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05章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与我文家作对?(第二更)
    第1105章

    可结果呢,那名商人被弄入了大牢之后,结果事情败露,银监会的那名工作人员目前已经被押入了大牢,而那位差役也是同样的命运。

    银监会的通知下过来之后,汪某人已经当时脸都白了,又是那位文东家再一次勇敢地站了出来,怼了回去,之后,就连那知州衙门派来人要封禁营业所。

    这个时候,这位文东家摆明车马的亮出了身份,甚至还告诉了那些差役,不仅仅自己是这富贵银行的股东,另外一位股东的来头同样也不是,可是当今天子的亲叔叔吴王府中人。

    这可真是把那位奉命而来的捕头给吓了一跳,仍旧硬着头皮,最终,这位文东家亲自前往了知州府衙后,这才回来告诉汪掌柜继续营业。

    原本还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结果呢,对方居然又来了。此事,自然不是汪掌柜能够处理得了的。

    没有过去多久,汪掌柜便看到了一身风尘扑扑的银监会副会长朱永亮当先迈步进入了营业所,而其身后边,则是那位之前曾经来到过这里的胡捕头。

    看到这二位神完气足,一副我们就是来找茬的表情,汪掌柜不由得心中发苦,看来事情真的是出现了反复。

    “小人汪明,见过朱副会长,见过胡捕头。二位稀客怎么今日连袂到访?”汪掌柜赶紧迎上前去,赔着笑脸给这二位行礼道。

    朱永亮打量了汪掌柜一眼,又扫了一眼那些正在办理业务的客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那汪掌柜沉声道。

    “朱某也知道你汪掌柜做不了主,赶紧派人去请那位文股东过来一趟为好。”

    “这个没问题,汪某这就派人去请,不过让二位在这里等也不合适,这终究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二位宽待一二……”汪掌柜赶紧殷切地请了这二位前往后院。

    约莫柱香的功夫,一位年纪约二十五六岁,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哥一脸不耐的出现在了营业所的门口,身边则是之前被汪掌柜派过去的帐房。

    “文公子您慢些,你们可曾见到官府有人来了吗?”帐房先是小心翼翼地领着这位文公子步入了营业所,转过了头来询问那些坐班的帐房。

    听闻了银监会的副会长朱永亮还有那知州衙门的胡捕头都在后院,文公子扬了扬眉,手中的檀木描金倭扇摇了摇。“走,进去看看,文某倒想要见识见识他们,三番五次来纠缠我富贵银行,当本公子是泥捏的不成?”

    朱永亮此刻正坐在汪掌柜的屋子里边,刚刚喝完了杯中的茶水,就听到了文公子那不耐烦的声音传入了耳中,不禁眉头一皱。

    “你就是银监会的朱副会长吧,幸会幸会,不知二位又到我富贵银行的营业所来,所为何事?”文公子步入了这里之后,大赤赤地坐了下来。

    那位汪掌柜赶紧给文公子行礼之后,退到了一边去,毕竟这位文公子才是主事之人,自己还是低调一点好。

    朱永贵看着这位一副趾高气昂模样的文公子,不卑不亢地道。

    “文公子,文东家,之前富贵银行私自变更利率,已经违反了银行业的规章制度,而朱某来此,就是要宣告,让富贵银行的洪州营业所停业整顿十日,并且按十倍的违例金额缴纳罚金。”

    第1105章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与我文家作对?(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文公子,文东家,之前富贵银行私自变更利率,已经违反了银行业的规章制度,而朱某来此,就是要宣告,让富贵银行的洪州营业所停业整顿十日,并且按十倍的违例金额缴纳罚金。”

    “时至今日,通告已经下达了七日之久,而你们富贵银行洪州营业所,只缴纳了罚金,也未有停业整顿……”

    文公子顿时面现不耐之色,那柄描金倭扇敲击在了案几之上,打断了朱永亮的照本宣科。

    “朱副会长,之前,本公子都已经跟你们银监会的成员,还有洪州的董知州都已经沟通过了,我们富贵银行,也已经知晓了此事不该,不都已经交纳了罚金了吗?停业十日,那得损失多少钱,这一条规定,文某看来,实在是有些过了……”

    “制度不是制度,若是当时,文公子你们觉得我们银监会的制度有问题,可以不同意。”朱永亮面不改色地道。

    “不同意,那你们又岂会准备我富贵银行开业?”文公子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道。“我文家,也是奉公守法的,可是你们这规章,着实太过蛮横了。”

    “你如果觉得蛮横,你可以向银监会提请要求,但是,这不是你们可以不履行的说辞。”朱永亮面对着这位文公子,当面锣对面鼓的直接怼了回去。

    “照这么说来,朱副会长是不准备与文某继续谈下去喽?”文公子脸上的那散慢的笑容终于全部收了起来,露出了他惯有的矜持嘴脸。

    “不是谈不谈的问题,而是这些都是规章制度,没有任何可以商谈的余地,朱某知道,文公子你是富贵银行的大股东,有权利作主,所以现在,朱某才会在此通知你,明日,就是停业整顿的最后期限,若是明日午后,你们再不主动停业。那么,停业整顿日期将会变成二十日……”

    看到朱永亮这货一脸面无表情的大放厥词,文公子终于暴怒了,特么的,给你脸你不要脸是吧?也不想想老子的身后边是谁。

    文公子怒笑连连。“姓朱的,你还真是说得一口的好笑话!我富贵银行会不会停业,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就算是这洪州的董知州来了,本公子也是这句话!”

    “看来,文公子是不愿意主动关停了是吧?”朱永亮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位显然已经是暴怒了的文公子道。

    “废话,赶紧走,少在这里碍本公子的眼。不然,本公子让你们爬出我富贵银行。”

    “很好,胡捕头,想必你也已经听到也看到了这位富贵银行文东家的言行举止,看来明天,就需要请胡捕头你出面了。”

    “哈哈哈……你一个小小的捕头,难道还敢惹我汴梁文家不成?”文公子真是特么的吡了狗了,这些家伙当着自己的面想干啥,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不成。

    “文公子,若是你们明日还不关停,那就恕胡某得罪了,胡某奉的乃是知州之命。”胡捕头虽然此刻肝都在发颤,可是,董知州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衣食父母。

    至于这位文公子的家世在汴梁那地方再如何牛逼,但这里可不是汴梁,而是陕西北路。

    “董群,好,很好,本公子现在就去拜会这位董知州,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想要跟我文家作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