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10章 本官得罪过的人还少吗?(第一更)
    第1110章

    “查封洪州的富贵银行营业所,从即日起,撤消洪州富贵银行的金融借贷资格,若敢再进行此行业务,以民间高利贷触犯宋律论处!”

    “下官遵命!”董群朗声答道。转过了头来,瞪了一眼身边的胡捕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驱逐无关人等,查封富贵银行的营业所。”

    “朱永亮!”

    “下官在。”

    “带着银监会的人去,接管营业所的所有帐册,让那些工作人员,将他们手中所有的业务全部做好交接。”王洋的目光落在了朱永亮的身上。

    “记住了,每一笔业务,都要整理好,不得出半点差池,不能让那些在富贵银行洪州营业所借贷的客户因此受到损失。”

    “下官遵命,诸位,走……”朱永亮昂然领命之后,领着十余名银监会的工作人员,快步地登上了台阶,径直往里而去。

    之前被文渊和那赵文智派来撑场面的那些家奴打手,此刻哪里惹动半根手指头,都只能一脸幽怨地让得远远的。由着这些人自由进出。

    “来人,通知银监会总部,将富贵银行所有营业所全部关停,禁止富贵银行在陕西北路的一切经营活动,罚没富贵银行三分之一的保证金。”这还没完,王洋的声音又再一次响了起来。

    “另外,给予受害者十倍违规利率的赔偿,若是下次,陕西北路范围之内,任何一家银行,有私自调高利率者,亦照此处置。而且,本官,还有大宋陕西北路银监会以及官府衙门,很欢迎所有受害者上门投诉。”

    赵文智脸色已经黑如锅底,此刻,嘴皮子都在哆嗦。一年,居然是一年,特么的一年禁止从事借贷经营业务,一年之后,又有谁还能够记得什么富贵银行?

    重要的是,成立银行,一共花费了六十万贯的巨资,这些钱,可不仅仅只是文府或者是吴王府凑出来的。

    这里边还有不少的宗室,也有不少的官员士绅才凑出来的这一笔巨资。而按着三分之一缴纳的存款准备金,也叫保证金,那就是二十万贯之数。

    而现如今二十万贯,随着王洋这货嘴皮子这么一开一合,生生就要少掉近七万贯,再加上前期的各种投入,全都等于是白费了,富贵银行哪里还能够富贵得起来?

    “王大人,您这么做,可真是把文府和吴王府往死里得罪了……”赵文智急得扯起了嗓子朝着王洋道。

    只是他牢牢的记住了文渊方才被王洋一大耳括子给抽滚出数丈远的英姿,所以,他根本不敢靠近到距离王洋三步之内,就连说话,都要控制住自己不要愤怒的爆出粗口,给这个暴力狂揍自己的机会。

    “得罪了又如何?”王洋斜挑起眼角,打量着这位赵文智,一脸看弱智的模样。“本官得罪的人还少吗?再多上几个又如何?”

    “……”此言一出,站在王洋身后边的高世则白眼连翻,一脸无语的郁闷状。

    而站在王洋三步之外的赵文智更是感觉自己的心口扎心的疼,对啊,这货得罪的人少吗?几乎满朝文武都得罪光了,就算是再多一些宗室又如何?

    看着这货一副无皮无毛滚刀肉的架势,赵文智绝望地摇了摇头。“罢罢罢,既然如此,王大人,后会有期……”

    第1110章 本官得罪过的人还少吗?(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着这货一副无皮无毛滚刀肉的架势,赵文智绝望地摇了摇头。“罢罢罢,既然如此,王大人,后会有期……”

    最好是特么的后会无期,只是这话他不敢说,就在他刚刚转身意欲离开的当口,站在一旁的高世则朝王洋询问道。“一年之后,他们若还想要营业,那该如何?”

    “若是一年之内,他们没有违规私下借贷,而且在期满一年之后,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补足保证金,那么,自然还是允许他们开办下去的。”

    “当然,如果再犯的话,那可就不是一年喽……”王洋意味深长地说道。

    赵文智的脚步微微一顿,旋及再一次快步的离开了这里,再继续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他现如今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回到住处,将这里所发生的巨变禀报齐国公,毕竟,现如今这桩变故,已经不是他这位代言人能够处理得下的。

    至于那位文公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他的家奴和打手抬着消失在了远处。而富贵银行的汪掌柜还有一干工作人员,此刻正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一切。

    然后麻木地照着那些银监会的工作人员的指示,正在进行着工作的交接。

    #####

    “不知陛下诏老臣来所为何事?”下午时分,苏东坡赶到了天子赵煦所在的御书房,恭敬地一礼之后询问道。

    “苏卿家你且看看吧,这是王巫山请辞陕西北路的奏折……另外,随着这份奏折一同到的,还有一封王巫山写给朕的信。”天子赵煦有些无奈地苦笑了声,将那份摆在案头最醒目位置的奏折递给了苏东坡一面说道。

    “他告诉朕,朕的王叔吴王,还有那位出将入相五十八载的文老卿家,二人的家人在陕西北路也筹办了一间银行,叫富贵银行。”

    “但是这富贵银行,却嫌弃陕西北路银监会所规定的利率太低,所以,私底下,以月利三成贷给那些不明白陕西北路借贷利率的外地商贩,导致商贩破产……”

    “之后,还买通了银监会的工作人员和洪州的差役,隐瞒了真相,还将那名破产之后扬言要告状的外地商贩钱某下到了大狱之中。

    结果,最终被查出来之后,文老卿家侄孙文渊和王叔的管家赵文智拒不接受惩处,他已经下令,勒令关停富贵银行所有业务一年,以作惩罚。”

    听到了天子赵煦的介绍,接过了奏折之后一直静听天子之言的苏东坡也不禁立起了眼角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东坡摇了半天脑袋,不禁苦笑连连。“他,他这可真是要把人都全给得罪光了啊……”

    “怎么,苏卿家觉得他做得不对?”天子赵煦抬起了头来朝着苏东坡笑问道。

    “他王巫山若是遵照之前所制度的规章制度来惩处那违规的富贵银行,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苏东坡清了清嗓子,首先肯定了王洋的做法的政治正确性。

    旋及又解释道。“老臣只是担心王巫山他的仇家,可是越来越多了,现如今,更是牵涉到了吴王殿下,还有文老相公,唉……老臣都不知道该夸他刚直不阿呢,还是该说他做事一根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