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4章 哈哈哈……我这是在听笑话吗?(第二更)
    第1095章

    “韩大人,你怎么不走了,快请吧,大人已经在里边等你……”旁边的宋军将领没有想到这家伙会站在这里,呆呆的看着守备此地的士卒发起了愣来。

    “嗯,走吧,说起来,王经略之名,韩某也可是闻名已久,倒没想到,居然还能够有拜见他的机会……”韩守拙笑了笑,抛开了杂念,大步地朝着衙门内走去。

    韩守拙先是一礼之后,目光落在了为首那位身形高大挺拔的年轻官员身上,看他的年纪,怕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身上的元祐钢甲,将他衬显得越发的英武俊郎。

    哪怕是在场的一干文臣武将,都丝毫也遮挡不住他的光芒。

    “韩大人,请坐吧,王某倒真没有想到,辽皇的使节,会来得如此之快。”王洋抬手一引,然后自己坐到了主位上,目光落在了这名辽国使节身上道。

    “吾皇听闻宋人伐我大辽夏州,雷霆震怒,如今,已令我大辽百万虎贲磨刀霍霍,怕不日便将南下……”看着英气十足的王洋,韩守拙实在是很难将大宋文状元这个身份与眼前这位相联系起来。

    印象中的读书人,不都应该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吗?可偏偏这家伙身上披挂着数十斤的重甲,动作却显得那样的挥散自如,这让韩守拙这位读书人可真是既羡慕又妒忌。

    “韩大人,你这么说话有意思吗?”王洋打量着这位弱不禁风的辽国使节,听到了他口吐威胁之词,不禁哧笑道。

    “王经略,你笑什么?”看到王洋那副不以为然的模样,着实让韩守拙心里边一阵窝火。

    “你觉得,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嘴炮功夫,就想要从本官这里捞取好处不成?”王洋满脸无奈地道。

    “若是你带着十万辽军来援,或许王某还会认真的跟你打打交道。可现如今,你就带着一张嘴皮子窜到这夏州来,你以为你是谁,蒋干使吴还是诸葛亮舌战群儒?”

    韩守拙的脸色越发的漆黑,《三国志》他自然是读过的,那蒋干是什么人,他好歹也是知晓一二,至于那诸葛亮,他也清楚。

    蒋干此人从头倒尾被人看穿,最后更是沦为笑柄,而诸葛亮出使东吴,陈说厉害,最终让东吴与刘备结成同盟,二人的高下,自然是一清二楚。

    不过,这二位靠的不仅仅是一张厚脸皮,还有就是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而王洋这番话,着实有些扎心。

    “王经略,看来,我大辽在你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韩守拙阴沉着脸,冷声言道。

    “你还真没说错,辽国在王某眼中,不过土鸡瓦狗之辈,比那西夏加强几分,可也实在是强不到哪去。”王洋嘿嘿一笑,看着韩守拙道。

    “韩大人不用生气,若是辽国真的比那西夏强大太多,那为何你们辽国与西夏合军五十万来伐本官所镇守的宥州一地,月余寸功未建,反倒让我大宋连取了银、石、龙三州之地?”

    “莫非,辽国乃是故意示弱于敌不成?可若真是那样的话,夏州为我大宋所取,这又是为何?难道你们辽国,已经变得谦虚有礼,凡事都喜欢先退避三舍不成?”

    随着王洋这货的侃侃而言,韩守拙的脸色从一开始的一脸黑线,到最后的整张脸都黑得如同那烧了三十年干柴的铁锅锅底。

    强忍住脱下鞋子塞进这货口中的冲动,韩守拙努力地让自己恢复了冷静,然后牵强地扯了扯嘴角,不阴不阳地道。

    “王大人,你又何需争那口舌之利,难道你还不清楚你冒失的举动,已经让两国的关系已经到了濒临破碎的边缘了。”

    “第一,事件的起因,乃是你们辽国边镇的边军将士越入我宋境,在我宋境之内烧杀掳掠而引起的。”

    “第二,本官还很好心的请你们辽国的将领参观了本官对于那些辽军士卒的审讯,他们的确是罪有应得。

    其三,你们辽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非但没有半点的歉意,甚至没有半句道歉,就居然蛮横的要求我大宋交出那些杀人凶手……”

    王洋王巫山何等样人,一张嘴皮子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空气?唔……应该是怼人才对,总之,王大官人的舌战技能绝对是max级别的,而韩守拙这货而嘴皮子的本事能够评上b+就算不错了,岂是王大老爷这位昔日在朝堂舌战百官为其日常运动的老司机的对手。

    最终,韩守拙这位辽国瑨使真可谓是兴冲冲而来,败兴而归,不过,即便让王洋给怼得面无人色,最终韩守拙还是铁青着脸,连续的呼吸,让自己不失去理智。

    “今日一晤,原本还以为王经略能够与韩某达成共识,可惜……”韩守拙清了清嗓子。“不过韩某此番来此,并非是为了追究之前的那些,而是希望王经略能够考虑清楚,接下来的行止。”

    “不知韩大人你此言何意?王某还能有什么可考虑的。”王洋笑眯眯地打量着韩守拙,既然已经是嘴下败将,王大老爷也犯不着继续落井下石。

    “韩某希望王经略能够率领宋军,退回宋境,并且,交出那些杀害我辽军将士的凶手,另外惩治那些犯我大辽夏州的宋将,如此,或许我大辽与尔宋庭之间,或许还能够有和平的机会……”

    “哈哈哈,我这是在听笑话吗?”王洋直接就乐了,特么的这货脑子是怎么长的,莫非是说不过自己,恼羞成怒之下,就开始下最后通谍不成?

    但问题是,可能吗?且不说王洋,就算是高世则、种师道等人也皆是相识一笑,笑容里边,满满的尽是对这位辽国来使的鄙夷与轻蔑。

    “不管王经略你是如何想,韩某,都可以等你五日,相信等到了五日之后,或许王经略您的想法会有所变化……”说这话时,韩守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王洋看着这家伙坐着一副巍然不动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笑容却显得那样的意味深长。

    “也罢,五日就五日,那这五日,就请辽使暂时驻在城中?”

    韩守拙眨了眨眼,这才站起了身来,左右四顾一番。“那韩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乘着这几日闲暇,好安抚一下夏州城内的百姓,他们是我大辽子民,想来王经略和宋军交士,不会阻扰于韩某这样一位手无寸铁的书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