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8章 一个半时辰,八台元祐抛石机?(第一更)
    第1088章

    这个时候,前几日窜去找辽使,被生生的怼得三尸神暴跳的礼部尚书这个时候终于跳了出来,不阴不阳地道。

    “不知辽使你欲言又止好半天,到底想要说什么,不如径直相告,放心,你乃是辽国使节,我大宋天子有海纳百川之雅量,定然不会因言罪人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问题是礼部尚书也不见得就是君子,反正能够打击报复一下辽国使节,这位大宋的礼部尚书还是很乐意亲自出手的。

    萧炎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位一脸兴灾乐祸之意的礼部尚书一眼,径直朝着天子的方向一礼。“既然你们宋国已经兴兵犯我大辽,那本使也是无话可说,不过,本使一定会将方才大宋天子之言,带予我大辽天子。”

    “这自然无妨,请转告辽皇,汝国若是不讲道理,执意妄为。那么,就休怪我大宋撕毁和约,以讨还公道。”天子赵煦冷冷地看着这位辽国使节朗声言道。

    这句话亦如同代表着大宋,正式向辽国宣战。此言一出,那位辽使的脸色不由得再次发生了变化。

    恭敬地向着大宋天子一礼之后,萧炎便退出了朝堂,站在阶上,转过了头来,打量了一眼大宋那巍峨的大殿一眼,然后阴沉着脸撩起前襟,快步朝着宫外而去。

    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驿馆里边,然后给大辽天子去信,禀报关于河东道的消息,以及大宋天子和其朝臣的反应。

    以便于让天子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至于那位擅自出兵伐宋的大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怕是肯定少不了要挨上一顿训斥。

    毕竟,身为主掌大辽一道的主官,这样的行动,实在是显得有些冒失。何况现如今宋国的实力愈发的强韧,这个时候,与宋国之间再起兵戈纷争,殊为不智。

    只是,这些都是萧炎自己的考虑,至于大辽天子会怎么想,那就不是他一位小小的使节可以左右得了的。

    #####

    又过了三日,宫中的朝会已然就要结束的当口,再一次又有八百里加急奏报传来,而天子拿到手之后,眼珠子陡然瞪得溜圆。

    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的又抬手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两遍之后,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然后笑意吟吟地打量着。

    “诸位爱卿,陕西北路传来了好消息,知道是什么吗?”

    一干大臣都面面相窥,但很快就有人主动的站出了列班。“陛下,莫非是那辽国大军攻不破那三岔口堡,又闻知那一百余名辽军已然斩杀,再攻击也不过是鸡肋之举,因而撤离了我宋境?”

    “不好意思,邓卿家你猜测错了,在那辽军进攻三岔口堡之后,王经略便下令,拿那种师道渡河以袭夏州。半日之内,便已经夺取了夏州。”

    “……半日?!陛下,您是说种师道半日之内袭取了夏州?”这下子,满朝文武瞬间哗然。

    怎么可能?这太不科学了吧。朝中的文武,自然也有久在行伍之中的宿将,自然也很清楚,想要攻打城池,那绝非易事,哪怕是边镇的普通寨堡,至少五倍的兵力去攻打,怕也要费上些时日。

    第1088章 一个半时辰,八台元祐抛石机?(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么可能?这太不科学了吧。朝中的文武,自然也有久在行伍之中的宿将,自然也很清楚,想要攻打城池,那绝非易事,哪怕是边镇的普通寨堡,至少五倍的兵力去攻打,怕也要费上些时日。

    更何况像那夏州这样的坚城,一无内应,二无外援,仅仅凭着他种师道麾下那数万人马,就怎么能一下子就将那辽国河东道的治所夏州给拿下?这实在是让人无法去想象。

    “这是自,他种师道岂敢拿这样的消息来诓骗朕,这可是欺君之罪。呵呵……看来诸位卿家都有些不太相信,其实朕若不是看了奏折,怕也难以相信。”

    说到了这里之后,天子突然大发感慨地道。“说起来,还是因为王巫山哪……”

    “???”满朝文武大部份人的脸直接就黑了,漆黑的黑。眼珠子直勾勾地瞪着当今天子,心说这又关那远在宥州砍人的王巫山半个铜板的关系了?

    “陛下,您这话,怕是有些那什么了吧,种将军乃是我大宋武臣之中有数的名将之才,他能够得以成为大宋陕西北路银、石、龙三州防御使,乃是陛下睿智,简拔才干。

    而他种师道能够以半日之功,夺取夏州,必是因为感念陛下,将士用命,致有此酣畅淋漓之大胜。与那王大人何干?”

    天子看着这位激动的大臣,眯了眯眼睛,这才笑眯眯地道:“卿家可知晓,种卿率军出击夏州,乃是出自于王巫山之军令……你且不用急着反驳,还有就是,种卿亦在捷报之中写得很清楚明白。”

    “王巫山令其渡河出击夏州,还命其要将那石州的八台元祐抛石机皆尽携上,结果,正是因为那八台元祐抛石机,只用了不过一个半时辰的功夫,便将那辽国河东道治所夏州的南城门连同十余丈宽的城墙尽数摧毁。”

    “并且,还将那夏州守将耶律永平在内的十余员辽军大将,皆尽覆灭于那元祐抛石机的石弹之下……”

    天子说到了这里,满朝文武臣工,皆不由得一脸的震惊之色。

    “一个半时辰,八台元祐抛石机?这,这……”

    “诸位卿家,种师道攻取夏州,我大宋虎贲,无一人在战场之上阵亡,此战,乃我大宋前所未有之战绩。”

    抛石机,元祐抛石机,这玩意,据说是王洋这货在进攻那乌延古城,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偶然灵机一动而发明的攻城机械。

    之前,倒是吹得十分的厉害,不过,落到了那些朝中的重臣眼里边,不过是对付区区一座寨堡,再厉害,难道还能够厉害得过大宋的床弩不成?

    甚至还有不少的大臣,都觉得应该是王洋等陕西路文武为了夸耀功绩,特地自我吹捧出来的武器罢了。

    在那之后,宥州攻防战,这种元祐抛石机更是被吹得神乎其神,不过仍旧不能引起朝中文武的重视。

    甚至还因为军器监这一年多来,耗费大量的税赋制造新武器而颇有怨言。

    而今日,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八台元祐抛石机,仅仅只花了一个半时辰,便将那夏州一段毁坏殆尽,使得大宋陕西北路边军轻松获胜,这下子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辽国的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尚在挥师进攻三岔口堡这座大宋堡寨未分胜负,那边,种师道则已经夺取了辽国河东道的治所夏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