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099章 使辽、宋不致刀兵相见就好(第二更)
    第1099章

    萧奉先嘿嘿一笑,满脸尽是老奸巨滑,继续陈述着他的主意。

    “若是宋庭不欲与我大辽刀兵相见,那么必然,需要做出让步,第一,撤出辽境,归还属于我大辽河东道的疆域。第二,惩治导致大辽与宋国险些兵戈相见的主事之人。”

    “我大辽为了与大宋兄弟之邦的长久和睦,决心惩治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那么,你宋庭,想要与我大辽继续保持和睦,是不是也应该做出相应的策略?”

    听到了这里,辽皇耶律洪基不由得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面带喜色地站起了身来。“卿这个主意,实乃老成谋国之言也,不错,那王巫山若是继续留在那陕西北路,对我大辽而言,简直就是一只恶狼徘徊在我大辽的门口,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扑过来咬上一口。”

    “而耶律达顿此人过于愚蠢,朕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处置于他,用他来将那王巫山拖下水,倒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多谢陛下夸奖,臣乃是陛下的臣子,能够为陛下分忧,实乃是臣的福份……”萧奉先笑眯眯朝着耶律洪基一礼道。

    看着耶律洪基一脸欣慰之色地连连颔首,而萧奉先那副恭敬之中又暗藏得意的表情,萧慎总有一种想要抽自己一耳括子的冲动,为什么自己就没能想到这个办法呢?该死的,这一次,萧奉先可算是又领先自己一筹了。

    #####

    很快,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的意志,很快就经由快马加急,传递往留在大宋的帝都东京汴梁处,继续与宋人谈判的萧兀纳的手中。

    此刻,东京汴梁辽国使节的府邸内,萧炎与萧兀纳此刻就正呆在一起,室内,一盆冰已然化了近半,仍旧时不时的升腾起白气,让屋中的空气稍显清凉。

    两人酒杯之中,那与杯壁相撞时发出悦耳碰撞声的冰鱼,是那样的赏心悦目,但是,却无法稍减二人内心的烦燥。

    “唉,想不到此番,宋人的态度居然会显得如此的强硬,实非我大辽之福啊……”萧炎这位长期居住在大宋的辽使,亦是此次谈判代表萧兀纳的副使,虽然他努力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但是,这一次,宋庭的反应,着实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那些宋庭的臣工反应如何?”萧兀纳抿了一口冰镇的葡萄佳酿,朝着萧炎询问道。

    “那些与下官相熟的宋庭官员,对于此事的态度都显得十分的谨慎,重要的还是,宋皇的态度十分的坚决,而今苏东坡为宋庭首相,与那宋皇站在一边,态度十分鲜明,根本不惧我大辽……”

    萧兀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苦笑道。“是啊,这的确是个麻烦,若是过往,仍旧是那位女中尧舜主政,必然不会如此,而那些宋庭臣子,也定然会好说话许多。”

    “大人,到底朝庭那边,给出的到底是何种底线……如今谈判已经过去了这么些日子,如若咱们还这么继续坚持一条不让,怕是如此做,对我大辽而非,不但没有任何宜处,反而导致谈判久陷僵局。”

    “非是老夫不愿轻泄底牌,而是陛下如今正在火头上,根本就是要逼迫宋庭退让。可问题是,如今之大宋,连连大捷,人心士气皆非过往可逼。

    第1099章 使辽、宋不致刀兵相见就好(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非是老夫不愿轻泄底牌,而是陛下如今正在火头上,根本就是要逼迫宋庭退让。可问题是,如今之大宋,连连大捷,人心士气皆非过往可逼。

    更何况河东道之事,说起来,实在是我大辽有过错在先,而后,那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巫山则是占理不饶人,偏偏那耶律达顿却又是个只知道挽袖动手的蛮汉莽夫。

    结果导致了今日这样的局面,唉……再这么继续僵持下去,怕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等着看咱们大辽的笑话。”

    萧兀纳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天子可没给自己任何的底牌,天子的脾气,实在是让人无语得紧。暴怒之下,谁也劝阻不住,而他倒是跟耶律和鲁斡联系了,希望这位亲王殿下能够多劝劝陛下,至少不要继续在此事上面继续固执下去,那样真的对大辽十分的不利。

    “大人,二位大人,这是刚刚送来的……”就在二人长吁短叹之时,却有人赶了过来,恭敬地递过来一个从上京传递而至的木匣。

    萧兀纳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动作却一点也不慢,第一时间接到了手中打开审视起来。当看清了里边的内容之后,萧兀纳的脸上不禁泛起了欢喜之色。“哈哈,好,太好了。”

    “老大人,莫非是陛下有了新的想法?”看到萧兀纳脸上的阴云几乎是瞬间尽散,萧炎不禁下意识地追问道。

    “你且看看吧,如此一来,我大辽与宋庭之间,终于不用兵戈相见喽……”萧兀纳点了点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还真是没有想到,天子居然会真的改变了主意。

    而且不得不说这里边的处理与应对十分的巧妙。我大辽有错在先,那好,我大辽勇于承担责任,目前已经将导致这场动乱的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削官罢职下入大狱,将会被追究其责任。

    不过,我大辽做出了如此之大的让步,那么你们宋人呢?之前的那些条件抛开不谈,但是有几点,你们宋人必须做到,其一,你们宋人退出河东道,归还夏州等你们侵战的疆域。

    其二,我大辽已经处置了那位险些引发辽宋两国全面战争的罪魁祸首耶律达顿。那么,你们宋庭总不能没有任何表示?毕竟,事情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他耶律达顿有错,你们宋庭的王巫山也不是什么好鸟。

    为了国与国之间的公平起见,想要让我大辽止息兵戈,那么,此人也必须要处理,不然,下一次,他又再继续在边塞之地跳骚,激怒我大辽又该如何?

    这一次,我大辽没有不尊重你们宋国,或者说,已经很尊重你们宋庭了,如果说,这样的条件,你们居然都不愿意坐下来谈,那么,你这就是想要逼迫我大辽诏告天下,兴师伐宋。

    “此策居然是萧奉先所出……”萧炎看罢之后,不禁面现异色,这位萧奉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借着逢迎拍马,以讨辽皇欢心的人物罢了。

    只是,他所献之策,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难以相信。

    “无妨,不管是他萧奉先,又或者是张奉先,赵奉先,此策可行,使我大辽不至于与宋庭在这个时候兵戈相见,便是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