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90章 反倒成全了他在外建功立业(第一更)
    第1090章

    “梁大人何出此言,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梁大人告知我等才是。”一干朝庭重臣皆不由得面面相窥,都有些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那些百姓,皆是失去了土地,流离失所的贫苦百姓啊。”梁焘叹息了一声之后,抚了抚眉心道。

    “本官曾经查检了资料,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陕西路最为富庶的长安府一地,共计有百姓三百二十七万口。可是,没有土地的贫苦百姓,依靠租种为生的贫苦百姓,就足足有十一万七千余户,计五十八万六千余口……”

    “而这十一万七千余户,而今计有五万户迁徙到了陕西北路,而整个陕西路迁徙到了陕西北路的贫苦百姓,共计有十三万七千八百余户,计六十八万九千余口……”

    “另外再加上其他诸路闻风而至的贫苦百姓,诸位觉得,那陕西北路的人口,还能够少得了吗?”

    “那些当地的父母官难道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无所作为不成?!”贾易铁青着脸,狠狠地低吼道。

    “他们怎么管?”梁焘无奈地摇了摇头。“诸位又不是不清楚,陕西之地,常年天灾不断,每逢天灾,都会多出不少失去家园的百姓。”

    “过去,还能够将那些家破人亡的流民拢为厢军,可是而今,陕西路已然取缔了厢军编制。这些百姓,自然会被当地的官员,视着洪水猛兽一般,生怕他们闹腾出事情来。”

    “但是这些人,陕西北路愿意接收,对于那些官员而言,自然是乐见其成的,难道他们还能阻拦,由着那些失去家园的贫苦百姓们人心思变,闹出大事来不成?”

    “陕西路的灾情,这些年来的确是多了些,但是朝庭每逢灾害,都会调拔钱粮,以安抚百姓的啊……”一名官员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

    梁焘看着此人,直到把这位官员看得浑身都不自在,这才冷哼了一声。“何大人所言极是,但是,你觉得朝庭调拔的那些钱粮,能够有几成,落到那些灾民手中的?!”

    此言一出,原本还有好几位也正愤愤欲言的官员们瞬间哑口无言,或者是恍然大悟,或者是有些腼腆,甚至是羞涩一笑,不敢再放一个屁。

    那些钱粮,他们这些官员,怕是有不少,都从中扒了一成皮,等到了地方上之后,地方上的官员又会再扒上一成皮,等落到了那些灾民手中时,呵呵……能特么的十剩五成,那就是百官仁慈了。

    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灾民好歹还能够吊命活着,可是也仅仅只是吊命,更别提大宋如今的那些官吏之中,心狠手辣者不知凡凡。

    于是乎,许多地方一旦发生灾害,当官的官员都会自然而然地在求灾的钱粮上刮上一成皮,但若刮得太厉害,闹出民变来,那些官员,自然也要受到重罚。

    所以,陕西北路出现了,他们需要人口,那么那些求灾的钱粮,他们不需要,自然而然,那些各地的地方官,自然很容易就会与陕西北路达成默契,钱粮我的,流民你们的。

    #####

    第1090章 反倒成全了他在外建功立业(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随着那梁焘之言,在场的一干官员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特么的,怎么也没有想到,陕西北路居然会有了如此之多的人口。

    “问题是,就凭着那陕西北路,真的可以养活那么多人不成?”

    “是啊,那里本就是乱战之地,而且良田甚少,虽说这两年,陕西北路靠着那什么棉花赚了不少钱,可是养活百姓,终究是要靠粮食的,更何况,以那陕西北路的财力和物力,根本就安置不了那么多人吧?”

    “长安银行,不知诸位可知晓……”梁焘轻叹了一口气道。“所有来到了陕西北路的流民,都会先得到一套安居房,还有百亩田地和口粮,但是这些东西,都不是陕西北路白给的。”

    “而是陕西北路官衙与长安银行还有流民三方签订了借贷协议,由长安银行出资,帮那些流民购买下来的,之后,流民们就需要靠种地、到工坊作事,来尝还债务,直至还清本息为止……”

    “这,他王巫山安敢如此?!”这个时候,顿时有不少的大臣直接跳了起来。

    “我大宋严禁民间借贷,他,他王巫山居然还敢以官府的名义参与其中?这成何体统……”

    “官府只是作为流民的担保人,确保借贷的年利率不超过一成,此事,前几日,老夫就曾经求见陛下,想要弄个明白。而陛下却告诉老夫,他早就已经知晓此事。”

    “并且还告诉老夫,此非民间的高利贷,而是益民益商的低息贷款。而且自那长安银行开始此业务以来,至今未有一起百姓因为还不起贷款而家破人亡的事故……”

    “所以,诸位就不要想借着这些事情去攻讦王巫山那个老谋深算之徒了,倒还不如好好的考虑一下,我们应当如何,才能够让王巫山离开陕西北路。”

    “之前,刘某收到了一位同年的书信,言及如今之陕西北路,已经让那王巫山经营得犹如铁桶一般,而且,他所立之功勋,多源于陕西北路之政绩与战绩……”

    “说起来,当初他在京师汴梁之时,虽然屡立功勋,可是,我大宋最重的是什么?其实还是开疆拓土之功,治理民生之政绩。”说到了这里,刘安世忍不住感慨地长叹了一口气。

    “还是我们太过于大意了……原本只是想着让他远离京师,让他渐失帝宠。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反而成全了他在外建功立业,总能够在朝堂之中,搏取眼球,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感。”

    听得刘安世之言,在场的旧党大佬们,无不黯然无言,痛悔无比。刘安世之言的确很有道理。

    他王洋若是留在朝中,所获取的,不过是靠着那些奇淫技巧,搏取眼球罢了,哪怕是有功绩,可是,又能够有多少呢?

    只是此人,太过于讨厌,总是会与旧党的大佬们发生纷争,弄得人憎狗嫌,再加上当时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也同样让人觉得人憎狗嫌。

    所以,在环、庆两州发生战事之后,旧党们决定将苏东坡这个坏了一锅汤的臭螺蛳给踢到陕西路去。

    目的就是希望这位才华横溢,但是对于军事可谓是一窍不通的老司机在那陕西路连连吃瘪,最好让苏东坡在那里被西夏的骄兵悍卒给杀得片甲不留,杀到怀疑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