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11章 所以接替本官的人选只能从……(第二更)
    第1111章

    看到苏东坡那副满脸犯愁的模样,原本同样心底也满是愁絮的天子赵煦顿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嗯,毕竟烦恼有人分担,果然能减轻不少内心的压力。

    “王巫山何等样人,他这么做,想必是有他的道理。”天子赵煦笑眯眯地倒替王洋解释起来。

    苏东坡微微颔首,这才看向手中的奏折。仔细地看罢之后,这才轻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他的想法,倒与老夫不谋而合。”

    “如今我大宋,终究还没有与北辽一决胜负的实力和信心,他若离开了那陕西北路,也等于是给了那位北辽天子一个大大的台阶可下。”

    “是啊,我大宋,若是能够多几个像王巫山这样勇于任事,又愿意忍辱负重,一心为国为民的无双国士,该有多好……”天子赵煦亦是深以为然地连连颔首不已,感慨万千地道。

    听到了天了赵煦对于王巫山的评价,苏东坡倒是满脸的欣慰,毕竟他在内心时边,可是一直把王洋王巫山当成自己的子侄辈看待。

    甚至还有闲情雅趣跟天子赵煦开起了玩笑。“陛下,无双国士,唯一人尔,若是再多几人,又岂可称为无双国士?”

    天子赵煦先是愕然,旋及放声大笑起来,连连颔道。“苏卿言之有理,不错,国士无双,无双国士。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离开陕西北路,怕是朝中的那些臣工们,十个有九会会表示赞同。”

    “那是自然,他在陕西北路,连连建功立业,老臣记得,他王巫山随老臣同往陕西路时,不过是七品走马承受公事。

    而今短短不过三年的时间,已然是正二品的开国郡公。如此升官的速度,可不知道让多少人眼红嘴馋得厉害。”

    听到了苏东坡的评价,天子赵煦不由得闷哼了一声道。“眼红嘴馋?呵呵,那些朝中的大臣们,除了那张嘴皮子利索得厉害,做起事情来,又有几个人能够如王巫山那般?

    那些功勋,我大宋又有几人能够做得到?开疆拓土,降伏西夏十数万精兵,取得数州之地。而后,经营陕西北路不足两年,人口暴增至近两百万众。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百业兴盛,工商繁荣,边镇安宁,四夷摄服……他王巫山担当得起开国郡公,甚至还绰绰有余。”

    听着天子愤愤不已的吐槽还有细数王洋的功劳,就算是苏东坡也不禁有些感慨,哪怕是王洋这小兔崽子已经离开了京师三年有余,可是圣眷可是丝毫未减。

    想想也是,任凭是哪一位天子,如果有这样频频建功立业的臣子,难道还能够视若无睹不成?

    苏东坡眯起了两眼,抚着长须沉声道。“若非是老臣这才刚刚从那陕西回京不年过余,不然,老臣还真想去替他王巫山接这个班。”

    “哦?苏卿何出此言。莫非是觉得那陕西北路,需要像你这样的重臣坐镇不成?”天子赵煦不禁一愣,有些错愕地相询道。

    “陛下,那陕西北路,终究是与我大宋诸路有许多的不同。不说其他,就单说那银行,那代表着官府认可的借贷,若无一位沉得住气,又能够压制得住的大臣在那里坐镇,怕是十有八九会生出乱子来。”

    第1111章 所以接替本官的人选只能从……(第二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陛下,那陕西北路,终究是与我大宋诸路有许多的不同。不说其他,就单说那银行,那代表着官府认可的借贷,若无一位沉得住气,又能够压制得住的大臣在那里坐镇,怕是十有八九会生出乱子来。”

    “而今那富贵银行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纵观朝野,能够如此强项,不畏强权者,也唯有寥寥数人尔。此外,陕西北路东有北辽虎视,西有西夏恶狼在侧,非胆略过人,意志坚贞之辈不可坐镇……”

    苏东坡的分析,听得那天子赵煦连连颔首不已,这绝对是老成谋国之言。

    “除此之外,此人还需要对于陕西北路的各项政令政务了解甚深,并且,还愿意继续履行王巫山在陕西北路的各项政令。

    如此,陕西北路才能够保持这个速度,继续发展下去。不然,若是去了一位主政官员,却觉得王巫山在陕西北路所竖诸政皆有问题,挑三捡四,怕是用不了两年,陕西北路……”

    说到了这,苏东坡没有说下去,但是其用意很清楚,若真是换上一位跟王巫山政见不同者,去了那里倒行逆施。

    别说两年,一年都能够将那陕西北路搅成一团烂泥。

    天子赵煦砸了砸嘴,不禁面泛苦涩的笑意摇了摇头。“是啊,苏卿家之言,实在是言之有物,这陕西北路,诸多政令,皆是他王巫山呕心泣血弄出来的利国利民之良政,若是眼睁睁的看着被其他人所毁坏掉。”

    “那毁坏掉的,可不仅仅只是利国利民的良政,还有陕西北路近两百万大宋子民。”

    “那依苏卿家之见,你觉得谁是最为适合的接任人选?”天子赵煦两眼微眯,朝着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征询道。

    “说实话,老臣真不觉得,朝中有适合的人选。”苏东坡沉吟良久之后,不禁泛起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

    “朝中能臣干吏也不是没有,可是,想必陛下您也应该很清楚,他王巫山,早就把朝中的文武可都给得罪狠了,就算称不是生死之敌,可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天子赵煦张了张嘴,想要替王巫山辩解两句,却发现,苏东坡这话,绝对是很中恳的,只能摸了摸鼻子无可奈何地翻起了白眼。

    “所以,这个人选范围,唉,其实若是能够从陕西北路诸官吏之中择一杰出才俊担当此任,最为妥当。”苏东坡抚着自己的长须,眼珠子鬼鬼崇崇地转悠着继续言道。

    天子赵煦眉头一扬,坐直了身躯,看着跟前这位老谋深算的苏东坡,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老臣之所以会这么说,其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王巫山此刻,少年高才,却又不孤傲立群,反倒是跟陕西北路诸多官员相处得十分的融洽,而那些官员,也都颇为认同王巫山之行止。”

    “其二,他们久随王巫山,深知其政之利弊所在,如此一来,哪怕是他们萧规曹随,也要朝令夕改要好过百倍。”

    “其三,陕西北路诸多官吏之中,可是真有不少的杰出才俊之士,不论是那位将盐州经营得犹如塞上江南一般富庶的高俅,又或者是那位若是再加打磨,他日必能出将入相的宗泽;又或者是那兢兢业业,勇于任事,刚直不阿的高世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