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33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嘛……(第二更)
    第1133章

    可惜,实力需要大量的人口,更需要大量的青壮,而大夏之前数载,所损失的青壮,达到了二十余万。狂沙文学网

    如今依靠吞并那些城邦与部落,又获得了大量的人口与青壮,但是,想要同化他们,让他们认可自己为夏国子民,却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进行磨合的。

    时间,一切都需要时间,李承乾虽然还很年轻,他是他的眼界很高,志气自然也很高,他不愿意只呆在兴庆府这破地方当一个小小的国主。

    他向往着中原富庶之地,向往着自己能够如同先祖一般开疆拓土,到中原去建议嵬名氏的王朝。

    李承乾的手指头轻轻地敲击在那案几之上。“嵬名卿,如今西域这边商路通畅,倒是让那宋庭占了老大的便宜。”

    听到了李承乾没来由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嵬名阿吴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在想打什么样的主意。

    抚着浓密的花白胡须,嵬名阿吴砸了砸嘴。“陛下您是想要……”

    “朕不会那么愚蠢,隔断商途,对于我大夏而言,也是极大的损失,殊为不智。不过嘛,现如今,西域的商贸往来是越来越显得繁荣,往来客商如蚁群过境,我大夏过去的税率,并不高……”

    “所以,朕有意,将税率再提高两成,卿以为如何?”

    看到嵬名阿吴紧皱眉头,一副凝重的表(情qing),李承乾不(禁jin)笑道。“卿若是觉得太重,那么,只提高一成,想来也不过份吧?”

    “陛下言之有理,如今商路通畅,我大夏从中亦是获利极多,若是提税太甚,反倒不美,若是只提一成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还能够更快的充实我大夏的国库。”嵬名阿吴暗松了一口气。

    好歹国主李承乾没有干杀鸡取卵的举动,近两年来,西夏放开了西域商路之后,非但没有少获税赋,反倒是比之过去还多得了几成。

    再加上现如今,宋庭的无数奇珍异宝纷纷从陕西北路输出,而近水楼台的西夏商贩们自然也是赚得钵满盆满。

    多收一成的税赋,相信对于那些商贩而言,也不会造成太多的损失。

    “我大夏现如今对于宋庭十分恭敬,经历了近两年的和平,想来,宋皇的怒火也应该消减了才是,嵬名卿,朕(欲yu)派出使节前往宋庭朝贡,望宋庭能够早(日ri)恢复对我大夏的岁赐。”

    “陛下放心,老臣这便去着人处理,宋人一向喜欢以仁义昭示天下,想来,此事只要能够打通关节,应该不难。”嵬名阿吴点了点头,恭敬地道。

    “好,那此事,就拜托嵬名卿了。”看到嵬名阿吴还是如此的勇于任事,李承乾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才让嵬名阿吴离开。

    #####

    怡红楼保安大队的休息室内,二十余名打着赤膊,一(身shen)健子(肉rou)的狰狞大汉们蹲在一块,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为首的一人个头不高,但是却(身shen)形显得极为壮实,一(身shen)油汗,隆起的肌(肉rou)疙瘩一坨一坨的,随着他的动作而变幻着形状。

    二十来个赤膊大汉蹲在这里,表(情qing)鬼鬼崇崇地,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干啥好事。若是让腐女见到这样的场面,必定认为这是一场基佬大连欢。

    而若是让官差看到,肯定认为这是一帮子暴徒劫匪正在商量怎么去打家劫舍。

    但实际上,他们都是经受过王洋王巫山这位大宋状元郎的正能量熏陶和影响还有感染过的刚铁直男,思想道德品质也十分的过硬。

    “弟兄们,那四个王八蛋居然胆敢如此羞辱王公子,正所谓熟可忍,生不可忍,咱们这些弟兄都是受过王公子天大恩惠的。王公子是品德高尚的君子,他不能去做,但是咱们可以……”

    “有道理,那些王八蛋居然敢得罪王公子,他们就是咱们的仇人,那些读书人不是说了吗?叫主辱臣死……”

    “主辱臣死?难道是主人羞辱了臣子,臣子羞愤而死的意思?”旁边一个正拿着铁制的铁棒在手,继续做单手上下运动的肌(肉rou)男一脸懵((逼))地道。

    “……滚你娘的,这句可是先贤的话,先贤的意思就是,如果自己的老大受到了别人的污辱,那么,做为小弟的,就一定要想法设法的为老大报复回来,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哦哦,嘿嘿,还是王哥儿您有水平,小弟闭嘴,你们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总之,我也要替王公子狠狠的报复那帮子王八蛋。”

    “要不,咱们乘着半夜,悄悄的溜进那几个官员的家里边,把他们给宰了怎么样?”其中一位满(身shen)横(肉rou)的钢铁直男摸着胡茬提议道。

    “这可不行,你们可别忘记了,公子一向都告诫咱们,不能干作(奸jian)犯科的事(情qing),杀人,那同样也是犯法的事(情qing),真要这么做了,岂不是有违了公子对咱们这些人的教导了吗?”为首的王哥儿翻了个白眼反对道。

    “更何况,咱们就这么点人,那些人好歹也是当官的,家里边没几个看家护院的怎么可能,而且咱们要真杀了人,到时候,万一牵联到了公子(身shen)上,那咱们可就真是百死那什么不赎了。”

    “那怎么办?要不,咱们找地方埋伏起来,等遇上了他们,将他们劫到黑暗处,然后狠狠的暴打一顿,只出气,不伤人命,这岂不是很好吗?”

    “好个(屁pi),埋伏,等人,这特么的得等到什么时候,诸位莫要忘记了。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隔夜都慢,咱们要报复那几个王八蛋,那就要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晚上就动手。”

    “让那四个狗官明白,得罪了王公子的下场,将会是多么的凄惨和悲凉……”

    “说得对,咱们可都是受过了王公子恩惠和提点的人,虽然不能做(奸jian)犯科之事,但是,好歹也要恶心恶心那四个狗官才是。”

    “咱们怎么做,今天晚上就动手的话,很多手段怕是都使不出来啊……”一票钢铁直男都紧皱起了眉头,努力地冥思苦想着计策。

    就在这个时空,突然听到了一声咣当,就看到其中一位钢铁直男站起了(身shen)来。

    “徐兄弟你想到办法了?”为首的王哥儿不(禁jin)有些惊喜莫明地问道,这家伙向来脑筋转得慢,没想到今天他居然能够第一个站出来。

    “没,那什么,小弟我肚子痛,我得去茅房,诸位哥哥慢慢想,小弟去了茅房肯定也还会想办法……”这位徐兄弟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然后夹着腚快步地朝着门口处窜了过去。

    卧槽!一票钢铁直男的脸全都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