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35章 先生这才刚入京就干了件大事(第二更)
    第1135章

    听到了这话,原本还有些兴灾乐祸的王大官人脸直接就黑了。wwΔw.『ksnhu『.la“谁特么的这么瞎传的?我王某人是那种人吗?”

    “这个本舅兄可就不清楚了,可是这样的流言,怕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东京汴梁的大街小巷了。”李逾看到王洋瞪过来的满是杀气的眼珠子,赶紧摊开双手以示无辜。

    这货那么睚眦必报,自己还是赶紧浧清,省得这货真要把自己给惦记上,绝对不会管自己是不是他大舅哥的。

    “汴梁都传遍了?”王洋摸了摸下颔,脸黑得就跟特么的徽墨似的。“谁特么干的这种龌龊事,明明跟我王某人没有半点干系,居然赖到我的头上。”

    此刻王大老爷的心情简直就跟吡了狗似的,太不美丽。泼水也就罢了,泼油漆也行啊,居然泼粪,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被人以讹传讹,传成了自己堂堂状元公,大宋有名的正人君子斯文人居然半夜三更的跑去别人家泼粪。

    脸呢?还要不要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君子圈混,还怎么跟同僚打交道?

    看到王洋一脸晦气呲了狗的模样,赵佶赶紧赔着笑脸安抚道。“先生莫要气坏了才是,不就是那些下人们瞎传胡说吗?只是现如今,这些流言已经传得满城皆是,若是先生实在觉得生气,那我去寻那开封府,让那些差役们去贴告示,浧清谣言?”

    王洋非但没有因为赵佶的尊师重道感觉到开心,甚至有一种想要一大脚把这丫的直接从前厅踹飞出宅院的冲动。

    “你觉得这样的做法能够有用吗?”王洋连嘴都懒得张开,直接用鼻子把这句话给哼出来的。

    旁边的李逾差点笑出声来,看着仍旧一脸认真的赵佶,不得不摇了摇脑袋劝道。“殿下,真要这么干了,怕是那些原本只是半信半疑的百姓和官员们,可就真把事情给当了真了……”

    “这倒也是,唉,没想到居然会成为样,若真是去解释,反倒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赵佶好歹也不是傻子,很快便回过了味来。

    “算了算了,谣言止于智者,等上数日,风头过去,这些谣言就自然止歇了。”王大官人也很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道。

    转过了头来吩咐吴七郎等人去准备美酒佳肴,好款待这二位前来拜访的贤弟与大舅哥。

    只是这才吴七郎这才刚刚窜出门去不大会的功夫,便一脸古怪之色的又转悠了回来,一副欲言又止的站在了王大官人的跟前。

    “怎么,有事吗?”王洋看到吴七郎,不禁有些好奇。

    “公子,那什么,还请您过来一下,这边有点小事需要您拿个主意……”吴七郎朝着李逾与那赵佶赔了个笑脸之后,吱吱唔唔地道。

    #####

    听得此言,赵佶笑道。“先生有事那就先去忙,小弟与清芳兄先聊着……”

    王洋白眼一翻,很是不悦地瞪了吴七郎这货道。“吴七郎,有什么事情赶紧直说便是,殿下和大舅哥都不是外人,没什么可避讳的。”

    “啊……可是……”吴七郎一副身负难言之隐疾的模样扭捏半天,可是看到王大官人瞪过来的犀利目光,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什么弟兄们刚刚过来打了招呼,说是昨个夜里,替公子您出了口气……”

    “!!!”原本正准备视若不见,听若不闻的赵佶与李逾两个家伙顿时一脸震惊与八卦的扭过了脸来,看向那表情很是尴尬的吴七郎。

    王大官人那张原本正气凛然的英俊嘴脸瞬间一僵化。好半天,正气凛然的王大官人表情难看得如此刚刚吡了狗,尴尬无比地冲赵佶与那李逾打了个哈哈。

    “二位你们且先稍坐,我去去就来……”

    “哎哎哎……别走啊妹夫,咱们兄弟之情,有什么不可以当着面说的,你说是吧?”李逾这货一脸很正经的模样道,仿佛王洋要背着他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赵佶这货带着一脸兴灾乐祸的笑意,脑袋点得跟特么的磕头虫似的。“对对对,先生,说都说了,还怕什么,再说了,咱们弟兄,也都不会往外泄露,你难道还不能相信我们的人品吗?”

    王大官人看向这两个一脸坏笑,人憎狗嫌的东西,很想抄鞋底子直接拍上去,但是理智和身为大宋无双国士的矜持阻止了他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王大官人一脸黑线地闷哼了一声。“也罢,吴七郎,是怡红楼那帮子蠢蛋干的是吧?既然干了,就给我老老实实……”

    “妹夫莫急,那什么吴兄弟,来来来,坐下,赶紧给咱们详细说说,那些弟兄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可不想只听结果,最精彩的应该是过程才对,是吧殿下……”

    “有道理,小王也很想听听,唉……当年跟先生一起,在这东京汴梁叱诧风云,如今回想起来,仍旧觉得那么的带劲,而今先生这才刚刚入京,便干了一件大事……”

    “不是我干的!”王大官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声明道,瞪起了眼珠子怒道。

    “对对对,不是先生你做的,那我们听听那就更没什么了对吧?”赵佶又点了点头,表情很严肃地道,然后开始催促着那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吴七郎。

    嗯,事情说来也简单,就是王哥儿等二十来名怡红楼保安,借着深夜的漆黑,提着盛满了大小便的马桶,鬼鬼崇崇地地分成了四队,悄然地赶到了白天已经打探明白的这四位官员的府邸外面。

    到达了之后,他们还十分耐心地,用葫芦瓢均匀地泼洒在那些官员的府邸墙上,门上,于是乎,等到了天色大亮之时。

    往来的行人自然也很快便注意到了那臭哄哄的官员府邸的异样。东京汴梁的百姓们一向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自然人也就越围越多,更有好事者叫醒了府内的人。

    接下来的事情,李逾、赵佶等也就知道了。这个时候,那四位官员怕正不辞辛劳,强忍愤怒与恶心,正在指挥家中下人打扫清洗,一面报官。

    王洋听罢,也不禁眉飞色舞起来,虽然不是自己干的,但是,毕竟是替自己又出了一回气,很是让人心情愉悦。

    “听闻那四家都跑去开封府报了官,差役正四下出动,查访此事,王哥儿他们得知消息之后,特地派了人过来打个招呼,同时也表示他们哪怕是真被抓住,也绝对不会把此事牵扯到公子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