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40章 四个倒霉鬼都是因为你(第一更)
    第1140章

    等那王洋匆匆赶回到府中之时,苏东坡正一脸呆滞地端着酒杯,看着一旁的李清照频频劝酒。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苏东坡两颊泛红,醺醺欲醉,看样子已经喝得有点多了,所以才会目光和表情都显得很是呆滞,至于李清照这位酒场超人,仍旧目现精光,只是两颊晕红,眼波流转之间,浑然没有半点的醉意。

    “夫君你可回来了,你若是再不回来,妾身都不知道该怎么招呼苏伯父了……”看到了王洋迈步进入到了前厅,李清照赶紧把杯中的美酒一口抽干,这才起身相迎。

    “……唔,也是,你要是再继续这么灌下去,说不定苏伯父今天就别想走出咱们家了。”王大官人一脸黑线地打量着那位摇了摇发晕的脑袋,正在缓慢地将视线投向自己身上的苏东坡,一面小声地嘀咕道。

    “瞧你说的,妾身可是你的妻子,有贵客登门,自然是要诚心接待,难道这也有错不成?”李清照忍不住撇了撇性感红润的朱唇,一副委屈的可怜模样。

    看得王大官人哪里还能忍得下心说上半句重话,只能赶紧连哄带骗的,总算是把李大酒仙给忽悠得转嗔为喜,这才意犹未尽地朝着苏伯父告辞之后,留下了王洋和那正在猛灌醒酒汤的苏东坡。

    “清照这大侄女,实在是太实诚,唉,想不到千杯不醉的老夫,也不是她的对手……”灌下了一大碗的醒酒汤,又让人弄来了湿毛巾擦了好几把,这才恢复了三分清醒的苏东坡真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无奈与感慨。

    “就您?呵呵……”王洋很轻蔑地口气,直接把苏东坡这位老司机惹得雷霆大怒,虎躯一震。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口气,难道你能喝得赢我大侄女不成。”

    “她是我妻子,我干嘛非要以短击长?”王洋嘿嘿一笑,一副五十步笑百步的架势。“好了,您老也别忙着发火了,想不到年余不见,您老还是这么的老当益壮,精神抖擞。”

    “废话,老夫现如今吃得好,睡得好,喝得好……自然身强体健的。不过话说回来,想当年老夫,绝对是千杯不醉,唉,奈何如今年事已高……”

    看着这个死要面子的苏老司机,王大官人无可奈何地揉了揉额头,就自己这种久经高度酒考验,三斤高度酒都还能够自己骑单车回家的超级酒豪,面对李清照这位娇憨动人的真*千杯不醉,也只有跪下唱征服的份。

    就苏东坡那也就别这个时代一般人好一点的酒量,也就是吹吹牛逼,君不见在陕西之时,每次跟自己喝酒,苏东坡哪一次不是被灌得都险些钻案桌底下,要么就是尿循为借口逃跑,王大官人早就已经看穿了苏东坡的嘴炮人品。

    不过嘛,好歹他也是尊老爱幼的优秀青年,自然不会去揭苏东坡的老脸就是了。

    跟王洋叽叽歪歪嘴炮半天,酒意渐渐散去的苏东坡总算是想起了正事。“陛下今日很不高兴啊……”

    还没等王洋有所反应,苏东坡下一句话让王洋的脸直接就黑了。“说起来,指使人去那四位官员府邸泼洒污物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我说苏伯父,你这话什么意思?唉,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王某自认清白如水……”王洋闷哼了一声,心情很不愉悦地道。

    “看来跟你果然有关系。”苏东坡这个老油条仔细地打量着王洋的表情,果然寻到了一丝破绽,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

    “苏伯父,小侄我可是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有事情,那就当面锣对面鼓的直接怼回去就是了,怎么可能干出这等事情来,绝对跟我没有关系。”

    “切,你是什么德性,老夫还不清楚吗?”苏东坡撇了撇嘴道。“这样的辩白方式,可不像你王巫山的风格。”

    “看来此事就算是不是你指使的,怕是也与你有关吧?”

    王洋瞥了这老货一眼,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道。“没办法,每多仗义屠狗辈,那些市井百姓,也都是知晓礼义廉耻的,他们更加的爱憎分明,当然,小侄也只是事后方才知晓……”

    “罢了,既然你事前不知晓就好,因为那位章惇章大人的上奏,陛下着令开封府严查此事来着,如果跟你没有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然,万一真让开封府查访出什么来,你小子可就有苦头吃喽……”苏东坡这才点了点头,然后意有所指地道。

    “章惇?这家伙谁,我有得罪过姓章的吗?”王洋不由得一脸懵逼地摸了摸自己的下颔。

    “此人姓章名惇,乃是章楶的堂弟,亦是老夫昔日之友。”苏东坡嘿嘿一笑,朝着王洋得意地挑了挑眉头。

    “章惇相貌俊美,举止文雅洒脱。才智出众,学问广博精深,善于写文章,才识超人。他身上,可是有着不少的故事,嘉佑二年之时他进京参加科举考试,进士及第,然其族侄章衡考中状元,章惇耻于章衡之下,拒不受敕,扔掉敕诰回家。”

    王洋不禁一愣。“哎哟,这人可真是够心高气傲的。”

    “他心高气傲,那是因为他真有这个本事,等到了嘉佑四年,章惇再次参加科举考试,进士及第名列第一甲第五名,开封府试第一名。”

    听到了这,王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牛?”

    “不然呢?这家伙不但才学过人,胆略更甚常人一筹,昔日老夫任凤翔府节度判官,他为商州令,一起担任考官,时常外出游览南山诸寺。

    记得在那仙游潭,下临绝壁万仞,岸很狭窄,横木架桥。章某人让苏某过潭书壁,苏某有畏高之症,无法过去,他倒好,平步而过,用索挂着树,用漆墨濡笔大书石壁‘章惇、苏轼来游……”

    “此等胆量,实非常人可比啊……可惜他与老夫在政见上道不同,不相为谋,后来,便分道扬镳,再无往来……”

    唏嘘半天之后,苏东坡表情严肃地看向了王洋道。“而那四个不识趣的官员,皆是新党中人,此番名声全都臭不可闻,而由来,却是因你而起。”

    “莫要以为老夫是故意吓你,他章子厚性情孤傲,又极有机略,如今,他乃是入朝的新党诸人之魁首。所以,你也算是狠狠的得罪了他章某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