐之师,赶到了距离夏州只有八十里之地,只是这个时候,他却突然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并要求就地扎营,好好的休息一夜,明晨再次起行。

    这样的军令,直接让军中诸将都心生不满,毕竟求兵如救火,这个时候不快点赶过去,误了军机大事,莫说是自己这些人等,就算是你这位主帅也吃罪不起。

    不过很快,当他们离开各自的兵马,赶到了匆匆搭建起来的中军大帐之后,就不再那么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