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12章 老臣不得已,请陛下主持公道(第一更)
    第1112章

    听到了这里,天子赵煦也不禁深以为然,笑了起来。“苏卿家与王巫山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苏东坡一愣,有些愕然地望向了天子。“莫非王巫山已经向陛下举荐了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的人选,就是陕西北路官员?”

    天子赵煦点了点头笑道。“王巫山他意欲举荐高世则为陕西北路主政官员,不知苏卿你意下如何?”

    “高世则……”苏东坡两眼一眯,旋及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摇了摇头。“王巫山这小子,果然真是算计得周全啊,若是由高世则高大人来接班,真可谓是物尽其用。”

    “想来,太皇太后听到了这个消息,也一定会很开心,高家又多了一位国之栋梁啊……”

    听到了苏东坡的评价,早已经磨炼出来的天子赵煦,自然也明白了苏东坡这话更深层次的含义。

    那就是,陛下您可别忘记了,高世则他可是太皇太后最为疼爱的侄孙。他在那陕西北路主政,想要跟他对着干,或者是得罪了他。呵呵,至高无上的太皇太后高滔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你不说话,自然就会有无数的人跳出来把这货给踩死揍趴下。

    包括当今天子,也会主动地站出来把那胆敢惹恼太皇太后的家伙给收拾了,而且满朝文武还偏偏没话说,为啥?因为天子这是在尽孝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了马尚显得有些焦急地步入了御书房拜倒在地。“官家,文老相公、吴王殿下求见官家……”

    “来得可真是够快的。”天子赵煦听闻二人居然是连袂而至,亦不禁有些压力山大,不过,一想到王巫山在前线呕心泣血,后面,却有人想方设法的撤台子,火气又腾腾地窜了上来。

    “也罢,既然来了,朕就见上一见才是,苏卿就不必避开了。”

    看了一眼脸色蕴怒的天子赵煦,自然明白陛下小心思的苏东坡恭敬地领命之后,站起了身来。

    #####

    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的文彥博着实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了那位吴王赵颢,不禁有些无奈,但还是主动地给这位亲王殿下行礼。

    “老相公万万使不得,小王回礼了……老相公今日入宫,莫非也是为了那富贵银行之事?”吴王赵颢赶紧还了一礼,然后笑眯眯地抚着打理得十分精致的长须道。

    文彥博倒也不隐瞒,点了点头答道。“不错,老夫今日,是特地替我家那不孝侄孙,来向陛下请罪的。”

    吴王赵颢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文老相公,您这是……”

    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有宦官赶了过来恭敬地请这二位大佬前往御书房,文彥博大步朝前行去,吴王赵颢只能按捺住内心的不快,快步相随。

    “快快免礼,赐坐,没想到文老卿家居然有暇入宫,看到文老卿家气色如此,朕也很是开心。”天子赵煦先是笑眯眯地冲文彥博打了招呼之后,目光落在了吴王赵颢的身上。

    “今日王叔居然也有闲暇入宫,这倒真是有些出乎朕的意料之外。”

    吴王赵颢扫了一眼张口欲言的文彥博,决定先发致人。朝着天子赵煦一礼之后笑道。“陛下,臣此番前来,是为了我那不争气的孩儿孝锡之事。”

    第1112章 老臣不得已,请陛下主持公道(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吴王赵颢扫了一眼张口欲言的文彥博,决定先发致人。朝着天子赵煦一礼之后笑道。“陛下,臣此番前来,是为了我那不争气的孩儿孝锡之事。”

    天子赵煦哦了一声,却没有接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吴王赵颢,这位王叔还有那位四王叔曹王赵頵当年在自己父皇病重之时,可是升了逾越之心的。

    都对大宋天子之位虎视眈眈,甚至暗中小动作频频,偏偏居然还有一些大臣站出来支持他们二人。

    若不是太皇太后高滔滔还有一干臣工力保,怕是自己能不能坐上大宋天子之位,还得两说。

    所以,天子赵煦对于自己的两位王叔,吴王赵颢与曹王赵頵很不感冒。而曹王赵頵已然在元祐五年去世,至于吴王赵颢,仍旧活蹦乱跳的。

    “我儿孝锡,遵奉陛下之意,原本意欲科举入仕,奈何才疏学浅,未能登科。之后,亦开始学习经营之道……”

    随着吴王赵颢侃侃而言,那意思就是,他的儿子也不希望继续接受朝庭的奉养,也渴望能够自食其力,如那位端王赵佶一般。

    只是嘛,本事不大,但是,他也很有骨气,当不了官员,那么咱就去做生意,如今生意做得也还不错。

    可偏偏,自己儿子,与文老相公的侄孙文渊一同在那陕西北路开办了一家银行,兢兢业业的做事,奉公守法的做人。

    可谁曾想,那王洋居然因为富贵银行一点小小的错漏,居然雷霆震怒,不但将那富贵银行在陕西北路的所有营业所查封禁,甚至还出言羞辱宗室子弟,并且还不顾朝庭大员的身份。

    肆意动手,将那文老相公的侄孙文渊给暴打了一顿,打成了重伤。

    听到了这,天子赵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立起了眼角,身边的苏东坡砸了砸嘴,一副我就知道肯定会出事的模样,在那里白眼频翻。

    那边,文老相公的脸色漆黑得犹如锅底,两鼻孔都快要喷火的瞪了那吴王赵颢一眼。

    不对啊,王巫山给自己的来信里边,倒也提及了他与那文老相公家的侄孙之间发生了小小的冲突,怎么到了吴王赵颢这里,居然就是被暴打一顿,揍成了重伤,这特么的……

    文老相公心里边那个气啊,特么的,此事原本就丢脸,现在被这位吴王赵颢这么一添油加醋,脸皮可就越丢越多了。

    “这里边,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王巫山虽然性格刚烈,但也不是肆意妄为之人,这里边,怕是有什么蹊跷吧。”天子赵煦砸了砸嘴,目光落在了脸黑如锅底的文老相公身上道。

    “陛下,老臣此来,也的确有事要向陛下启奏。”文彥博朝着天子赵煦一礼之后,便不管不顾地道。

    “臣的侄孙,因为违反了陕西北路的律令,而使得产业被查封,禁止营业一年,这些,皆是臣的侄孙之过,臣无话可说。

    不过,他王经略堂堂朝庭大员,却行为粗鲁,动手伤人,老臣年纪老迈,早已经不理世事,只想着含饴弄孙,而是如今,却出了这等事情。”

    “老臣不得已,这才厚颜入宫,特地来请陛下主持公道……”说到了这里,文彥博拜倒在地,天子赵煦则是一脸蛋疼,内心着实有些无可奈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