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6章 苏首相在前开炮,陛下在后当盾(第一更)
    第1086章

    大宋的东京汴梁,天子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心脏不太好,当然跟身怀六甲的皇后孟氏半丁点的关系也没有,而是因为陕西北路。

    一提起陕西北路,不仅仅是天子赵煦心脏不好,整个朝堂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臣工都不舒服。

    谁特么的都没有想到陕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会来得如此之频繁,来频繁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可以让朝庭更加清楚的了解到陕西北路的状况,可问题在于,到来的消息,总是会让人心惊肉跳,甚至有种要心肌梗塞的错觉。

    之前,随着王洋自己的奏折抵达,终于让朝庭得到了数日的安宁,而那些,辽国的使节也已经派出了信使飞驰入辽。

    似乎,一切都要恢复了平静,大家又能够安安乐乐的该干嘛就干嘛了。

    可是没几天,三位三位钦差大人的弹劾奏折再一次飞奔杀来,仍旧是白天到来的,不过还好,是在散朝之后收到的。

    听闻又是那三个混帐的奏折,天子实在是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既然是奏折,他还是不得不耐下了性子,打开细看。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看到了天子突然脸色大变,赶紧派出了宦官赶往苏府去找苏东坡那位老司机过来商量。

    苏东坡一脸懵逼地赶到了宫中之后,看罢了这三份弹劾奏折,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奏折仍旧是弹劾王洋王巫山的,说是这家伙居然毫不顾忌宋辽乃兄弟之邦,对方要王洋放人,他偏不放,而且还扬言要在三日内宰光那帮辽人。而且一点也不顾及辽人的感受,

    他的举动,激怒了辽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而今,耶律达顿率领近十万人马,正在攻打大宋的三岔口堡。

    苏东坡看罢奏折,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三位钦差,着实太过偏颇了些,之前王巫山上奏之时,便已经提及了,以那些辽人的狂妄,既然敢说出来,就敢去做。”

    “不过陛下您也不必太过担忧才是,王巫山向来料敌于先,陕西北路必然已然做好了准备才是。”

    “说实话,朕倒不是很担心陕西北路,只是,辽人寻着这个借口兴兵犯我宋境,怕是朝中,又要乱作一团了,唉,真是让人头痛……”天子赵煦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老臣觉得,要不然,陛下您速速下旨,让那王巫山将一干人犯押往京师……”苏东坡眯起了两眼正在琢磨着主意,一面进言。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入了两人的耳中。却是马尚马公公拿着一份来自于陕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冲了进来,这一次,却是王洋的急奏。

    “快,拿来给朕看看。希望不是关于陕西北路的紧急军情才好……”天子将那急奏接到了手中之后说道。

    潜台词苏东坡听得很明白,那就是希望不是陕西北路某某城池或者寨堡被夺取这样的坏消息传来,不然,那满朝的文武,怕是肯定会犹如见了血的蚊子一般,再次掀一波对王巫山的弹劾潮。

    “……看来,朕不着急着给王巫山下旨了。”拆开了奏折看罢,天子赵煦忍不住表情有些复杂地苦笑道,一面将那份奏折递给了身畔的苏东坡。

    第1086章 苏首相在前开炮,陛下在后当盾(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来,朕不着急着给王巫山下旨了。”拆开了奏折看罢,天子赵煦忍不住表情有些复杂地苦笑道,一面将那份奏折递给了身畔的苏东坡。

    苏东坡这才知道,王洋在闻知那些辽人已经兴兵犯境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居然真的在审判之后的第三天,便将那些案犯全部问斩。

    这下天子和苏东坡直接就傻了眼了。两人不由得面面相窥,苏东坡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王巫山性情一向刚烈,辽人不但以言语相激,居然还贸然兴兵犯我宋境,他王巫山如此做法,老臣倒还真不觉得奇怪。”

    “卿言之有理,他那样的性情,如果不这么做,那他就不是王巫山了。”对于这一点,不论是苏东坡,还是天子赵煦,倒是都十分的认同。

    “不过接下来,此事,怕是没办法遮掩了,明日早朝,又得闹腾得厉害。”

    苏东坡听到了天子的吐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陛下,其实,这一次,错非我大宋,而是辽人。”

    看到天子赵煦投来的疑惑目光,苏东坡清了清嗓子解释起来。“前后两份奏折,便已经清晰的勾勒出了事情发生的顺序。”

    “那便是,辽国派来的使节萧仲文威胁我大宋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要求王经略释放那些在我大宋镜内杀人劫财的辽国案犯,不然,他们就要兴兵犯我大宋。”

    “而王巫山为了维护了我大宋律法,严辞拒绝了对方的无理要求,并且是在对方威胁要兴兵犯境之后,才以要三日后斩首那些辽国案犯反击辽人。”

    “但是,辽人不仅仅只是口中说说,居然真的兴大军侵入了我陕西北路,猛攻我大宋边堡,在这个时候,王巫山为了振奋陕西北路将士民心士气军心,所以决意处斩那一百二十余名辽国案犯,以彰我大宋国法,亦证明我大宋一心,绝不屈从于他国之意志……”

    天子赵煦愣愣地看着站在跟前唾沫星子横飞的苏东坡,看着他这跟前手舞足蹈,口若悬河,第一次觉得,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居然也特么的学会偷奸耍滑了。

    哦不,记得上次他第一个站出来,很光伟正的请立自己母妃为母后之时,就曾经彰显过他那过人的文采。

    而这一次,经过他的嘴皮子这么一艺术加工下来,王巫山变成了大宋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国家栋梁代表,而辽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则变成了最卑鄙无耻的入侵者。

    虽然也是事实,但主要是苏东坡说得实在是太过精彩了点,听得天子不得不服。

    听得神采飞扬的天子等那苏东坡言罢,拍了拍跟前的案几,作出了决定道。“苏卿之言论,深合朕意,明日朝会之时,看来应该传诏那辽国使节,狠狠的斥责一番,北国,实在太不把我大宋放在眼中了。”

    “陛下英明!”听到了天子的决断,费尽唇舌的苏东坡也不禁松了口气,朝着天子赵煦深深一礼,只要有了天子的表达,那么就代表着二人已经达成了共识。

    “那这些奏报……”苏东坡打量了一眼那几份奏折。

    “就放朕这里就是了,不过明日,就需要劳烦苏卿你这位大宋首相,好好的跟诸位臣工说说此事。”

    “老臣遵旨。”苏东坡隐蔽地翻了个白眼,天子的意思就是,把这些急奏干脆就不让他们再见天日,自然也不会给那些臣工们看了,以防止那满朝的文武各怀心思的瞎解读又闹出妖蛾子来。

    所以,一切都由苏东坡这位首相在前开炮,而天子赵煦则在后边当后盾。完美的搭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