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0章 耶律达顿,朕要你有何用?!(第二更)
    第1091章

    而且,把王洋给扔过去,纯属于是搂草打兔子,两不耽误,毕竟王洋这货在京也是人憎狗嫌的人物,把他扔到那边,让这两个祸害一块在那里抱团哭就是了。

    可谁曾想到过,王洋这家伙到了陕西路,简直就特么的跟出笼的野狗似的,逮小梁后咬小梁后,逮梁乙逋咬梁乙逋,逮辽国咬辽国,咬得西夏丧土近半。

    咬得辽国五十万大军怀疑人生,甚至迫得那辽国皇帝耶律洪基临阵换帅。结果呢?苏东坡回来了,是挟着不世之功张扬无比的回来的,而且还让旧党如今的魁首刘挚不得不将首相之位拱手相让。

    若再让王洋继续在陕西北路呆下去,怕是再过几年,难道次相之位也要让给已经是开国郡公的王洋不成?到了那个时候,天下还能够有何人可制他的?

    “本官也觉得,不能再让他继续留在陕西北路了,而且不能够再让他到与诸国接壤的诸路去当地方官,不然……”贾易清了清嗓子之后低沉地道。

    这话自然是不用说透,那意思就是,生怕这货再立军功,虽然大宋对于武臣严防死守,可问题是这货是文官,而且还是特么的堂堂的文状元来着。文官立军功,这可是大宋最为看重也是最为褒奖的。

    再让他继续在边地混,再立上几次军功,哪怕是这货当不了次相,可是,怕是入主枢密院,相信天子一定不会反对,而且怕是到了那个时候,谁都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反对这样一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大宋才俊入主枢密院。

    最终,一干旧党大佬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够再让王洋继续在边镇呆下去了。

    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都应该把他给弄到其他地方去,哪怕是让他去江南那样的富庶之地都可以。

    毕竟,治民之官,怎么也要一年一考核,不比在边塞之地,一场战争,就可以连升数阶。

    只是,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够把这家伙给迁徙往其他地方赴任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目前正主持吏部工作的刘安世身上。

    看到一大群的同僚大佬投来的期盼目光,刘安世也不禁一阵头皮发麻,斟酌了半天这后,只能说道。“怕是只能等与北辽之间的冲突过去之后,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这倒也是,不过,诸位大人,此番,我大宋与北辽之间的冲突,切切不可再扩大了,不然,又会给那王巫山以可乘之机。”梁焘深以为然地连连颔首道。

    “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唉……我等所能够做的,也只能是希望陛下垂怜天下百姓,莫要再兴兵戈而已……”

    一干大佬,此刻都只能相顾无言。

    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同样,如今陆陆续续入朝仕官的十数名新党官员们,此刻也正在密议,而他们所密议的内容,亦正是与那位这几年来声名赫赫,威震天下的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巫山。

    而这些新党官员们,亦有着与那些旧党大佬们几乎同样的想法,那就是,王洋此人太得帝宠,太过耀眼,以致于,让陛下都快要忘记了他们这些新党的存在。

    实在是可恼可恨之极,毕竟,他们可是继承着先帝与安石先生的遗志,而当年,天子未亲政时,就无数次的表示过,等他亲政之后,就一定会效法先帝,锐意革新,立志变法。

    可如今呢?虽然他已经亲政两年有余,可是,新法,呵呵……直到现如今,都还没有一桩新法实施,对于新党官员们的请求,经常是装聋作哑。

    而对于那些昔日跟他不对付的旧党重臣们,居然也要委以虚蛇,实在是让这帮子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朝堂,正欲狠狠的一雪前耻的新党们迷茫了。

    究其原由,说来说去,与那位对天子有着重大影响的王巫山怕是很大的关系,当然,还有那位如今虽然不再垂帘听政,可却仍旧享有着巨大声望的太皇太后高滔滔有着莫大的干系。

    而这两个人,太皇太后高滔滔,凭着如今新党的力量,根本是无法去撼动的,所以,新党早已经很有默契地把目标对准了王洋。

    只是奈何王洋这货做的实在是太过出色,出色到新党官员们甚至抛弃了成见与仇恨,与旧党一起对付远在千里之外的王洋。

    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攻讦非但没能起到什么作用,反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用那八百里加急奏报在朝堂刷存在感,甚至已经刷得满朝文武都快要怀疑人生了都。

    尤其是天子意欲让生母朱太妃更上一层楼,晋为皇太后,朝中的大臣们,纷纷站出来强烈表示反对。

    而先是苏东坡跳出来开炮,引得朝中纷争不断,就在事情陷入了僵局之时,王巫山的提议,简直就像是致命一击,击得满朝文武哑口无言。

    嫡母皇太后,生母皇太后,简单的称谓,便让向太后缴械投降,更是让他们这些臣工们发现,连攻讦的角度都找不到。

    而今,陕西北路再一次出现了问题,而王洋的应对,再一次刷新了新党的三观,亦让他们觉得,王洋那货再留在边塞之地,绝对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一干新党官员破口大骂旧党愚蠢之余,同时也在盘算着,怎么才能够把王洋那货给挪到其他地方去,不能够继续再让他留在那种容易建功立业的地方了。

    #####

    北辽,距离上京有一千余里之地的一片辽阔的草原之上,大辽的天子,原本正在享受着那美肥小鹿的肋肉,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封来自于河东道的急报,把他直接给气得三尸神暴跳,直接就将案几一脚狠狠地揣得翻倒在了一边。

    “耶律达顿,朕要你何用?朕要你何用?!”脸色红得发紫,双目尽赤的大辽天子耶律洪基须发皆张,狠狠地将那封急报给扔到了泼洒了一地的酒水之中,愤怒地咆哮不已。

    惊吓得那些方才还在巧笑嫣然,腰肢妩媚的表演着歌舞的舞伎们全吓得脸色煞白,伏倒于地。

    “陛下息怒,河东道耶律总管不知做了什么事情,惹得陛下您雷霆震怒……”坐在一旁的席案上的大臣萧奉先不禁一愣,赶紧站出来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