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98章 咱们把目标只对准王巫山此人(第一更)
    第1098章

    相比起心态显得有些兴灾乐祸的苏东坡而言,(身shen)为枢密院大佬的章则更加的了解现如今大宋的武装力量。狂沙文学网

    “若辽国真要与我大宋一决雌雄,我大宋能不能胜?”天子赵煦抚摸着已然渐长出胡茬的下颔,不(禁jin)问道。

    “陛下,我大宋自然必定能够获取最后之胜利,可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章毫不犹豫地先站在了大宋这一边,但是,他却不看好战后的结果。

    “因为我大宋就算是得胜,也必然是惨胜,在我大宋国力大损之时。失地过半,一直对我大宋虎视眈眈的西夏,又或者是诸边那些蕃属,必然不会坐等我大宋休养生息,恢复过来。”

    苏东坡的脸色也不(禁jin)有些难看地点了点头。“是啊,我大宋终究还没有完全平定天下的能力,这些年来,武备松驰,朝野皆是安逸惯了,能战之兵,着实不多。”

    天子赵煦砸了砸嘴。“咱们大宋陕西路的诸军……”

    “陛下,陕西路以及陕西北路诸军万万不可轻动。”章一听这话,赶紧提出了反对意见道。

    “我大宋西北边军虽然战力强悍,可是陛下您也不要忘记了,西夏虽然实力大损,但其狼子野心,对我大宋西北仍旧虎视眈眈,而且,河东道的辽军虽然失了夏州,但是河东道辽军实力未损。”

    “若是将西北边军调往他处,少了不济事,多了,那大宋就得做好失去陕西北路,甚至是陕西路整个北部地区的准备。”

    “朕明白章卿之意,唉……我大宋,的确还没有一战而定乾坤的实力。看来,还需要静待时机啊……”天子赵煦不无遗憾地点了点头道。

    虽然他立志要光复汉唐旧土,但是现如今,他亲政时(日ri)尚短,而且大宋武备松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qing),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不着急,自己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而王巫山与自己的年龄相仿,都还有大把的时间用来积蓄力量。

    “让礼部再继续去跟那辽使谈判,设法摸清楚那些辽人的底牌和底线。总之,我大宋此番乃是占在了道理一边,自然不能过于退缩。”

    苏东坡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陛下放心,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至于章卿你,着令诸边镇加强戒备,不使辽国有可乘之机。”

    #####

    “宋人此番谈判,显得十分的顽强,我们怕是很难让宋人过于退让。”耶律和鲁斡抚着浓须,站在大(殿dian)之中侃侃而言。

    此刻,大辽天子耶律洪基已然赶回了辽国上京,只是他没有想到,并没有如自己所预料的一般等来好消息。

    大宋天子显得十分的硬气,几乎是寸步不让,耶律洪基虽然很生气,可是你要让他现如今就下令兴兵南侵,他却也有些犹豫。

    毕竟朝中的诸多文武都会与兴师伐宋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一句话,现如今的大辽,真的是太穷了。

    而且之前幽、燕地区的灾害频频,亦让大辽为了平息灾害,安抚百姓,耗费的税赋以百万计,至今年,这才稍稍缓了口气。

    想要拿下,朝庭怕是连一百万贯都拿不出来,若真要举国南征,需要先筹集军费与粮草,这些,怕是没有个几百万贯根本下不来。

    可是,朝中已然没那么多钱,总不能去抢吧?

    当然,臣工们也表示,虽然不能真正的兴师伐宋,但是做做姿势,比划威吓还是可以的。

    “陛下,臣弟以为,如今我大辽正值艰难之时,诸地灾害频频,若是兴师大举南下,单单是兵马所需的钱粮,怕就能把我大辽的国库掏空。

    更何况如今我大辽北方不靖,大批的兵力若是调往南疆,怕是北方必生变故。

    所以,臣弟以为,宋人欺我大辽太甚,必须要有个交待,而且,宋人侵我之疆土,必须送还。”耶律和鲁斡是实在人,自然要说实在话。

    毕竟他是真心的希望大辽能够安然无恙的渡过这道难关。听到了同胞兄弟之言,耶律洪基虽然面现怒色,却也有些无可奈何地微微颔首。

    的确,如今的大辽,真要不顾一切的开战。除非自己这位大辽天子不想大辽继续国柞长久。

    “(殿dian)下您的意思,是让萧兀纳大人向宋庭摊开地牌不成?”看到天子脸色(阴yin)沉,一脸不悦,一旁的萧慎不(阴yin)不阳地道。

    耶律和鲁斡缓缓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不过孤觉得,如果就算是咱们通过与宋庭的谈判,拿回了夏州,可若是那王巫山若还是在那陕西北路坐镇,怕是夏州这样与宋境接近的地域,还是容易出现动((荡dang)dang)与变故。”

    “王巫山吗……”耶律洪基抚了抚自己那花白的眉毛,眯起了两眼。王巫山之名,如今对于耶律洪基,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如雷贯耳。“此小儿,实乃我大辽心腹大患也。”

    “王巫山……”萧慎砸了砸嘴,听到了这个名字,他就觉得胯下的两颗蛋都在痛,特么的,就是这个家伙,让大辽真可谓是颜面扫地。

    先是让大辽五十万大军久攻一个小小的宥州月余未下,之后,大辽只能屈辱地撤军而去。

    而今,又是他王巫山指派的兵马,一(日ri)而下夏州,简直就是啪的刚刚抽了大辽的左脸没过去多久,又把手给伸了过来,给了大辽的右脸狠狠一计耳括子,抽得让人措不及防。

    “宋国有此人,着实让朕坐卧难安。朕恨不得食其(肉rou),寝其皮……”耶律洪基颇为幽怨地道。

    过去,耶律洪基自然也瞧不起这么一位年纪轻轻的宋国官员,认为其也不过是大宋天子的宠臣,只不过是多会说些好听话,多拍几下马(屁pi)的货色。

    可是,谁能够料想得到,大辽,却连连在此人(身shen)上吃瘪,偏偏还不能拿此人如何。

    萧奉先查颜观色地道:“陛下,既然那王巫山才是我大辽心腹之患,那倒不如,把咱们提出来的条件改上一改?”

    “怎么改,难道你想要让宋庭将此人交予我大辽不成?”萧慎转过了脸来,看向这位同样在天子跟前十分得宠的宠臣,不(阴yin)不阳地道。

    “大人此言差矣,除非我大辽能够兵临汴梁城下,不然,宋皇定然不会答应。”萧奉先看向萧慎呵呵一笑。

    “那你想说什么?”耶律洪基的目光也落在了萧奉先的(身shen)上问道。

    “陛下,臣记得,宋庭的不少文武大臣,都与这王巫山不睦。如今,他王巫山屡屡在那陕西北路为宋庭建功立业,怕是朝中那些大臣,早就已经心生不满了吧……”

    “若是陛下能够放下心中之愤怒,而把目标,只对准王巫山此人,想来,那宋皇定然会愿意与我大辽继续和睦相处……”

    耶律洪基不(禁jin)扬起了眉头,很有兴趣地冲萧奉先抬了抬下颔。“你继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