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2章 砍了你的脑袋也弥补不了(第二更)
    第1093章

    随着使节的诵读,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的脸色不由得越来越白,最终在使者念罢圣旨之后,耶律达顿干涩的嗓音这才缓缓响起。

    “罪臣,谢恩领旨……”缓缓地抬起了双手,接过了那份仿佛重达千钧的圣旨。旨意毫不留情的对于耶律达顿这位大辽的河东道总管失职渎职的行为大加痛斥。

    而且,削了其河东道总管一职,立刻回京赴命,耶律达顿何况不明白,经此一役,自己的政治生命,怕是已经走到了尽头。

    “光显将军,接旨……”使节并没有理会这位已经被削职的前总管,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光显将军的身上。

    弥陀洞的守将,也是第一时间赶到夏州城下的辽将光显仲闻赶紧拜倒在地。下一刻,原本还为耶律达顿被罢职而生死了兔死狐悲之心的他,此刻却陡然惊喜莫明。

    自己被大辽天子委任为了新的大辽河东道总管,但是,惊喜过后,则是沉重的压力,天子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在保证大辽河东道其他区域完好的同时,争取设法将夏州夺回。

    若是能够将那宋国人持有的元祐抛石机能够夺取一两架,送往上京,那么,天子对他的赏赐绝对不会吝啬。

    只可惜,光显仲闻对于前面的委任很欣喜,对于后边大辽天子的嘱托感觉就跟吡了狗似的。

    夺取宋人手中的元祐抛石机……想当初,耶律和鲁斡殿下兴兵五十万围攻那宥州月余,都未能够夺取到一台元祐抛石机,而今,自己麾下的兵马总数不过十五六万之数。

    夏州这等坚城的城防,哪怕是逊色于宋国的宥州,可是,那也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拿得下来的。更何况,自己麾下的十数万人马,还需要防范东、南、西三面的宋国兵马……

    “……还请天使回禀陛下,让陛下知道微臣的难处,调遣大军来援,或许还能够有重夺夏州的机会。”光显仲闻一脸苦涩的笑意,朝着那名将旨意交给自己的使节道。

    “光显将军,你就放心好了,此番,达顿将军失了夏州,陛下雷霆震怒,已然派出了使节,向宋皇下达了最后通牒,若是宋人不撤出夏州,那么,我大辽百万虎贲之师,将不日全师南下,以破宋都。”

    “陛下是要你做出一副意欲大动干戈,兴兵而伐的架势,至于那元祐抛石机,若是不能够从战场之上获取,你也可以通过其他的办法,明白吗?”那位使节朝着光显将军一阵低语。

    之前的那份圣旨,是摆在明面上的,而这番叮嘱,才是真正要让他去做的事情。

    “现如今那夏州的情况如何?”风尘扑扑的使节传完了圣旨之后,便径直询问了起来。

    “如今夏州城内,约有宋军五万之众,而城中的百姓大多逃散而去,达顿将军此前已经下令全力收拢,送往弥陀洞一带安置,如今城中的百姓,怕是十不存一……”光显仲闻无可奈何地道。

    “那你最好设法的在城中获取内应,拿到宋人元祐抛石机的构造图,如今陛下已经下令北院设法监造此物,可是一无图样,二无实物,北院如今也是束手无策。”使者抚着长须,眉头大皱,不过还是又叮嘱了光显仲闻一番,这才去营帐中休息。

    #####

    此刻,夏州城内,又迎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正是大宋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以及数名陕西北路官员。

    “种将军干得漂亮,一日而下夏州,没有一位大宋虎贲战死沙场,这可是我大宋立国以来,前所未有之事。”王洋扶住了向自己施礼的种师道,满脸欣慰地道。

    旁边的折可适忍不住撇了撇嘴闷哼了一声。很遗憾,自己为嘛是盐、宥、洪三州防御使,而非是银、石、龙三州防御使。

    不然,此事哪里有那种师道的份,相比起防御三岔口堡的功劳,又哪里及得上这一日夺取北辽河东道治所夏州之功。

    “下官能够有这样的功绩,说起来,也全赖大人,若非是大人三番五次提醒下官,怕是下官只会觉得那元祐抛石机会拖累大军。又哪里能够想得到,此物面前,连这夏州坚城,都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

    这话虽然有马屁之嫌疑,但是,的确是实情,至少王大官人很开心。

    “那些辽人,一直都没退兵而去?”王洋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水问道。

    “不错,耶律达顿在夏州城东五十里处的一处要冲屯军扎寨,兵马近十万之数,却既不来攻,也未退去,想来,是担忧我大宋继续东进,犯其河东道其他城镇。”种师道点了点头解释道。

    听到了这话,一直觉得自己此番大战没捞着啥大劳的折可适忍不住建议道。“而今咱们既然已经率军来援夏州,而那辽人屯兵不进不退。必定是心生怯意,我大宋在夏州一带的兵马也有近十万之众,咱们要不要再进一步?”

    “……我说老折,你这是想要干嘛?”王洋听到了这家伙的怂恿,脸色直接就黑了,转过了头来,看向这货道。

    “你可莫要忘记了,咱们之所以攻取夏州,乃是因为辽国先犯我大宋疆域,而我们陕西北路则是被迫反击的。真要再继续攻伐,咱们陕西北路倒是不怕,可是,其他与北辽交界的那些边镇又该如何是好?”

    种师道也同样黑着脸瞪了一眼这位老兄弟。“更何况,到了那个时候,朝庭那边,也指不定又会闹腾出什么妖蛾子来,若是王经略受了牵联,砍了你的脑袋,也弥补不了。”

    看到一干陕西北路的重臣们全都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架势,知道说错了话的折可适干巴巴地笑了笑,揉了揉鼻子。

    “折某胡言乱语,诸位大人莫要当真才是,只是觉得现如今北辽实在是不堪一击得紧,唉,恨睁睁的看着河东道这么一大块的肥肉摆在咱们跟前,不吃实在是可惜得很啊……”

    高世则砸了砸嘴,缓缓地摇了摇头。“那也就只是相对而言,毕竟陕西北路的边军之精锐,可谓是天下首屈一指,而我大宋其他边镇的边军,岂能与比相比?”

    “诸位莫要忘记了,朝庭的元祐甲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产量,都给了咱们,而元祐弩更是大宋诸边镇中第一个完全换装完毕的,朝庭费了无数的心血,才能够打造出我大宋西北最强之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