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26章 朝着刷仇恨值的邪路越走越远(第二更)
    第1137章

    而那四名官员,业已经成为了整个朝堂的耻辱,一千,道一万。他们的行为,要是搁在往常,倒也没有什么。

    可偏偏谁让他们好死不死的惹上了王洋王巫山那个惹祸精,甚至还愚蠢到同时得罪了天子身边的近宦马尚马公公。

    当然,还当场把那些风流士子们相互吹捧宣传的青楼馆阁一干花魁头牌得罪了个遍。让那东京汴梁的一干青楼馆阁尽数颁布了对那四人的封杀令。

    要知道,青楼馆阁与风流士子乃是相辅相成的,而且从层次上来看,自然是官员要远在那些从事贱业的青楼馆阁之上。

    可问题是,众怒难犯,东京汴梁上百家青楼馆阁的封杀令一出,这四人的名声,瞬间便传遍了整个东京汴梁,顿时成为了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话来源。

    结果嘛,此四人,自然变得人憎狗嫌,诸官避之不及。

    王岩叟这位御史中丞一出,之后,一干旧党官员也纷纷迈步出列班,对那四个倒霉的官员落井下石。

    天子安坐在御座上,看着这些旧党们在此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副恨不得亲自动手将那四个倒霉的新党官员给撕成碎片的架势。

    当然那些新党诸官,虽然都保持着沉默没有开口,可是那一张张黑得发青的脸庞,阴郁的表情之上的愤忿,都显示着他们内心是何等的愤慨。

    天子不动声色,但是他很清楚,新党与旧党之争,早就已经是水火不容的地步,只不过,谁让那四名新党官员手贱,非要去招惹王巫山,结果呢,呵呵……

    #####

    这边,旧党的攻讦,刚刚告一个段落,一干口干舌燥的旧党官员们抿着嘴巴子,准备意图再给致命一击的当口,章惇清了清嗓子,在此时越众而出。

    “陛下,臣有事启奏……”

    章惇此言一出,朝堂诸多臣工皆尽静齐刷刷地把目光落到了这位新党大佬身上,一干旧党臣工们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这位章大人,应该没有那么愚蠢吧?

    不过嘛,他若真的要替那四个名声已经臭不可闻的货色辩白,那反倒好了,正好把他也给拖下水。

    而殿中的那些新党官员们纷纷愕然相顾,都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相互之间已然暗中通过了气,对于那四个倒霉蛋,大家伙最好一致保持不参与、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

    可现在,在旧党官员们对那四人的攻讦弹劾的间隙,章大人居然站了出来,这是想要干嘛,难道是忍耐不住,想要对这些旧党开炮了不成?

    莫是大臣们,就算是天子此刻也不禁有些错愕,微一沉吟之后,朝着章惇微微颔首道。“不知章卿所奏何事?”

    “陛下,昨日,臣听闻有无知刁民,乘夜色,将污物泼洒在我大宋官员府邸周围,而且甚至还留下谩骂字句,此等行径,着实不堪卑劣之极……”

    看着在那里侃侃而言的章惇,王岩搜、贾易等人也不禁对视了一眼,露出了警惕的神情。

    “好一个章惇章子厚,果然不是一般人,虽然没有站出来愚蠢的替那几个人辩解,可是他这么做,倒也是让那些新党官员看到了他章某人也算是尽了自己的本份。”

    “是啊,他倒是会做人,哪怕是那些闹事的嚣之徒就算是被捉拿归案,怕也就是吃些苦头,于那四位的名声,半点也于事无补。”

    “虽然是这个道理,可他终究也算是尽了同僚之谊,至少那四人无话可,不仅仅是那四人,重要的是,那些新党官员们会怎么想。”

    “还能如何,自然是觉得能够跟着这位章大人混,至少前途无忧,而且还这么的讲义气,想来,现如今尚未入朝的那些新党大佬们,此刻怕是捶胸顿足,却也无可奈何了……”

    他们能够猜得出章惇的用意,那是因为他们正好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方才能够看得如此分明。

    而那些殿中的诸多新党官员看在眼里,却又哪里能够如他们这般清醒分明,自然是内心感动无比,就差点热泪盈眶了,跟着这样的大佬混,实在是没二话。

    天子赵煦听着那章惇一本正经地在那里题大作,仿佛一帮子地痞流氓干的破事,已经上升到了会影响到朝庭,甚至是会动摇大宋国本的地步。

    一在没有吭声的苏东坡此刻也有些不爽了,你特么的有完没完,清了清嗓子苏东坡站了出来。“章大人,此事其实起来也不大,这等龌龊之事,本就是市井之人所为。”

    “苏相此言差矣,若是不加严查惩处,哪岂不是等于放纵那些市井刁民?”章惇双眉一扬,迎着苏东坡不卑不亢地道。

    “而且本官听市井之中的流言,这等卑劣行径,似乎乃是有人在从中指使……”章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东坡看到这家伙那副模样,隐蔽地翻了个白眼,这章惇跟自己可是老交道,甚至在神宗变法之前,二人还是挚交好友。

    而之后,随着二人执政理念的不同,再加上新党、旧党的割裂,早已经让二人势同水火,分道扬镳。

    不过,这并不妨碍两人仍旧相互了解彼此的想法,就像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也很明白章惇的用心一般。

    这个时候,一名新党官员两眼一亮,赶紧站出了列班,一副标准捧哏的架势。“敢问章大人,不知您所听闻的传言,可有言幕后之人姓甚名谁?”

    “传闻乃是那位刚刚回京养病的前陕西北路经略安抚使王洋暗中指使。”章惇抚了抚长须,扫了苏东坡一眼之后,慢条斯理地答道。

    此言一出,朝堂之中顿时哗然一片,朝堂之中的大臣们都露出了一种仰视的表情,虽然这个猜测,大家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听闻。

    可问题这毕竟是流言而已,所以都没有在意,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章惇居然把此事给捅了出来。

    他这么做,到底是跟那王洋王巫山有多大的仇和多大的怨。难道,那四个已经仕途无望的官员,给了他章惇什么天大的好处不成?才会让这位新党魁首如此尽心尽力的想要去攻讦王洋。

    重要的是,下一刻,不少中立派的臣子们,此刻都不由得浮起了一丝荒诞之感,看来,他王巫山真是要怼完了旧党怼新党。

    刷朝庭声望值,并没有往正确的道路上去刷威望、刷好感,而是朝着刷仇恨值的邪路上越走越远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自古红楼出才子》,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