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5章 别说门,狗洞我都不准备留(第一更)
    第1096章

    “这一点,韩大人放心就是了,种将军何在?”王洋嘴角轻扬,提声喝道。

    “末将在。”危襟正坐的种师道立刻站了出来,朝着王洋一礼道。

    “你调五十甲士,保护韩大人一行,莫要让那些将士们扰了韩大人他们,若是韩大人想要去查探夏州城的百姓,也要记得相随保护。”

    “末将遵命!”种师道凛然遵命道。

    听到了这话,韩守拙不禁下意识地眯了眯两眼。“久闻宋军乃是军纪严明之师,而这城中百姓,皆为我大辽子民,难道这样的情况之下,王经略还担心我等的安全不成?”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毕竟,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万一韩大人在这夏州之地遇上了问题,出了什么变故,那可就不好说了。

    指不定到时候你们辽皇为了韩大人悍然兴兵伐宋,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方才听韩大人言语,就已经知晓辽皇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来着。”

    看着王洋笑眯眯的在那里满嘴胡言乱语,韩守拙的脸色再一次变黑,闷哼一声,拂袖而去,而许诏则是一脸坏笑的朝着王洋一礼后便快步的跟了上去。

    “王精,吴七郎……”王洋想了想之后,点了这二位忠心耿耿的家将。

    “小的在,不知老爷有何吩咐?……”王洋屁股后边蹲着的王精与吴七郎一齐走到了王洋的跟前来。

    “你们挑十个机灵点的弟兄,分为两班,给我不分昼夜的在暗中监视,给我盯死他们,看看他们是不是想要在这夏州城内闹腾什么妖蛾子……”王洋冲这二人点了点头之后吩咐道。

    等二人刚离开,那边的宗泽便抚着长须站起了身来。“若是那位韩经略想要在城中获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依下官之见,怕是元祐抛石机,就是他们的目标才对。”

    “不错,宗大人言之有理。高某也觉得,那位韩守拙方才的那番说辞,都不过是他想要留在夏州城内的理由罢了,其目的,怕就是为了元祐抛石机。”高世则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看到王洋投来的目光,种师道站起了身来朝着王洋一礼。“大人放心,八台元祐抛石机现如今都处在严密看守之下,除了抛石机营的人手之外,任何人,都休想靠近元祐抛石机二十丈以内……”

    元祐抛石机这玩意,可以算得上是如今大宋所掌握的最强悍的攻防武器,自然对其保密工作也是做得十分的到位,而且,抛石机非战时,都用毡布遮盖住,以防有人窥视观察其结构。

    另外,元祐抛石机的驻地,都会用砖石或者是木墙围拢,筑起三丈的高墙,墙内外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四角皆建有哨塔箭楼。如此一来,哪怕是那些别有用心之徒,想要在远处观察,也根本看不到元祐抛石机的真容。

    想要靠近,得先问一问守备元祐抛石机的宋军是不是瞎子和聋子。可以说,对于元祐抛石机的防卫工作,简直不比皇宫大内轻松。

    “那就好,元祐抛石机的秘密,能够保持得越久越好,毕竟,在尚未有新的可以替代的攻防武器出现之前,我大宋,还是需要依重于它。”王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

    “大人,这可如何是好?看来那些宋狗,根本就不会给咱们机会……”一名伪装为韩守拙新随的辽将,凑在了窗前,向着外面打量,看着那些院子里边巡视的宋军士卒,不禁有些牙根发痒。

    “无妨,事已致此,那就先暂且忍耐,再觅时机。只要我们还在夏州城中,就总能够找着机会,另外,你们也可以到城里边四下走动,以探视我大辽百姓为民,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合的人选。”

    “是,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设法找机会去试探。”屋中的那几名随从皆尽应诺。

    果然,接下来的三天里,韩守拙及其属下,真可谓是绞尽脑汁,就是想要摆脱那些宋军将士。

    遗憾的是,早就得到了上峰严令的那些宋军将士也不傻,韩守拙及其随从不过才十余人,而宋军则采取的就是典型的人盯人战术。

    每两人负责盯住一名辽人,但凡你要外出,好啊,我们两个陪着你,不论你是到天涯还是海角,哪怕是你丫的去厕所里边蹲着,总会有个人站在你的跟前笑眯眯。

    到得第四天,韩守拙以及一干随从都特么的快疯了,却也无计可施,哪怕是你想要翻墙出去,也会看到一张张殷切的笑容,大刀片子比划着,就看你是继续往外攀爬还是主动的滚回去。

    #####

    对于这样的小插曲,王洋也只不过是偶尔听一听那些将士的禀报,就不再理会,而是把目光落在了那些频频从京师传来的消息上。

    辽国的使节已然赶到了东京汴梁,直接就狮子大张口,宋庭要交出抓捕辽国边军将士的凶手,将罪魁祸首交给辽国治罪。而且还要宋军立刻撤出夏州,并且赔偿辽国白银二十万两,元祐甲一千副,元祐弩五千张,以及元祐抛石机五台……

    看到了辽国来使给出来的辽国提出的条件,王洋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掉,这特么的辽国皇帝耶律洪基把大宋当成什么,当傻子不成?

    当一干留在夏州的文武从王洋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就连老持沉重如宗泽这样的官员,也忍不住勃然色变。“那辽国的天子莫非是喝酒喝伤了脑子,居然敢向我大宋提出这样的条件来。”

    “呵呵,满天要价,不过,这哪里是满天要价,分明是他娘的满嘴胡言乱语,陛下怎么没把那使节直接给赶回辽境去。”折可适气的直接暴了粗口。

    高世则阴阴一笑,抚着颔下的短须寒声道。

    “这很正常,辽人觊觎我大宋的各种新式装备久矣,你们看吧,怕是那二十万两白银他们可以不要,说不定连夏州他们也可以放手。

    但是我大宋的武备,他们肯定很渴望能够拿到足够的样品,如此一来,辽国才能够去进行仿制。”

    “世则兄言之有理,不过,辽国所想要需,我大宋岂能如了他们之愿才怪。”王洋砸了砸嘴,笑眯眯地道。

    “其实这夏州还给辽国倒也无妨,但是想要我大宋的武备,别说门,连狗洞我都不准备给他们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