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1章 等来的只是大辽天子的愤怒(第一更)
    第1092章

    “朕息怒?他耶律达顿连河东道的治所夏州都丢了,你让朕怎么息怒!”耶律洪基凌厉的目光落在了萧慎的身上,厉声喝道。

    “夏州,夏州丢了?!”萧奉先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皆是震惊之色。卧槽!这怎么可能?

    “夏州乃是我大辽河东道治所,原本就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坚城,又经我大辽年余的经营修缮,当能固若金汤,怎么,怎么就丢了……”旁边的一名官员也是呆若木鸡的喃喃自语道。

    “宋国疯了不成?居然敢兴大军伐我大辽。”一名武将站起了身来,恶狠狠地道,而这位,正是当初的南征宋庭的北辽大将耶律津平。

    萧奉先先是看了一眼那位负手而立,怒容依旧的天子耶律洪基,想了想,干脆走到了那一片狼藉之中,捡起了那份紧急军报。

    看清了其中的内容之后,他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日便失夏州,这,这怎么可能……陛下,这份急报,怕是……”

    “难道那光显他敢欺朕不成?”耶律洪基扫了一眼萧奉先不悦地道。

    “陛下,光显将军自然是不敢欺瞒陛下的,只是,臣觉得他的言辞,似乎有夸张之嫌。”萧奉先赶紧恭敬地一礼之后,这才解释道。

    “陛下,那宋国的陕西路边军虽然是宋国之中少有的精锐之师,但是想要一日而下我大辽坚城,这也太过于费夷所思了吧?”

    “萧大人,不知可否予某一观。”那边的耶律津平大步走了过来,朝着萧奉先伸出了手讨要那份军报。

    看了那耶律津平一眼,萧奉先便将那份急报递了过去。“津平将军你乃是军中宿将,你且看看,想来应该可以看出其中破绽才是……”

    耶律津平毫不客气地接到了手中,待看清了其中的内容之后,不由得脸色发黑。“抛石机……宋军居然用此物来攻城。”

    “抛石机,我大辽也有啊,你津平将军,宋人的抛石机就算是强于我大辽的抛石机,可也不至少强得过份吧。”萧奉先打量着这位一脸震惊的耶律津平,不禁有些没好气地道。

    “这里边所指的那种抛石机,必定是被宋人称为元祐抛石机的那种可怖机械,大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下官可是清楚得很,此等机械,能够将重达近两百斤的重物,抛掷出百丈开外,用以摧城拔寨,无往不利。”

    听到了耶律津平之言,在场的一干大辽臣工,皆尽霍然色变,而怒火高涨的大辽天子耶律洪基不由得一呆。

    旁边,一名官员也缓缓地站起了身来,面露思索之色道。

    “津平将军,下官之前,倒也曾听和鲁斡殿下言及,宋国的宥州有一种可怖的远程武器,可将飞石掷出百丈之外,而不论是兵马还是攻城机械,在它的攻击跟前,都犹如纸糊草扎……”

    “而我大辽之所以对宥州久攻不下,与其亦有莫大的关系。”

    “不错,便是那元祐抛石机,某也曾经见识过那件武器的威力,高耸入云,坚固如墙的冲车,也经不起那元祐抛石机的几下攻击,便会成为一堆破烂……”

    “朕想起来了……”耶律洪基的脸色越来越黑,他想起来了,当初,萧兀纳与耶律和鲁斡就多次联名上奏自己,说是宥州有一种破坏力极大的远程武器,而他们之所以一心想要攻破宥州城。

    很大程度上,就是想要得到这种武器的构造与制作,而且他们也多次的描述了这种武器的性能。

    可是那时候落在了天子耶律洪基的眼中,不过是两人在为他们的懈怠与怯战找理由与借口而已。

    哪怕是之后,耶律和鲁斡被调回了上京,见到自己之时,又重提此事,被耶律洪基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便不敢再提及。

    可是现如今,光显将军的奏折里边,十分明确的写清楚了,从那夏州逃出来的残卒很明确的告诉了他,宋人动用了八台巨大的抛石机,只花了不到一个半时辰,便将那南面十数丈宽的城墙连同城门楼一块摧毁成了废墟。

    就算是残卒过于夸张了这个事情,怕是,一日便攻取夏州,应该不会有假,这样的威力,难怪会让耶律和鲁斡记挂在心,也难怪那萧兀纳一直上书恳请自己多派细作,争取设法从大宋打探到这种武器的制作。

    而之后,大辽与宋国之间的和平,让他就没有继续留意与关注此事,可是现如今,宋人,只用了一长持续不过一日的攻城战,就让耶律洪基意识到,自己似乎大意了。

    耶律洪基清了清嗓子,目光落在了耶律津平的身上。“卿家你的意思是,那东西亦可以用以守御城池,又可以用以摧城拔寨?”

    “臣不敢妄自揣测,不过,据光显将军奏折上的描述来看,能够将巨型圆石掷出近百丈远的抛石机,怕也唯有那元祐抛石机方能做得到……”

    “宋人有了这等武器,这,这怕是非我大辽之福啊。”一干大臣的脸色都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夏州乃我大辽河东道治所,如此坚城都……”

    耶律洪基目光扫过那名开口说话的大臣,直接吓得那人把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耶律洪基冷哼了一声,这才缓缓言道。

    “我大辽,能人异士无数,区区元祐抛石机,宋人能有,我大辽自然也能有,传令北院,着人设法监造此物。”

    “另外,传朕旨意,立刻返回上京,还有,告诉萧兀纳卿家,让他即刻南下宋境,告诉那些宋人,要么,归还我大辽的疆土,要么,等着我大辽兴兵南下,举国而伐……”

    当日,辽国天子所居住的行在毡帐:斡鲁朵拔营起程,在一干大辽最为精锐的宿卫军的簇拥之下,朝着上京疾驰而去。

    而没有过去多久,萧兀纳便接到了大辽天子的旨意,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启程,朝着宋境飞驰而去。

    另外,还有另外一队辽国使节,则是直接向着辽国河东道进发。而大辽天子对于那耶律达顿的斥责旨意也随之而去。

    而已经在七日前,便已经率领大军从三岔口堡前撤离,然后屯驻到了夏州东面的耶律达顿,没有等来大辽的任何一只联军,等来的,只是大辽天子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