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32章 正在休生养息,以图后计的西夏(第一更)
    第1132章

    “王洋真的已经离开了陕西北路?”西夏的国主李承乾颇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跟前拜倒的官员,不确定地追问道。

    “陛下,消息已经确认,就在十日之前,宋庭派来使节,拜原龙州知州高世则暂代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一职。至于王洋,因病辞了职务,已然回京养病。”

    “养病?说得好听,十有八九是因为宋庭顶不住了那北辽的压力,无奈之下,只能让王洋辞去这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一职罢了。”嵬名阿吴冷笑了一声答道。

    “这个宋庭恶犬,总算是离开了我大夏旧土。”费听思迭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满脸尽是怨毒之意,正是因为此人,才使得自己的兄长命陨,使得费听一族的精锐大丧。

    可惜,数十万辽夏联军,都不能耐王洋此人半分,而今他终于离开了陕西北路,这让卧榻之侧的西夏上下,都暗松了一口大气。

    王洋王巫山之名,在西夏绝对是朝野皆知的人物,而且还是令人闻风丧胆,可止小儿夜啼的恶魔。

    无数的西夏国人家破人亡,原凶就是这名宋庭的王大官人。

    连西夏的皇太后都给俘虏了去,至今仍旧被囚禁在宋庭国都,而后又说降了皇太后的亲哥哥梁乙逋率领十万之众,献上两州之地归降宋庭。

    总之,西夏如今国土丧失近半,原本的数十万精锐虎狼,到得现如今,经过了一年多的休生养息,又征讨平定了十余个部落和城邦,总算是又勉勉强强地凑出了二十万兵马以守国柞。

    经过了掠劫与吞并那些城邦小国还有部落,再加上对国中的诸多大部落血腥的清洗之后,西夏国主李承乾如今对于西夏的掌控,可以算是到达了空前绝后的地步。

    这让仁多宗保、嵬名阿吴这二位铁杆支持者越发地相信李承乾这位年纪轻轻的国主,一定能够带领着西夏熬过这最艰难的时光,重新走向辉煌。

    “陛下,这可是一个良机啊,我大夏所惧者,不过王洋一人也,如今他已离开了我大夏旧土,那么……”旁边的野利勃站了出来,眼巴巴地看着这位比自己至少要年轻近十七八岁的国主李承乾道。

    “休得胡言!”仁多宗保听得此言,当即便开口厉喝,打断了野利勃之言。“王洋虽然离开了,但是你莫要忘记了,如今之宋庭,已非过去,折可适、种师道二人所率十万精锐就在我大夏旧土之上。”

    “而且现如今大夏旧土诸城早已经经过了宋人的修缮加固,已然是固若金汤,我大夏如今元气未复,而北辽因为北部女直与韦室人叛乱,自顾不暇,在这个时候,宋人不来寻衅,已是我大夏之福,你居然还想着要去主动挑衅?”

    “难道你忘记了,宋人只花了一日之功便夺取夏州之事了吗?”

    随着仁多宗保的厉声顿喝,让在场那些内心开始蠢蠢欲动的夏国臣工们内心不由得一凉。

    而高居在御案后边的李承乾先是扫了一眼仁多宗保,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仁多宗保说的话在理,可问题是,你特么的这么灭自己志气长别人威风好吗?

    第1132章 正在休生养息,以图后计的西夏(第一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高居在御案后边的李承乾先是扫了一眼仁多宗保,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仁多宗保说的话在理,可问题是,你特么的这么灭自己志气长别人威风好吗?

    “仁多卿言之有理,诸位卿家,如今我大夏正处于危难的关头,经历了一年多的休(烧)生(杀)养(洗)息(劫),这才稍稍恢复元气。”

    “但是,我大夏终究连连逢难,国力衰减。此时言战,时为不智也。而今我大夏所需要做的,就是继续休生养息,卧薪尝胆,待更多的青壮成长起来,等到我大夏变得如过去一般兵强马壮,再复旧土。”

    “另外,诸司还是要加强往旧土的渗透,听闻宋人的元祐抛石机犀利非常,此物实乃守城利器,更是攻城拔寨,无物不摧的杀器。若是我大夏能够得到此物,莫说是光复旧土,便是入宋复仇,也不是什么难事……”

    房当拓拓一脸羞愧之色地越众而出道。“陛下,臣已经派出了大量的细作伪为商贩进入旧土诸城,只是,宋人对于元祐抛石机的防范十分的严密,莫说是亲眼观察其构造,就算是在元祐抛石机营地的周围,亦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我大夏这一年多来,已经损失了上百好手……”

    “朕知道房当卿你已经很尽力了,但是,元祐抛石机这等杀器,我大夏,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搞到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明白吗?……”李承乾眉头一皱,最终还是保持平缓的语气交待道。

    #####

    “仁多卿,怕是已经失去了进取的勇气……”朝会散后,殿内,只剩下李承乾与嵬名阿吴这对君子对案而坐,而李承乾的感慨,让嵬名阿吴不禁眉心一跳。

    “陛下,中书令乃是老成谋国之言,但是话语里边,的确颇有沮丧之意,待臣相劝于他……”

    “嗯,此事就交给嵬名卿你了,我大夏这些年来,丧师辱国,国中栋梁凋零,唉……像嵬名卿你们这样忠心耿耿,一心为国的臣子实在是越来越少了。”

    “陛下,虽然我大夏经历了大难,但是,大灾之后必有大治,而今,大夏权柄尽被陛下收拢掌中,又从诸多部落之中简拔才俊,大夏已渐成欣欣荣的景象,老臣相信,不用数载,大夏当可复昔日之强盛。”

    “至于宋人,呵呵……那些宋人,最擅的便是内斗,像王洋这样的才俊,若是久驻于大夏旧土,咱们或许难作他想,可是如今,他已去职。而那高世则,不过是一碌碌无为的中人之资。”

    “只要我大夏能够尽快的强盛起来,光复旧土之时,必然不会太远。至于那北辽,如今北部诸多势力叛乱,已然让北辽焦头烂额。”

    “而宋人能够一日而下夏州,虽然依仗着武器犀利,可又何尝不是因为那些辽人懦弱胆怯,我大夏只需要静待时机,若是北辽那边的战乱一直不息,那么,就算是先不取那六州之地,咱们也可以先将河套一带的养马之地尽数夺还。”

    “有了更多的战马,以我大夏将士之悍勇无匹,天下何处去不得?”

    “卿言之有理,可惜,辽国的辽东之地,距离我大夏实在是太远了……”李承乾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但是内心也颇为遗憾,若是那辽东离得近些,那么,大夏说不定还能够从中渔利,只可惜现如今大夏的实力大减,不然,剩着北辽国中战乱未定之机,倒也是个光复旧土的好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