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86章 我大宋怕也是要两败俱伤(第二更)
    第1097章

    “大人言之有理,不过,谁也不知道,朝中那些大臣们,会否与陛下上下一心,面对如今的局势……”种师道想了想,却还是显得有些眉头不展。

    他也是很清楚朝中那些大臣们的尿性,别镇之地打生打死,为国流血牺牲,不论付出多少。在那些朝臣的眼中,仿佛事不关已。

    他们张口就是王道,儒家,仁孝。什么孔子曰,孟子云,说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可是实则私心一个比一个重。

    就那些家伙,指不定为了息事宁人,怕是什么样的条件都敢答应,就如同那位昔日前往陕西北路来谈判的朱光庭一般。

    王洋以及一干陕西路文武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担忧,完全就代表着现如今大宋的实情。

    特别是如今仍旧占朝堂近三分之二份量的旧党之中,大量的投降派与和平主义者皆在其中。

    反倒是那些锐意革新与进取的新党之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好战份子,至少在战斗意志上,要远远的强于旧党。

    可即便如此,他们终究人数过少,根本在朝堂之中,形成不了主流。

    #####

    “陛下,臣以为,辽国虽然是漫天要价,却证明了一个问题,就是辽国也并不想与我大宋兵戈相见,所以,我大宋应该稳住阵脚,莫要自己先行胆怯退让。”

    章惇,这位苏东坡昔日的好友,如今新党最具份量的人物,此刻就站在朝堂之中侃侃而言。

    这哥们也绝对是个人物,长得极为英伟俊朗,举止文雅而又不失洒脱,声音洪亮。如今刚刚回到了朝中没有多久的他被委以工部侍郎之职。

    不过,一个区区工部侍郎,岂能够入他章惇章大人的法眼,想想他那位族兄章楶,昔日与自己齐名,而后,如今却已经成为了大宋的同知枢密。

    在朝中的份量,远在自己之上,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章惇如何忍得,只是,初入朝堂,只能暂且委身工部。

    而今,辽国来使,大言不惭,偏偏朝中那些旧党一个二个为了息事宁人,多是劝天子最好跟那辽国坐下来好好商量。

    看到了天子不悦,章惇亦意识到了这是自己的机会,直接就跳了出来,表示强烈的反对。

    看着这位昔日的变法干将堪堪回朝没有多久,便勇敢地站了出来,对那些旧党大佬们大加驳斥,天子赵煦也颇为欣慰。

    至少在外交理念上,这些新党,可是要远远的强于那些固步自封的守旧派。

    “章大人,那依你之见,我大宋该当如何?”刘安世忍不住站了出来,阴测测地问道。

    “自然是逐离辽使,加强诸边镇武备,严阵待敌,他北辽若敢兴兵来伐,我大宋虎贲,当可将敌拒于国门之外。”章惇扫了刘安世一眼,不屑地道。

    “章大人说得可真是轻巧。”刘安世忍不住冷笑了声道。

    “你可莫要忘记了,北辽可不是那西夏,北辽拥兵百万,丝毫不逊于我大宋,而且北辽骑兵众多,远超我大宋。我大宋升平已久,各边镇都久疏战阵,武备荒废。”

    “若是北辽兴兵来代,到那时候,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这个责任,你可担当得起?”

    “本官来担这个责任又如何?至少本官不会像某些人一般,一听闻辽人意欲南侵,便吓得两股战战,栗栗不敢言语。”章惇大袖一摆,一副英武伟烈的架势道。

    “你!章惇你什么意思?”刘安世的鼻子差点给气歪到后脑勺去。

    “怎么,章某既没指名,也没道姓,刘大人为何如此暴跳如雷,莫非,章某一语中的?”章惇则是风度翩翩地一笑。

    “章大人,你这么做,等于是将我大宋置于危险的境地,若是那辽国悍然兴兵来伐,这个责任,你能拿什么来承担?”旁边自然有其他的旧党大佬跳出来增援自己的战友。

    “那也比辽使一来,你们就一副恨不得赶紧答应,以期息事宁人,出卖我大宋的利益要好。”旧党有战友,他章惇身为新党大佬,同样也有袍泽帮腔,新党与旧党双方又再一次在朝堂之中相互攻击起来。

    而朝中的中立派,以及旧党之中的蜀党则是冷眼旁观,咱们的苏东坡苏大相公,则是抚着长须表情似乎很严肃,目光却很八卦的在那里看戏。

    他这位首相不出面,自然没有谁能够压制住这越来越激烈的战斗。从一开始的言语攻讦,渐渐地发展到了指手画脚的相互漫骂,到得后来,甚至双方都开始捞袖挽袖,一副要上演全武行的模样时。

    得到了天子的授意,那马尚立刻站了出来然后扯起了嗓子高呼肃静。心领神会的苏大相公也清了清嗓子站了出来,表情显得十分严肃的厉喝道。

    “肃静,陛下御前,而等如此市井行径,成何体统?!如今辽国来使,意欲兴兵犯我大宋,值此关头,诸位更应该齐心协力,共商国事,而不是相互攻讦,将朝堂闹得污烟瘴气……”

    苏大炮就是苏大炮,文采菲然,嘴皮子也绝对不是盖的,再加上他又是大宋首相,说出来的话又站在理上。

    让那些已经吵得理屈词穷的大臣们只有无奈地俯首向陛下请罪,而天子自然显得很是大度与仁义,然后,嗯,然后自然就是宣布退朝。

    反正两国谈判这样的大事,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更重要的是,辽国的态度,的确让天子赵煦有些头皮发麻。

    #####

    “辽人着实太过欺我大宋了,那辽皇居然如此丧心病狂,提出此等条件,完全就没有把我大宋放在一个对等的位置上。”御书房内,同知枢密章楶抚着长须冷静地分析道。

    “辽人一向狂妄自大,特别是耶律洪基更甚,过去,只有辽国对他国指颐使气的份,何时像如今一般,被人先发制人,而且,还一下子,就失去了新设的河东道的治所夏州。”苏东坡抚着长须,有滋有味地喝着茶水一面分析道。

    “这对于辽国和那位处视甚高的辽皇而言,这绝对是奇耻大辱。他焉能不愤恨欲狂,才会有这样的不举。”

    “可如此一来,辽皇不计代价,对于我大宋,也是一个大难题啊。诸边镇兵马调动,人心惶惶……若是辽国真的不惜一切悍然进攻,我大宋,怕是也要两败俱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