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34章 缺少马桶引发的怡红楼骚乱……(第一更)
    第1134章

    “有了!”就在大家伙骂骂咧咧的又重新坐了下来正在苦想主意的当口,突然其中一位钢铁直男突然一拍大腿喜道。狂沙文学网

    “有什么?有主意了?”王哥儿没好气地横了这货一眼。“想去茅房赶紧滚,别他娘的在这里碍眼。”

    “不是,是我有主意了,就是茅房。”那哥们满脸喜色地叫道。

    在场的钢铁直男们的脸全都黑了,特么的,你丫是讨揍是吧?

    “我说你他娘的能不能说人话。”王哥儿鼓起了(胸xiong)肌,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开揍的架势。

    “小弟的意思就是咱们这么干……”这货一看周围(情qing)况不对,强烈的求生(欲yu)让他第一时间把主意给献上。

    “……卧槽,这这也太恶心了吧?”好几个家伙听了这家伙的主意,当即下意识地连连后退。

    “对啊,咱们既然不能够宰了那些官员,又没时间打埋伏,那么想要恶心那几个王八蛋,这个主意难道不好吗?不够优秀吗?”这哥们偏偏还一脸振振有词的架势。

    “……王哥儿,我倒觉得,这个主意,的确够恶心人的。的确值得试上一试……”

    王哥儿眼珠子转悠了半天,背负起了双手,把自己想象成那位玉树临风,指挥若定的王大经略安抚使,良久之后,一跺脚。“成,就这么干,恶心不死那几个王八蛋。”

    “那什么主意是你出的,你负责去茅房把那些玩意给弄到桶里,看我干嘛,还不快去?!”

    “那,那你们呢?”这哥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居然还被指派亲自动手,真是吡了狗了。

    “我还要分派人手,还傻愣着干嘛,徐兄弟不就在茅房吗?你们两个人搭把手,赶紧弄好了。”

    “王哥儿,咱们这里桶不够啊……”

    “蠢货到马桶房那里去,赶紧去,弄上十七八个桶来,到时候咱们人手一桶,每个人都有份。”

    “啊……”

    “啊什么啊,还不赶紧去弄,到时候咱们分一分,你领一路去那名监察御史钱忠家去,你领一路到那个中中书省录事元闻家,还有你刘老弟你领一队去那尚书省都事陈光远家,我带领剩下的人,去那位官职最高的侍御史何存府上。”

    “弟兄们,咱们一定要让这帮子王八蛋尝到苦头,让他们知道,得罪王公子的下场有多么的凄惨。”

    “放心吧王哥儿,咱们这一票,一定能够让那些混帐知道厉害。”钢铁直男们都雄纠纠气昂昂地大声答道。

    半个时辰之后,二十余名彪形大汉人人一(身shen)黑衣,每个人都捏着鼻子提着一个盖着了盖子,又或者是拿布扎住了桶口的木桶,鬼鬼崇崇地从怡红楼的侧门悄然的离开,很快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不知所踪。

    “哪个不要脸的王八蛋,偷什么不好,居然敢来偷老娘的马桶,要让老娘遇上,我弄不死他我就不叫姑(奶nai)(奶nai)……”

    “哎呀,这可怎么办,谁那么缺德,居然偷马桶,真是过份,姐姐,奴家有些急,能不能……”

    此刻,怡红楼内因为突然之间缺少了大量的马桶,导致了一场不小的内部(骚sao)乱。

    #####

    “学生拜见先生……”赵佶这才刚刚步上了台阶,就朝着王洋突然深施一礼,着实让王大官人有些措手不及。

    “我说(殿dian)下,你这么做,可就太折煞我了。”王洋不(禁jin)苦笑连连,抬手搀扶起了赵佶说道。

    旁边与赵佶同样的李逾却笑眯眯地道。“妹夫你就莫要谦虚了,如今在东京汴梁谁人不知(殿dian)下乃是你的首徒。”

    “不错,(日ri)后就算是先生再收弟子,那也是小王的师弟们了……”赵佶颇为骄傲地答道。“倒是先生你一别数载,居然一点也没变,唔……似乎比起过去,反倒显得更加的壮硕了……”

    看着王洋那健硕的(身shen)材将合(身shen)的衣襟衬得隐现肌(肉rou)轮廓,再低头打量一下自己相较而言纤弱许多的(身shen)胚,不(禁jin)有些沮丧地道。

    “看来这段时间,你也没有多少机会去踢蹴鞠了吧?”王洋笑眯眯地拍了拍赵佶的肩膀,三人一同往府中而去。

    “没办法,军器监乃是国之重地,事(情qing)又多又杂,而且还十分的辛苦,可是,唉……幸好如此先生你回来了,不然,我可真是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不提还好,一提这茬,端王(殿dian)下就差点冒眼泪花了都。

    “怎么,还能够有人胆敢难为你这位陛下的亲弟弟不成?”坐下之后,由着那些下人端上酒食,王洋朝着赵佶关切地询问道。

    “这倒没有,军器监的钱粮,都是陛下亲自过问的,倒也没有人敢打主意,只是,许多改良出来的武器,虽然犀利,但是制作成本却太高了,反倒不如过去的那些……”赵佶揉了揉自己的脸苦笑连连。

    “这倒无妨,等我休息了几(日ri),陛下授官之后,我再同你去军器监好好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听得这话,赵佶长出了一口气,旋及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朝着王洋道。

    “昨个先生您刚回京,可一下子就闹出了老大的动静,现如今,整个东京汴梁可都传遍了,啧啧啧……不愧是先生,不怼则已一怼就要让对方伤筋动骨。”

    “是啊,还有不少的青楼馆阁,还特地的悬挂出了牌子来,直接就挂出了那四位官员的牌子,意思就是本馆阁可不敢做这四位品德有问题的官员的生意……”

    “那位侍御史刘存的府邸外边更是不知道被什么人拿粪便倒得倒处都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热re)闹,据说不光是他,另外三名官员也好不到哪儿去。”

    “……靠,这一招都用上了,这也太损了吧?”王洋不(禁jin)立起了眼角,他只知道这样的手段似乎只有那种去讨债的小流氓最喜欢用。

    不过在后世一般大家都比较讲究卫生,泼也就是泼点红油漆,然后在大门或者墙壁上再拿刷子刷上几个腥红的印刷体大字: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既醒目,又还能够起到震摄作用,可是泼粪,这样的手段也太特么的人憎狗嫌了吧?一点也不讲究卫生。

    “嘿嘿……谁知道,不过,听闻那些好事者传,王巫山乃是睚眦必报之徒,你们这些家伙,居然敢得罪他,有这样的下场也很正常。”旁边的李逾一脸坏笑地冲王洋挤了挤眼,笑得份外的兴灾乐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