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二十七章 以后有我在
    元月把最后的汤端到桌上,众人开始开动。

    今天的菜色是青口豆腐汤,清炒龙豆,椒麻拌面,还有元月在镇上买的羊羹。

    “做羊羹的这个大叔手艺很好,一年只有这几个月有的卖。”元月自己夹了一片卷着拌面一起吃。

    “我只吃过日式的羊羹,一直以为羊羹就是茶点。”雷霆夹起一片肥瘦相间晶莹剔透的羊羹,先刻意不沾佐料空口试一下味道,肉来的,真是肉来的,但是又没有一丝羊肉的膻味,应该是上好的羊羔肉。

    学着元月放在拌面上一口卷进嘴里,椒麻辣味混搭着羊肉的咸鲜味,这才是真正的羊羹啊,肉味十足,对于他这个肉食动物来说才是大满足。

    “我们中式的传统羊羹就是用羊肉羊骨头熬汤再做成的肉冻,白切和红烧也很好吃,不过我更喜欢这样做成的羊羹。”元月又夹起一片,大叔切的羊羹薄薄一片,一口一片刚刚好,空口吃多了也不会觉得腻,沾上酱油调成的厚酱汁味道更升一级。

    jill最近已经彻底放弃她的沙拉,直接跟着雷霆他们一起吃,只不过仍旧不吃红肉,或者极偶尔来个一小口,今天的羊羹她看着也忍不住吃了一片。

    小时候的肥胖阴影实在太严重,除了心理负担也严重影响了她的身体健康,后来靠着运动和调节饮食瘦下来后,她就不敢轻易贪嘴。

    元月做的菜基本上少油少盐,每顿饭也不怕麻烦的会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食材,营养很均衡又可以满足口腹之欲,她开始担心习惯之后,等这次任务结束离开后,没得吃了可怎么办,想想以前天天生吃或者水煮的蔬菜真是倒胃口。

    想着不由得看向元月,眉毛弯弯细细的,眼睛不大眼睫毛倒是挺长,眼尾微微上翘有点丹凤,鼻子小巧挺拔,嘴唇嘛,乍看唇线不明显,不过唇瓣看着很是柔和,唇纹也浅,配在一起不精细不艳丽没有攻击性,没有看过她化妆,过肩长发总是一根简单的黑色发带扎着。jill从第一次看到她觉得普通到现在越看越觉得讨喜,人家说相由心生,元月的心境肯定很平和,所以28岁的她看起来脸很年轻,但是气质又够成熟稳重。

    尤其看她做事从来没有毛毛躁躁的时候,整个院子打理的很舒服,照顾三只大狗处理他们的一日三餐,她完全游刃有余,能把这么普通的日子过得如此惬意的女人,她没来由的有些羡慕。

    这么些天,她发现三个大男人和元月相处的非常好,尉池他们在元月面前从来不端着,很自然的对她很亲切,还会主动帮她做事,连她也不知不觉的就会想着帮忙做点什么。

    尤其经过今天后,她觉得三个男人看元月的眼神都变得更加柔和,尤其是尉池。

    元月觉得今天所有人都特别安静,就连雷霆也很刻意的埋头猛吃,她转头看向坐在旁边的尉池,发现他碗里的面还是满的。

    “面再不吃就要陀掉了。”

    忽然听到元月的声音,尉池的思绪被打断,转头看到元月眼神正看着自己的碗,才发现他握着筷子已经好一会儿了。

    这一顿饭吃的元月有点撑,没人说话,她也默默地一筷子一筷子往嘴里送,结果羊羹吃的有点太多了。

    为了避免影响睡眠,晚上都不喝茶的她,还是决定泡一杯普洱来消一下食,喝几口或许就好了。

    捧着杯子在院子里溜达着,后面跟着三只大尾巴,走了一会儿元月在平台上坐下,静静的看着月亮。今晚的月亮也一样的美,好像都能直接看到长焦镜头才能拍出的纹理效果。

    元月考虑着要不要买个天文望远镜,不知道尉池他们对这个有没有研究。

    “明天让人送个望远镜过来,可以看的更清楚。”

    尉池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旁边,元月对他这样无声无息就能随时出现的技能已经很是习惯,突然听到他的声音也不会再被吓到了。

    “我刚才还在想说是不是应该买一个望远镜。”这算是心有灵犀么?

    看着元月眉眼温和的微笑着,身上就穿着一件卫衣牛仔裤,尉池把自己外套脱了下来替她披上。

    元月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尉池超大尺寸的外套裹个正着。

    被有点熟悉其实又很陌生的男性味道全然包裹着,元月不由脸色微红,不太适应的想把衣服拿下来。

    还没动作,就被尉池察觉了,上来就握住她肩膀。

    “不准脱,小心感冒。”

    感受到尉池的靠近,近的能闻到沐浴露的味道,看他头发微湿,应该是刚洗过澡了。

    “谢谢。”

    尉池松开了手坐好。

    “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你问。”

    “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你家人,你父母都还健在吗?”

    “我母亲已经过世了,我父亲健在,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妹妹。”

    “抱歉,伯母身故多久了?”

    “快三年了。”

    看元月提及这些时神色并没有太大变化,仍旧这样清清淡淡的,尉池心底涌出一股陌生的感觉,这感觉虽然陌生,但是又有点熟悉,因为他今天下午才刚感受过。

    他下午在墓地看到的是元月,她一个人在她母亲的坟前站着,满身的悲伤浓的无处发泄,脸上却没有泪水,就这样安静地站了一天,他也就在一边看着她,直到他突然消失醒了过来。

    “can—i—give—u—a—hug?”(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吗?)

    元月愣了一下,但是想到他那张老外脸,这是要给她一个礼貌的安慰拥抱。

    和高大的男人比起来,元月真的只有小小的一只,幸好是坐着,否则元月的脸估计就直接埋在尉池的胸前了,现在她的下巴可以靠着他宽阔结实的肩膀,没有外套只剩一件贴身的体恤,薄薄的一层挡不住尉池身上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的怀抱很冷,他之前说过他的体温从小就异于常人,医生也解释不清楚,不过到目前为止对他身体健康也没有任何影响。

    元月就这样被尉池抱着,手里还拿着那杯茶,全身被一股凉意包围着,唯独脸上的热意在慢慢上升,心跳好像也有点变快了。

    尉池这一个安慰性质的拥抱好像在元月心里惹出了一样的火花。

    “以后,有我在。”以后,有我在,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

    以后,有我在,我会替你讨回你所有失去的。

    虽然,我还没有爱上你,但是这不会影响我想怜惜你的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