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7章 无耻的辽国使节与强硬的王经略(第二更)
    第1087章

    第二天一大清早,朝会照例召开,不过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出班奏事之前,苏东坡这位大宋首相便先跳了出来,自然是当庭宣告了这几日陕西北路所发生的事情。

    这下子,满朝都淡定不能了,所有人心情起起伏伏都快特么的心脏病发了。虽然大家都对于王洋的冒失举动表达了强烈的愤慨,可问题是,辽国那位河东道总管的举止,却让王洋的举动变得那样的光伟正。

    所以,这一次,根本就没有办法弹劾王洋擅自行事,毕竟那辽国的耶律达顿都已经率军进犯我大宋了,身为陕西北路的主官,若是无所作为,那才是真的该被弹劾。

    何况对方都已经入侵了我大宋边镇,留着那一百二十余名在大宋境内杀人放火洗劫财物的案犯干毛线?自然要宰了泄愤,以彰大宋之威才对嘛。

    但是接下来的影响,或者说接下来应该怎么解决问题,才是目前最为紧要的。

    不过这一次,大宋自然再一次的站在了道德的致高点上,而那位被临时宣入大宋朝堂的辽国使节听闻了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悍然入侵宋境的消息之后。

    虽然觉得有些意外,可是,以辽国向来自视甚高,从来不将其他国家视着对手的风格,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若是你们宋国的王经略释归我大辽将士,达顿将军想必也不会悍然率领大军,开过两国边界。”萧炎面对着那些宋国朝臣的指责,却是一副荣辱不一样的模样,继续表达着他的歪理邪说。

    “那依你的意思,是我宋国做错喽?!”一名重臣忍不住跳将出来冷笑连连。

    “本使可没有如此说过,如果你是这么想,倒也没什么不可以。”萧炎扫了一眼此人,咧了咧嘴淡然地道。

    “你,你简直就是狂妄。”可把那位大宋重臣的鼻子都差点气歪到耳朵根子去。

    “肃静!”苏东坡忍不住浓眉一扬,制止了这个家伙恼羞成怒的咆哮,再叫唤有个毛用,对方是使节,以大宋之仁,难道还能够在朝堂上把辽国使节给暴打一顿,又或者是宰了不成?

    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做那些口舌之争。

    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臣工们,又看到了有宦官朝着朝堂疾步狂奔而至,所有人都不由得在心里边卧了一大个槽,该不会又是陕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奏报吧?

    “陛下,陕西北路的八百里加急奏报……”果然,这名宦官并没有让在场的文武重臣们失望,直接就高呼出声来。

    这下子,天子赵煦都有些不淡定了,昨天王洋与那三位钦差都才分别来过八百里加急,今天又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先是看了一眼天子之后,得以了示意之后大步上前接过了宦官递过来的八百里加急奏报,拆开之后一看,瞬间,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甚至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位此刻还一副从容不迫的傲立在朝堂之中的辽国使节萧炎。

    然后,苏东坡很是沉默地转过了身来,恭敬地将奏折朝着马尚示意了下,小马公公赶紧接过之后,递到了天子赵煦的御案之上。

    天子赵煦自然也看到了苏东坡的神情变化,不是愤怒而是吃惊,那就有意思了,想来,必然不是什么坏消息才对。

    第1087章 无耻的辽国使节与强硬的王经略(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子赵煦自然也看到了苏东坡的神情变化,不是愤怒而是吃惊,那就有意思了,想来,必然不是什么坏消息才对。

    天子在心中如此想到,一面摊开了那份奏折,唔……然后也同样大吃了一惊,然后也是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那名辽国使节萧炎。

    这下子萧炎真有些淡定不能了,方才被苏东坡盯那一眼,盯得萧炎浑身都快起鸡皮疙瘩,不过他最终还是强忍住继续保持身为辽国使节的傲骨。

    可是现在,那位宋国的天子的目光,亦与那位宋国大文豪苏东坡一般,着实让他有些hool不住了,很不自在地拧了拧脖子,但是身为使节的矜持,又让他强忍住了险些脱口而出的询问。

    “诸位卿家,这是御前班直黄卿家的奏折……”天子的脸色渐渐地恢复了淡定,甚至还有心情又冲那位辽国使节笑了笑,把那货给笑得毛骨悚然。

    #####

    “黄卿家有言,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卿,在得知那北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兴大军犯我大宋宥州边境重镇三岔口堡,现已命银、石、龙三州防御使种师道将军出兵夏州。”天子的目光移开之后,朗声言道。

    此言一出,满朝哗然,若是在那名辽国使者大言不惭之前收到这份奏报,怕是这帮子跳骚的朝庭重臣又少不得攻讦王洋为何不息事宁人,只知道打打杀杀。

    可是现如今,辽国的河东道总管正在猛攻我大宋边堡,而且萧炎这位辽国使节如此蛮不讲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场的满朝文武,如若不是听闻是王洋那货下令发兵,而是其他人的话,指不定就会在此刻跳出来大叫一声好。

    可惜,那是王洋王巫山,乃是朝中新党旧党之顽敌也。所以,哪怕是此刻感觉那货倒是替大家伙狠狠的出了口气,但实在是拉不下脸出来赞好。

    不过,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是蜀党这边可就没有这个顾忌,特别是李格非这位王巫山的老丈人,得见那位站在朝堂中内装孤高的辽国使节萧炎听到了这个消息脸色大变之后,直接迈步出了列班,朝着天子一礼。

    “陛下,臣以为,王经略做得极对,不如此,不能彰我大宋之威,不如此,怕是天下诸国,当视我大宋无人矣……”

    “不错,臣也觉得王大人做得很对,对于那些不愿意讲道理,毫无廉耻的人而言,就应该以刀剑相向,方能够让对方明白,我大宋虽以仁孝治国,却也不缺虎贲之士。”

    一干蜀党纷纷踊跃地站了出来,为王洋的举动摇旗呐喊不已,而其余新党旧党人士则一个二个的犹如泥雕木胎一般,反倒把蜀党给衬显得犹如朝堂之中的一股清流。

    而那位辽国的使节萧炎,此刻已然淡定不能了。“敢问宋国天子,你们什么意思……你们居然,居然……”

    居然半天,可偏偏后面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了,好歹他也是有脸皮的人,辽国大军已经在进攻宋国,凭什么对方就不能出兵打你辽国。

    若是面对例如像西夏、又或者是甚至那些不值一提的小国也就罢了,大辽使节的威风自然可以随便耍。

    可偏偏自己面对的乃是国家的实力丝毫不逊色于大辽的宋国,自己如果真把这话给问出口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