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20章 怎么可能慢待兄弟之邦的使节?(第一更)
    第1120章

    “王尚书,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这位一副表情迷茫模样的宋庭礼部尚书,萧炎气得鼻孔冒烟,真想一鞋底子抽过去让这家伙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是说,你们想要我大宋归还所攻战的辽土,要交出抓捕辽国边军将士的凶手,将罪魁祸首交给辽国治罪。而且还要赔偿辽国白银二十万两,元祐甲一千副,元祐弩五千张,以及元祐抛石机五台……是吧?”王尚书一副很慢条斯理,我要慢慢跟你讲道理的架势道。

    “不错。”萧炎自然不能主动让步,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答道。

    “可是你们辽国的要价实在是太高了,再说了,经过了我大宋的使节亲到陕西北路巡知,乃是源于你们辽国的边堡的边军将士贪婪无度,为了财物,化妆为马匪,潜入我大宋境内,烧杀掠劫……”

    “够了!”萧炎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货又特么的开始老生长谈,几乎每一次见到这位宋国的王尚书,这货就跟得了老年痴呆似的,非要从头倒尾的重复这些破事。

    萧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制怒,不能发脾气,更不能拂袖而去,自己所需要做的,可是要尽快的与宋庭达成和议,而不是继续磨磨叽叽的继续叨逼。

    “王尚书,这些事情,本官已经与你交流了那么多次,焉能不清楚,本官此刻乃是代表大辽,想要询问你们宋庭,对于我们大辽所提出来的条件的回应,而不是纠结在那些事情上面。”

    王尚书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皮子,没错,之前,天子不愿意跟辽国和谈,但是,也不愿意与辽国翻脸,交给他的任务就是一个字:拖。

    他是一位斯文人,大宋的礼部尚书,饱读诗书的儒者,更是一位政治经验十分丰富的老司机,拖字诀对于他而言,绝对是再擅长不过的东西。

    虽然在心态上,对上北辽人,他的确有些犯虚,可问题是,又不是让他与北辽当在硬怼。

    而今,北辽的情况是越来越显恶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尚书的心态自然也发生了转变,今日都有闲情雅趣开始调戏起了北辽的萧炎。

    #####

    “既然萧大使都说到了这份上,本官也没必要跟你绕弯子了,这第一条嘛,唔……还请萧大使稍待,来人呀,给本官找那萧大使交来的和谈条程。”

    王尚书很是大气地吩咐了一声之后,便将那名属官给赶了出去,然后就跟萧炎蹲在一块喝茶闲扯蛋,足足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已经把萧炎等得火急火撩了,那货居然还没回来。

    王尚书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岂有此理,没想到我大宋的礼部,居然有这等怠慢公务之人,萧大人还请在此稍待,本官亲自去寻。”

    萧炎也已经有些窝火了,看到王尚书如此上火,这才平静下来,结果特么的又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萧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的时候,王尚书这才悠然地拿着一个匣子走了进来。

    “王尚书,你可着实让本使久等了。莫非这和谈条程不在你们大宋的礼部,而在别处,不过,居然花了这么久的功夫。搞得本使都还以为王尚书你是有意慢待于本使。”萧炎铁青着脸,冷冷地道。

    “萧大使哪里话,本官再怎么的,又怎么可能慢待兄弟之邦的使节,只是您还真是猜对了,这条程真不在礼部,而是在那陛下的御书房,本官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亲自跑到了宫中取来的。”

    第1120章 怎么可能慢待兄弟之邦的使节?(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萧大使哪里话,本官再怎么的,又怎么可能慢待兄弟之邦的使节,只是您还真是猜对了,这条程真不在礼部,而是在那陛下的御书房,本官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亲自跑到了宫中取来的。”

    王尚书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不可能告诉萧炎这玩意其实就是摆放在不远处的库房。

    而刚刚那位属官,可是得到过吩咐的,看到了自己的眼神之后,领命出去,就该干嘛继续干嘛,而他王某人出去溜跶了一圈,活动了下发酸的身子骨,又到左侍郎那里去蹭了杯茶喝,这才施施然的拿着这玩意过来。

    双方就这和约开始逐条逐条的进行着商议和争论,萧炎的肺都快被王尚书那慢条斯理,每提及一条,都要先慢吞吞的叽叽歪歪半天的理由,最后就是一个字,不行,不可能,实在抱歉,我大宋穷,要么就是,这些装备我大宋自己都还没有装备。

    不少的东西,乃是陕西北路的王经略的发明,他不点头,就算是天子也没办法,何况那些东西现如今只在陕西一带使用,所以这些根本拿不到云云。

    总之一句话,除了同意释放夏州的战俘,并且撤离辽国河东道之外,大宋是不可能再作出任何的退让。

    另外,大宋出兵夏州,起因是辽国造成的,所以,还需要辽国对于大宋进行赔偿。

    对于这样的谈判,真可是直接把萧炎给气炸了,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之上后,便拂袖而去……

    看着那萧炎怒火冲天,拂袖而去的背影,王尚书也不禁拭了拭额角的冷汗,自己堂堂大宋礼部尚书,终究是一位斯文人,而那萧炎乃是辽人。

    高大魁梧,一看就是常年练习武技的蛮夫,他方才还真有些担心这货勃然大怒之下伸手过来暴揍自己一顿。

    唔……看样子,下次跟这些家伙谈判的时候,哪怕是要拖延时间,好歹也得小心一点,或许应该叫几名禁军到谈判现场坐镇,自己说起话来也能够多有些底气才是。

    等他离开了大宋的礼部,前往驿馆的途中,原本的涛天怒火渐渐平息之时,亦不禁开始后悔起来。

    特别是当看到了满心期待的陈琳和萧兀纳之后,这货越发地觉得羞愧。

    “怎么,今日的谈判不顺利?”陈琳赶紧起身相迎后便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宋国的那礼部王尚书,实在是太过卑鄙。提出了无礼的条件,本官更是被他三番五次的戏弄,实在是……”萧炎一脸惭色地朝着陈琳一礼解释道。

    “这样啊……”听到了萧炎之言,陈琳不禁一脸的失望。“所以萧大人你就直接打道回府了是吧……”

    听着陈琳那不悦的语气,萧炎不由得心中微寒,略一犹豫之后,硬着头皮道。“陈大人放心,待明日,下官再继续去寻那王尚书继续商谈。”

    萧兀纳看着萧炎那羞愤又尴尬的模样,心中微叹,站起了身来抚须言道。“还是老夫同你一起去吧。那位宋庭的王尚书此人老奸巨滑,若是平时,那倒也罢了,慢慢跟他打擂台就是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