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15章 他的办法更适合陕西北路(第二更)
    第1115章

    “他文彥博不是要朕给他一个公道吗?”天子赵煦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既然想要公道,那明日,朕就请这位文老相公入朝,给他主持一次公道。”

    “官家,你何必跟一位四朝老臣去置这样的气呢?”听到了这话,高滔滔可真是有些头疼了,揉了揉眉心,温言软语地劝道。

    “哀家知道你现在心里边很是窝火,不过文老相公,终究是我大宋的有功之臣,出将入相五十载,为大宋可是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如今垂垂老朽,为了儿孙,说了些不适合的话……”

    若是其他人相劝,以天子赵煦的性格,自然不去理会,但是跟前这位却是积威数十年的皇祖母,平静下来之后,倒也觉得皇祖母言之有理。

    “是孙儿的想法有些偏激了,此事错在其侄孙的身上,倒与文老相公干系并不大。而且那日,王叔还想要将文老相公拉到他那一边去来着……”

    “你那位王叔……”太皇太后高滔滔不禁有些头疼。“这些事情,若是官家觉得可以,其实不需要官家你出面处理。”

    “你王叔,哀家到时候会好好的跟他聊聊,让他好好的收敛收敛,至于文老相公那里,哀家到时候着人将这封信交予他就是了。以他之智,必能明白。”

    天子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若是能够如此,自然是最好的,只是没有想到还要劳动皇祖母您,实在是孙儿之过也。”

    “无妨,你是哀家的孙儿,不帮你,难道还能帮着外人不成?”高滔滔笑眯眯地道。

    “对了皇祖母,还有一事,原本孙儿想要等着王巫山的奏折到了再告诉您,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不会再有变故,所以孙儿想跟您提前招呼一声,让您先高兴高兴……”

    #####

    “那小子这是想要贿赂哀家?”听了天子赵煦所说的好消息之后,饶是高滔滔这位久居上位的太皇太后也着实有些淡定不能,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来。

    看到皇祖母难得的露出了失态的模样,天子赵煦差点笑出声来,还好他还知道保持理智,赶紧低下了头去。“并非如此,王巫山之所以举荐高世则,的确有着十分充份的理由。”

    高滔滔却在激动过去之后,紧锁起了眉头。“高世则如今官不过知州,之前因功而成了通奉大夫,也不过是从三品之阶。而经略安抚,乃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大吏,非从二品不可担当。”

    “他王巫山这么做,岂不是把我高家架在火上烤吗?”

    听到了这话,天子赵煦赶紧拜下。“皇祖母,王巫山绝无此意,他所看中的,乃是高世则之才华学识,还有他为官治政的本事。”

    “而今,朝中诸臣,对于陕西北路可谓是虎视眈眈,他们的想法,可并不是为了能够让我大宋的陕西北路能够继续繁荣昌盛……”

    天子赵煦倒也不敢隐瞒,把王洋的那些理由,平铺直述地尽数告诉了跟前这位脸色微沉的皇祖母。

    不过有一点,那就是还得借着高世则乃是皇祖母侄孙的身份,让那些朝臣们闭嘴。也相当于是借着皇祖母的威望,来压制那些家伙。

    听罢了天子的解释,高滔滔沉吟良久,忍不住长叹了一声,哪怕是天子赵煦没有把更深层的意思说出来。

    以她的老谋深算,又焉能猜测不到?说来说去,最大的考量,还是在于他高世则的身份,乃是自己的侄孙。

    只要自己活着,天下就没有人敢动高家一根毫毛,哪怕是日后,自己过世了,只要天子恩宠不绝,那么高家就可以继续屹立不倒。

    只是,这样的做法,若是在过去,高滔滔是百分之两百的不乐意也不愿意。可是现如今呢?

    自己与孙儿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的趋于缓和,而高家的未来至少也不会难过。

    天子赵煦安静而又带着一脸的期盼,看着跟前的皇祖母,生怕她开口拒绝,若是那样的话,那他可就真要头疼了。

    良久之后,高滔滔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罢了,既然陛下觉得可行,那么,便让我那侄孙,且试上一试,哀家这个老婆子,虽然不理事了,可终究还活着……”

    “孙儿惶恐,还请皇祖母……”看到高滔滔如此为难,天子赵煦也不由得心中有些难过,赶紧拜下。

    “起来吧,他王巫山如此说,虽说是把高氏一门架在了火上烤,可是,又何尝不是高氏一门的机会?”高滔滔抬手将那天子赵煦搀扶了起来,脸色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或者说,太皇太后高滔滔一向果敢,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去犹豫。

    “哀家过去,一直都小心谨慎,兢兢业业,生怕高氏一门因恩荣而跋扈,而今,哀家老了,也帮不上高氏什么忙,既然他王巫山有此想法,而陛下你也觉得可行,那便如此吧。”

    “皇祖母还请宽心,王巫山,绝非信口开河之人,他所举荐的才俊,彼彼皆是,不论是昔日之高俅,之后的宗泽,还有那位现如今入职国子监的沈括等,无不是少有的能臣干吏,皆能够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所以,孙儿着实没理由反对王巫山的举荐,重要的是,如今王巫山在陕西北路的诸多举措,与朝中诸卿的治政理念不甚相同。”

    “若是以其他朝臣以治陕西北路,怕是很容易,让这刚刚兴盛繁荣起来的陕西北路出了差池。而高世则一直久随于王巫山身畔,对于陕西北路政务必然娴熟……”

    高滔滔笑眯眯地听着天子赵煦又叨叨了一遍,这才无奈地笑道。“你说的这些道理,哀家何尝不知,若不是如此,哀家会答应得这么痛快吗?”

    “哀家也知道,他王巫山为了那陕西北路能够尽快兴盛,可是采取了不少的非常规手段。惹得不少的朝臣攻讦不停。甚至于还有不少的大臣,还说动一些致仕的老臣,把话都递到了哀家这里来。”

    “但哀家知道,他王巫山的所作所为,皆是出于公心,而且,陕西北路的兴旺,着实让人耳目一新,便是哀家也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可是却手段远远比昔日……”

    说到了这,高滔滔扫了一眼身边的天子赵煦,这又才继续道。“哀家倒觉得,他的办法,更加的适合陕西北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