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02章 该叫屋漏偏逢连夜雨才对(第一更)
    第1102章

    “诸位你们不必如此,就算是王某离开,肯定也不是现在就走,而且,王某以为,陕西路的主政之官,应当从陕西北路直接优选简拔。”

    “毕竟,陕西北路的诸多政务与政令,与我大宋其他地区相比而言,相差甚多,若是让那些官员过来,怕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端来,相信陛下一定能够明白王某与诸位的苦心的。”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吗?”听到了王洋这番话,大家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好转。

    毕竟就算是真的从他们之中择优选拔官员,可论起来,又有谁拥有王洋这么大的威信,还有他那种果决的魄力?

    “若是能够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王某又岂会做这样的打算?”王洋吐了一口浊气,颇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毕竟,我大宋还需要时间,而大宋的武器装备的革新,同样需要时间。所以,目前而言,只能暂且忍耐……”

    王洋这边才好不容易安抚住了这些属下,正要亲自将他们送出房门,这个时候,却有人急匆匆地快步赶来,却是那位目前正在银监会工作的一名公务员,正是天子所派遣过来的其中一人朱永亮。

    “朱永亮你怎么来了?”王洋看到这家伙,亦不由得有些愣神。下意识地向外张望了一眼,没有看到万彬,还好,看来应该不是万彬那个做生意快要走火入魔的家伙怂恿着银监会把分部开到这夏州来。

    “大人,富贵银行那边出问题了……”朱永亮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几位大人,看到王洋示意无妨之后,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向王洋呈上了一个厚实的信封,一面解释道。

    “富贵银行?就是在今年年初刚刚组建的那家银行是吧?”

    王洋接过了信封两眼微微一眯,而高世则等人也停下了脚步,也很好奇那富贵银行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惹得朱永亮这位银监会的副会长居然要亲自跑到这目前正处于战备状态的夏州来。

    “富贵银行那边,将商业贷款的利率,私自提高到了三成的年利率向那些不明白我陕西北路借贷利率的外地商人兜售。

    之前派去查验的银监会监督员刘如,收了对方的大笔财物,一直隐瞒不报,就在前日,一名来自于江南的商人因为货物受损,无法赔付,听闻了我陕西北路借贷业利率的规定,想要告官,结果被富贵银行那边买通的差役将他直接投入了大牢……”

    正是因为这名商人在牢中喊冤,惊动了班头,班头向上头禀报,最后事情给捅破了,而银监会这边也是大惊失色。

    现如今,监督员刘如已经因为受贿渎职之罪下入了大牢之中,但是,银监会这边已经给那富贵银行给出了停业整顿的通知。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只是向银监会做出了保证,未来不会再出现类似做法,并不愿意停业整顿。

    当然是以富贵银行这边尚有大量的借贷业务,不能一下子就停止营业为理由。而董群这位洪州知州,对于经济官司,也有些懵逼,重要的是,富贵银行的后台,着实有些硬得惊人。

    第1102章 该叫屋漏偏逢连夜雨才对(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然是以富贵银行这边尚有大量的借贷业务,不能一下子就停止营业为理由。而董群这位洪州知州,对于经济官司,也有些懵逼,重要的是,富贵银行的后台,着实有些硬得惊人。

    其中两位股东,一位是神宗皇帝的亲弟弟吴王赵颢,另外一位则是数度出任大宋辅宰,历仕四朝,荐跻二府,七换节钺,出将入相五十年的老司机文彥博文家。

    当然,这些股东都是由下面人出面,可是,此番听闻要悍然动手,心慌之下,直接就搬出了他们的后台来。

    一个是当今天子的亲叔叔吴王赵颢,另外一位,则是出将入相五十载,至今仍旧活得滋滋润润的四朝老臣文彥博。

    这下子,别说是银监会,就算是董群,也不禁有些麻了爪子,毕竟对方的厚台,实在是硬到无以复加,可是,若不惩治,那岂不是会引起日后的诸多银行效法,如此一来,政令又如何履行?

    最终,董群与银监会商议之后,最终委派了朱永亮作为负责人赶往夏州禀报,请王洋这位老司机决断。

    “文家也牵涉其中?”听到了朱永亮之言,在场的诸文武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文彥博,那可是仁宗朝的时候就已经担任宰相之职,连续四朝,都出任过宰相,因为年老体衰,而致仕,又因为朝中事多,需要大佬坐镇,又多次请其出仕的老司机。

    可以说这位文老大人,绝对是大宋在相位上呆得最久的,而且威望极高的。元祐五年,他才以太师充护国军、山南西道节度等职致仕。

    至于那位吴王赵颢,乃是当今天子的亲叔叔,哪怕是大宋的亲王不值钱,可好歹也是一位亲王。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心里边都顿时觉得如同吡了狗一般,简直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节奏?应该叫屋漏偏逢连夜雨才对。

    王洋听罢,内心也很累,是的,很累心,一位乃是天子的亲叔叔,绝对的宗室大佬,昔日若不是太皇太后高滔滔力挺赵煦,怕是这货还差点就成为了神宗之后的大宋新皇。

    至于那位文彥博老司机,也算得一位很牛逼的人物,历时四朝,出将入相五十余载,至今仍旧活蹦乱跳的含饴弄孙,哦不,是弄曾孙或者是曾孙的儿女才对。

    “此事,按着银监会的规章制度,应该如何处置?”王洋敲了敲跟前的桌案,翻看着那些调查报告,这是十分显而易见的一起金融案件。

    富贵银行并没有按照规定的借贷利率去做业务,而是想法设法的偷奸耍滑,居然弄出了三成利率贷给那些来到了陕西北路做生意,但是又出现资金缺乏情况的商贩。

    虽然所涉及的金额不过一千余贯,可问题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而且富贵银行居然想要端出自己的后台东家之后,想要摆脱惩罚。

    “大人,按着规制,出现一起,该行的营业所需要停业整顿十日,按十倍的违例金额进行罚没,若是再犯,那就是罚没其三分之一的保证金,该行所有营业所停业整顿一个月,若是出现第三次利率违规,将会罚没其全部保证金,并取缔该行金融借贷资格。”

    “而其后续业务,将会由其他银行接管,用罚没的保证金完结后续业务。如果罚没的保证金不足,则会拍卖该行的固定资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