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36章 未来的京师生涯也清静不到哪儿(第一更)
    第1136章

    “这帮子蠢货!”王大官人满脸蛋疼地嘀咕道。狂沙文学网 眼珠子贼兮兮地落在了李逾与赵佶这两个笑得兴灾乐祸的王八蛋(身shen)上。

    “有道理,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唉,我也很同(情qing)妹夫你啊……”李逾这货笑得嘿嘿嘿的,上下两排门牙全露在外面,就跟条搁在案板上开肠剖肚的火烧狗似的。

    反观赵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王大官人那目光里边杀人一样的锐利,当即表下了忠心。“先生放心,打死小王也不会泄露一字半句。”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qing),一不是杀人,二不是放火,也就是恶心了那四个混帐一把,就算是真的被开封府那边查到什么,相信也不会严判才是……”

    看到王洋那张越来越来善良的狰狞脸庞,李逾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不能再继续挑衅这货了,赶紧一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有道理,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ing),再说了,那四名官员的名声,可已经臭到满东京汴梁都要掩鼻而行的地步,谁还会真心实意的去替他们办事。”

    “希望吧……”王洋也只能无可奈何地仰天长叹,特么的这叫什么事,自己这可是才刚刚回到东京汴梁,明明啥也没干,顶多也就是昨天被那四个混帐怼了一把,然后自己干脆利落的怼回去罢了。

    就这么点破事,却因为东京汴梁的青楼馆阁对那四名官员的抵制,再加上他们的府邸被粪便所污,结果,所有的视线又集中到了自己的(身shen)上。

    我真的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君子,此事真的跟我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王大官人此刻真恨不得抄起大铜喇叭朝着整个东京汴梁的老百姓们怒吼一声。

    可惜,这么吼也怕是没个鸟用,反倒会被人误会为此地无银三百两。原本应该是一场很开心的老友相逢盛宴,可结果因为这一场变故,让王洋这位老司机着实有些坐立难安。食不下咽地陪着李逾和赵佶吃了这餐饭后。

    二人瞧出来了王大官人心中有事,也很痛快干脆地告辞,改(日ri)再来拜访。王洋等这二人离开之后,这才转(身shen)回到了后宅,就听到了里边传来的嬉笑之声。

    就看到了方才消失不见的吴七郎这货此刻正在自己三位娘子跟前眉飞色舞,绘声绘色的讲着王哥儿他们昨天夜晚的壮举,把三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逗得乐不可吱,铁蛋跟他姐姐也咯咯咯的不知道乐呵啥。

    就在看到了王大老爷黑着脸出现在门口的瞬间,三位笑颜如花的女子瞬间表(情qing)一变,恢复了贤淑大气、雍容贵气。

    (身shen)为大妇的李清照干咳了一声,拿腔捏腔地道。“吴七郎,快去忙你的事吧,这样的事(情qing),还是少传来传去的为好,若是传出了府去,真不知道又会惹来多少闲言碎语……”

    吴七郎有些懵((逼)),刚刚不是您三位要求要听八卦的,怎么这一转眼,就在这货尚未回过神来,王大官人的神来一脚直接就踹了过去。“还不快滚!等我送客是吧?”

    听到了王大官人那恶狠狠的威胁,吴七郎连滚带爬的直接窜了出去,三位娘子又顿时笑作一团。

    “三位夫人,能不能别闹,为夫现在正在为此事犯愁来着,你们倒(挺ting)兴灾乐祸的……”王洋一脸无奈地打量着这三个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出口的漂亮妞,很是绝望。

    “好了夫君,快快坐下吧,奴家跟姐姐们就是当听个乐子,不会当真的,谁不知道夫君您行得正,坐得直,这样的事(情qing),自然不可能是您指使的。”

    “就是,以咱们夫君的能耐,要干那就明目张胆的来,哪会这么遮遮掩掩的……”

    “好了好了,都不许闹腾了,不过夫君,你那些弟兄们的手段虽说有些那什么,可终究也是替您出了口气,妾(身shen)也觉得(挺ting)解气的……”那边李清照笑眯眯地把那酥软的纤手搭在了王洋的肩膀上,替他轻敲起了宽厚的肩背,一面温言软语地劝道。

    “解气是解气,可明明那几个混帐已经臭大街了,本来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能够置(身shen)事外看笑话来着,可结果呢?唉……为夫我简直比窦家的鹅还要多冤上几分。”王洋无可奈何地道。

    “若事(情qing)只是在市井流传倒也罢了,可是现如今,端王跟你亲哥都知晓了,想必这官宦圈子,士人圈怕也都传遍了,到时候,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

    “这倒也没什么,夫君您何等样人,用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再说了,他们最多也就只敢在背后牢(骚sao)几句,难道还敢当着你的面指责于您不成?”

    “谁敢?!”正气凛然的王大官人吸了吸鼻子,脑袋一昂,敢跟自己当面锣对面鼓的正面硬怼,呵呵,那就等着唱凉凉吧,想想赵(挺ting)之那个老司机,还有朱光庭,还有……嗯,也对,自己前往陕西路之前,就早把满朝文武得罪了大半。

    之后在陕西路实施的不少政策,也同样得罪了不少的权贵阶层,现如今,刚刚回到东京汴梁,便有了这么一出大戏,看样子,自己未来的京师生涯,怕是清静不到哪里去。

    #####

    “陛下,臣弹劾御史台侍御史何存,中书省录事元闻,尚书省都事陈光远,监察御史钱忠品行不端,肆意妄为,视我大宋子民如草芥,弃之如敝履,惹得民怨载道,民意汹汹。实在是有损朝庭体面,还请陛下从严惩治……”

    朝堂之中,御史台御史中丞王岩叟立(身shen)于阶下,表(情qing)显得十分地严肃,朗声在朝堂之中,百官之前侃侃而言。

    天子安坐在御案后边,表(情qing)同样显得十分的严肃,认真地倾听着王岩叟这位旧党大佬对于那四名前(日ri)狠狠得罪了王洋还有那些青楼馆阁女子的官员的控诉。

    不远处,老帅哥,新党魁首章脸色黑得怕人,却又无可奈何。事(情qing)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四名新党成员的名声,真可谓是又臭又脏,人人唾弃之。

    到了这样的时候,如果他在站出来,替那四人辩驳,那可就等于是把整个新党都拉下水。

    好不容易才重新在朝堂之上站稳了脚根,为了那四滩扶不上墙的狗屎而放弃如今渐好的局面,可能吗?

    就算是他章愿意,可是如今在朝中的那十数名新党同僚肯定也不愿意。毕竟,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qing)这才经历了短短一(日ri)的发酵,已然尽传整个东京汴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