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22章 天子出城二十里相迎的恩荣(第一更)
    第1122章

    到达了延安府之后,好好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再一次启程,继续朝南而去,宽阔而又笔直的水泥直道,犹如通天坦途,哪怕是夏季这样的多雨季节,也无法拖延归家的路途。

    而每逢大雨过后,青灰色的水泥直道都会越发的显得干净整洁,往来的行人,商旅,马车、牛车络绎不绝,一派热闹繁忙的景像。

    越往南,水泥直道之上的人迹就越密集,唯一庆幸地便是,一开始王洋就要求水泥直道修得足够宽阔,这才能够完全地满足需求。

    再加上中间的水泥墩子将水泥直道分隔左右,几乎不会出现拥堵的情况……

    而当年王洋随大军而行,进抵到了环、庆一带时,足足花了一个多月的功夫,而今,宽阔又笔直的水泥直道,不仅仅便捷通畅,更重要的是还缩短了路途。

    使得王洋一行,进入到了靠近东京汴梁的中牟时,也不过才花了十七日的光景。

    离家越近,心情越发地炽热,还好这个时候,李师师只是处于孕期中期,倒也还能够支撑得住。

    在中牟好好的休息了一个白天与一个夜晚之后,长期旅行的疲惫总算是稍稍消减,这才继续向着汴梁行进。

    只是在刚刚能够看到那巍峨的东京汴梁城的城郭之时,前方带队前行的武统制赶到了王洋的马车前。

    “宫里的……咦?原来是小马公公,几年不见,你倒是长个了。”王洋刚探出了脑袋来,就看到了武统制身边那个骑马的小白脸宦官,不由得咧嘴一乐。

    原本一直还在这些元祐甲骑跟前拿腔捏调的马公公看到了王洋那张熟悉的脸庞,还有那一如既往的吐槽语气,原本喜相逢的心情瞬间一垮。

    “王大人,您就别埋汰咱家了,那什么,还请大人随咱家过去一聚。”马公公只能苦笑着跳下了马来,给王洋恭敬地一礼之后,凑上前说道。

    看到王洋投来的疑惑目光,马公公倒也不隐瞒,径直解释道。“官家是轻车简从出来的,车驾就在前面不远的茶水铺那里。”

    “这,这也太荣幸了吧?”王洋朝着开封城的方向远眺一眼,只听说天子对于有功之臣出城十里相迎的,这特么的都快有二十里了吧?

    自己在天子的心中的份量,实在是重得有些过份,王大官人的内心倒是温暖得厉害。

    跟马车里的三位贤妻知会了一声之后,王洋便策马与马公公当先而去,而元祐甲骑则继续护卫为车队缓缓向前。

    前行了里许之后,王洋便看到了位于宽阔的直道路旁的一间茶水铺旁的空地凉亭内,那里,一位一身青灰色的绸袍年轻男子,还有一位长须及腹的老者坐在一起对弈,一面浅斟慢饮。

    而在凉亭的周围,或站或坐,足足有超过百名的挎刀执弓护卫散布在周围。那些往来在此歇脚的商贩们,自然能够查觉得到二人的不同,不过,面对着那些神色不善,面目狰狞的护卫,都没有半点想要靠近去凑热闹套近乎的心思。

    就在王洋的视线落入凉亭之中时,亭中的年轻男子正显得有些焦灼的时不时的抬眼看向西方,当看到了王洋在马尚与十余名护卫的簇拥之下朝着这边赶过来时,不由得面露喜色,扔下了手中的棋子站起了身来。

    然后紧走几步,来到了凉亭边缘之后,这才勉强止住了脚步,只是看着王洋越来越近,他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地显得灿烂。

    第1122章 天子出城二十里相迎的恩荣(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然后紧走几步,来到了凉亭边缘之后,这才勉强止住了脚步,只是看着王洋越来越近,他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地显得灿烂。

    “臣王洋参见陛下……”王洋策马来到了距离凉亭尚有二十余步处便翻身跳下了马背,疾步来到了阶下之后,深深地拜下。

    “巫山先生切莫如此,快快请起,”王洋这边膝盖刚弯,就感觉到了一双有力的大手搀扶住了自己的双臂。

    “一别数载,先生容颜未改,越发的显得健硕伟岸了……”扶起了王洋之后,身高一米七的天子赵煦退后一步,打量着这位身高一米八五,高大英挺的王洋王大官人,着实是一点也没变化。

    “陛下您也是……”王洋一笑,看到了天子身边的苏东坡这位老司机笑眯眯地凑到了跟前,赶紧给这位老司机一礼。

    “微臣回京养病,没想到陛下您居然亲自相迎,臣着实是有些受宠若惊了都。”到得凉亭内坐定,王洋抿了口茶润了润嗓子不禁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王洋啊,你小子,可切莫负了陛下对你的这一片厚爱啊,这都出城二十里地了,这样的待遇,真可谓有史载以来,前所未有之恩荣。”旁边的苏东坡也是不无羡慕妒忌恨地道。

    “那是一定的,臣这一生,都是大宋的,定然会为陛下,为大宋呕心泣血,不敢懈怠。”王洋看着这老货,脖子一抬,一副英武伟烈的架势,看得天子欣慰不已。

    天子赵煦乐呵呵地道。“好了好了,先生为大宋所做的一切,我焉能不知,此番出城相迎,就是想要给先生一个惊喜,另外嘛,朕还有很多的话,想要跟先生当面好好的聊一聊,不然,怕是这段时间都没机会了。”

    听到了这话,王洋的心中更暖,天子赵煦先是一个“我”字的称谓,那意思便是,在他的内心,王洋是他的执友。

    之后,才是朕这样的自称,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天子对于二人情谊的看重。

    #####

    “先生此次,为了我大宋的颜面,作出了这样的牺牲,朕心里边是既欣慰,又难过。先生在陕西北路,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让那原本渺无人迹,处处断壁残椽的陕西北路六州之地,已然经营成为了塞北江南。”

    “这等功勋,却无有犒赏,朕心里边很是过意不去,嗯……此番先生回京之后,还请好好的休息一番。不过还请先生不要休息得太久,因为我大宋,因为朕都需要你。”

    “其实臣不需要休息,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那就休息十天便好。”王洋砸了砸嘴,生怕天子还真把自己装病当真。

    以自己这种一闲就会觉得蛋疼的优秀社会精英,实在是过不了太久的闲暇日子。

    听到了王洋的回答,天子赵煦也不禁松了口气,看来,巫山先生为了大宋自己做出了牺牲,但是至少没有因此而埋怨自己。

    “如此那就太好了。只是不知先生回京之后,是想要入三省,还是六部,或者是枢密院?”

    王洋听得此言,看着天子赵煦那热诚的目光,略一沉吟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陛下,这些地方,臣去怕是不适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