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07章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经略安抚使(第二更)
    第1107章

    可问题是,那两家银行的股东,主要还是那些商人士绅所构成,自然比不得这富贵银行的后台一个是堂堂亲王殿下,一个是出将入相五十载的文彦博文家。

    自然也就唯富贵银行马首是瞻,听到了那两家银行的抱怨,这边,那位自视甚高的文公子文渊便与赵文智这位吴王赵颢府的大管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要不,咱们富贵银行先悄悄的搞一搞,低调一点,等到干成功了,想来,牡丹银行与陕西银行也必然会跟进。

    到了那个时候,法不责众,想来,官府为了不引起大动荡,必然也会默认下来的。毕竟,你们陕西北路好不容易搞出了个金融业来,咱们这些银行若是都倒了台,那你们的政绩不仅仅没有了,指不定还会引起陕西北路各行各业的动荡。

    听了这位文渊文公子的分析,赵文智虽然觉得有理,可他终究有些忌惮王洋王巫山这位老司机。

    毕竟这货的战斗力太过强大,所以,此事他也不敢自己作主,而是派人往京师传递了消息。

    最终,等来的是吴王殿下的二儿子永国公赵孝锡示意自己处理的消息,有了这位永国公的首肯,赵文智自然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只是没有想到,这才放了十余笔的高利贷,结果就有人因为归还不起贷款,并且还破罐子破摔的不顾富贵银行的威胁,暴露了出来。

    暴露了也就暴露了,总不能杀人灭口吧?毕竟若是出了人命案子,事情可就越发地大条,怕是上面也不会保下自己的性命。

    但是现如今,既然已经亮出了后台,就是想要让银监会还有这董知州服软。可谁曾想,这帮子家伙居然也是副德性。

    非但没有退缩,反倒越来越强硬,但是赵文智与文公子也同样很清楚,如果退让了这一步,若是消息传扬出去。

    很有可能就会传成是堂堂的汴梁文家,还有堂堂的吴王殿下,都害怕他区区一个陕西北路的小小知州,这脸面以后要往哪里搁?

    看着这两个脸色铁青得怕人的富贵银行的股东,董群冷冷一笑,继续说道。

    “明日午时,若是你们还不按照银监会的规章制度接受处罚,那就代表着你们不同意我陕西北路的金融法案,本官将会按照王大人的手令,查封富贵银行在洪州的营业所,将你们的业务,转交至另外几家银行……”

    #####

    怒气冲天的文渊与铁青着脸的赵文智二人离开了知州府衙门,此刻,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笃定与轻松。

    “王洋王巫山那狗东西,居然这么给你不要脸,他以为他是谁,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经略安抚使?我呸!还不是借着天子的宠信,才有了今天的位置,居然现在翅膀硬了,连我汴梁文家都视若无物。”

    “够了文公子,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咱们两家,应该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好。”赵文智看了一眼这个咆哮不已的文渊,心中暗骂了一声蠢货,却还是要继续跟这个跳脚大骂的家伙打交道。

    “还能怎么办?本公子看他敢!”文渊恶狠狠地朝着知州衙门呸了一口转过了头来朝着赵文智道。

    第1107章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经略安抚使(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还能怎么办?本公子看他敢!”文渊恶狠狠地朝着知州衙门呸了一口转过了头来朝着赵文智道。

    “赵老哥,难道你想就这么服软了不成?你可莫要忘记了,你身后边代表的是谁,你若是服了软,不知道齐国公会做何想法,而齐国公,可是吴王殿下最宠爱的儿子,你虽是王府的大管家,却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

    赵文智听得此言,脸色也越发地阴沉,抚着长须,沉吟半晌之后,无奈地一顿足。“罢了,既然文公子你执意如此,那赵某也无话可说,赵某就唯文公子你马首是瞻。”

    “不过,文公子你可不要忘记了,那位董大人所代表的可是洪州官府,明日官府若真是派来了差役,那又该如何?”

    “本公子明日就亲自坐镇,倒要看看,哪个混帐王八蛋敢冲本公子动一根手指头,到时候,他这位洪州董知州等着丢官罢职吧。”文渊冷冷一笑,手中那柄名贵的描金倭扇在掌心拍了拍如此说道。

    “有道理,那明日,赵某倒也应该过来,与文公子共进退。”赵文智顿时两眼一亮,虽然文渊的这个办法,着无显得有些无赖,可问题是,这个办法,却也是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

    若是那些家伙敢动自己与文渊一根手指头,那就等于是在抽文家的脸,也是在抽吴王殿下的脸。

    这两位若是被惹毛了,这个董知州的下场不消说了,就算是那王经略,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

    “大人,富贵银行今日并没有关门,仍旧在营业……”一名差役匆匆地赶到了知州衙门,朝着那正在处理公务的董群禀报道。

    董群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将手中的笔重重地搁在笔架上。“他们这简直就是藐视国法。”

    “大人,那位文公子,还有那位赵东家,二人此刻都坐在那富贵银行外面,还带着十几个家奴守在外面……”差役看到董群那副模样,战战兢兢地继续禀报道。

    董群不禁有些愕然,刚刚才升腾起来的怒火,不禁有了偃旗息鼓的打算。真是呲了狗了,这两个家伙居然如此无赖。

    “简直,简直就是无耻之尤……他们这是想做什么?难道他们以为这么做,本官就会怕了他们不成?”

    “谁敢把董知州给惹的气成这副模样?……”就在这个时候,董群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原本一脸怒色的董群陡然心中一松,露出了一个惊喜难掩的笑容转过了头来。“大人你怎么回来了?还有高大人也在,下官见过二位大人……”

    “董大人不必多礼,快起来吧,怎么,富贵银行那边,他们还想要硬顶着不肯履行处罚?”王洋笑着搀扶起了董群,和颜悦色地问道。

    “不错,昨日,下官已经向他们二人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今日午时,必须缴纳罚金,并且停业整顿。

    可是现如今,他们非但没有将罚金送往那银监会,也没有停止营业,甚至那富贵银行的两位股东,文老相公的侄子文渊,还有吴王府的管家赵文智二人还调集了人手,就守在那富贵银行的营业厅外……”

    王洋静静地听着董群那满是怨念与愤怒的吐槽,内心何尝不是升腾起了一股子怒火。只是这个时候,他没必要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