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00章 耶律达顿被惩处与我大宋何干(第一更)
    第1100章

    礼部尚书迈过了门槛,步入了房中,朝着正在书案前审视公务的苏东坡深深一礼。“下官见过苏相公……”

    “王大人今日怎么有暇到老夫这里来?莫非是这些日子一直处于僵局的谈判有了变化不成?”

    “苏相公你还真没说错,的确是有了变化,那些辽人的谈判条件今日有了修改,下官不敢擅专,特地拿来,还请苏相决断。”礼部的王尚书朝着苏东坡一礼之后,递上了今日辽使交来的新的谈判条陈。

    里边的内容与之前相比,的确有了很大的变动,例如,之前要求大宋交出抓捕辽国边军将士的凶手,将罪魁祸首交给辽国治罪这一条已然做了修改。

    变成要求宋国对引发两国纷争的主要责任人,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进行惩治,而北辽,也将会对辽国河东道的主事人耶律达顿进行惩处,以示公平。

    另外,宋军退回宋境,并赔偿辽国白银二十万两,至于那些大宋的新式武备,数额减半。

    苏东坡看罢,这才扬起了唇角。“看样子,那辽皇并没有失去理智,总算是明白,单单靠着威胁,是不可能让如今之大宋俯首贴耳的。”

    “那苏相您的意思是,答应他们?”王尚书听到了这话,不禁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大气,特么的,熬了这么多天,难道说终于能够看到结束的曙光了吗?

    “凭什么要答应他们?”苏东坡有些愕然地抬起了头来说道。“难道你就没看出来,若是让辽人得到了我大宋的这些武器装备详加研究,日后仿制出来,便是我大宋损失惨重之时,你觉得这样的条件也能答应?”

    王尚书让苏东坡这一番反问问得老脸火辣辣的,有些尴尬地抚了抚精致的长须。“苏相公,辽人已经做出了让步,若是我大宋,若还全盘拒之,是不是显得有些……”

    “你是想说过份吗?”苏东坡担着这位礼部尚书,无奈地摇了摇头。“王尚书,此刻非是朝堂之上,不然,你这番话,必定会惹得陛下雷霆震怒,”

    “此番事由,起因,便是源于辽国的边军士卒越境烧杀掳掠而引起的,而王巫山的所作所为,可以说乃是我大宋官员该有的反应,至于他北辽失地失人,那只能怪他们自己。”

    “或许苏相您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下官却觉得,能够逼得辽国退步,已是极难得的事情,若真是再步步进逼,怕是到最后,很可能会激怒辽人一拍两散,如此一来,那可就得不尝失了。”

    #####

    等到那王尚书一脸愤忿之色的拂袖而去,苏东坡同样也脸红脖子粗的坐在公案后边喘气。双方谁也没办法说服对方,结果大吵了一场,王尚书愤愤的拂袖而去,苏东坡也好不到哪儿。

    如果这里不是他办公的地方,他指不定也会拂袖而去,没有想到,现如今大宋原本就是占在道理的一方。

    可结果呢,辽国那边把极度苛刻的条件,稍稍改得不那么苛刻,结果居然像王尚书这样的大宋重臣就显得如此喜出望外,就好像他已经为了大宋建功立业一般。

    第1100章 耶律达顿被惩处与我大宋何干(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结果呢,辽国那边把极度苛刻的条件,稍稍改得不那么苛刻,结果居然像王尚书这样的大宋重臣就显得如此喜出望外,就好像他已经为了大宋建功立业一般。

    着实把苏东坡给气的够呛,不过,对方既然已经又开出了新的条件,那么他还是得把这些条件递交给天子过目。

    赵煦自然也与苏东坡一般的想法,更何况,王洋所研发出来的这些武器装备,可都算得上是如今大宋能够克敌制胜的法宝,怎么可能拱手奉上,除非是自己智商有缺。

    而消息自然也传到了远在陕西北路的王洋的耳中,消息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苏东坡这位老司机,详细地把这段时间辽国使节与大宋和谈的内幕消息都向王洋进行了透露。

    当然,苏东坡还不忘记向王洋打包票,总之他与天子都一致认为,大宋先进的武器装备,是不可能拱手送予辽国。

    但是,朝中的那些臣工们,听闻了北辽的新条件之后,都纷纷的表示,王洋虽然没有太大的过错,但是事情闹到了这样的地方,他王洋终究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

    既然他留在边镇之地碍眼,那么,还请陛下将其调离陕西北路,以缓和北辽的情绪。虽然这个意见是旧党人士提出来的,但是,却得到了新旧两党的共同支持。

    苏东坡在信中说得很清楚,天子在朝堂之上因为此事直接雷霆震怒,狠狠地发了一回火,这才把这帮子跳骚的臣工给压制住。

    看罢了苏东坡的来信,王洋并没有因为天子与苏东坡的重视而开心,反倒显得有些阴郁。

    “大人,苏相公送来的这可是好消息,为何您却还是愁眉不展,莫非这里边有什么问题不成?”身边的高世则看罢书信,看到了王洋的表情,有些不解地问道。

    “看来,怕是王某呆在这陕西北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王洋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言道。

    听得此言,在场的一干陕西北路文武皆不由得露出了惊骇之色。“大人,这怎么可能?”

    “就是,陕西北路能有今日,全赖大人之功,而且苏相的书信里边也已经说得十分的清楚,陛下和苏相可都是站在您这一边的,大人您该不会是太过忧思了吧?”

    看着厅中这些满脸尽是关切与焦急的同僚,王洋心中不由得一暖。“诸位的好意,王某心领了,不过诸位,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

    “虽然过错方乃是北辽的耶律达顿,但是对方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表态,若是不想引起北辽与我大宋之间的全面战争,那么,至少辽国提出来的这么多条件里边,其实有几条,是我大宋必须要做的。”

    “撤出辽境,让出这些我们侵战的辽国城塞,其二,辽国已经决定惩治原北辽河东道总管耶律达顿,并且要求我大宋也要做出类似的举动,以作为交待。”

    “怎么可能,那耶律达顿被北辽惩处,与我大宋何干,再说了,大人您是遵循我大宋律做事,又没有犯错,凭什么你也要如他一般?”折可适直接就毛了,站起了身来气势汹汹地道。

    “听闻那耶律达顿已经被辽使手押往北辽上京受审,此事的发生,都还是在北使决定与我大宋和谈之前,足以证明,那北辽皇帝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我大宋岂能上当。”宗泽抚着长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附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