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四十七章 舅舅和外甥女
    jill透过摄像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穿着一身黑的高大男人,这不是厉荀,厉sir吗?

    实验室肯定是不方便让他进来的,jill给尉池打了个电话,就带着厉荀开车上了山。

    元月的山间茶馆好久没有开了,这会儿尉池说有朋友过来,她就提前过去收拾一下,把门窗打开透气,然后把暖炉生起来。

    jill带着厉荀进来的时候,元月正好背对着他们往炉子里塞木头。

    “元月,我来啦。”

    听到jill的声音,元月回过头来。

    “元月?”

    厉荀怎么也没有想到花了这么多精力都没有找到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元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如此意外的碰到熟人,更没有想到他跟尉池是朋友。

    这个世界有的时候未免也太小了。

    “你们两个认识?”看两人的表情,似乎还不像是普通的关系。

    厉荀还没开口就被元月抢了个先,“他是我小舅舅。”

    “小舅舅?厉sir,你这辈分可够大的。”

    jill心想着,厉荀跟尉池年纪相仿,没想到居然是元月的舅舅。

    厉荀见jill一脸不相信,也没有隐瞒的直接解释了。

    “元月的母亲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尉池进来的时候,感觉气氛有点微妙,元月的脸色也有点不好。

    “怎么了?”

    走到元月身边,尉池伸手拿过她还捧在手里的木头,然后点头跟厉荀示意。

    “厉sir,好久没见了。”

    jill的急脾气实在是忍不住了,“元月居然是厉sir的外甥女!”

    “what?”随后跟着尉池走进来的雷霆正好听到了这句话。

    这消息实在是有够惊人的,这两个人怎么会是亲戚,而且还是如此近的关系。

    雷霆想起之前做的调查报告,元月的母亲明明姓周啊,而且完全没有看到她跟厉家有任何关系,难道是他忽略了没有查清楚?

    知道今天厉荀是来找尉池的,元月也不想在这里打扰他们,随即收拾好心情跟尉池说,“你们先谈事情吧。”

    然后又转过身跟厉荀打了个招呼,“小舅舅,一会儿…留下来吃午饭吧。”

    元月给他们泡了壶茶就从后门出去了,留下一屋子四个人还站在那里。

    尉池见厉荀脸色未明的一直看着已经关上的后门,开口道,“不知道厉sir这次来找我们是有什么急事?”

    厉荀仿佛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尉池的神色多了一丝没来由的怒意,“元月跟你是什么关系?”

    听到这带着质问的口气,尉池没有马上回答,直接走到桌边坐下,拿起杯子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完才开口。

    “厉sir,就算你是元月名义上的亲戚,但是你也无权过问她的私事。”

    “尉池,你是做什么的我最清楚,元月不可以跟你在一起。”厉荀的观察力不是白瞎的,刚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明显是男女朋友。

    “我是做什么的元月比你更清楚,而且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没有资格干涉我们的事情。”

    雷霆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尉池这么冷峻的口吻了,感觉到两个人之间越发浓烈的火药味,在下一秒就要爆掉之前,赶紧开口打圆场。

    “厉sir,厉sir,你不是来找我们有事的吗?”

    “元月的事情你一会儿跟我老大单聊,单聊哈。”

    厉荀现在根本没心情讲公事,只想打开那扇后门去找元月。

    “厉sir,如果没事要说的话,慢走不送。”尉池的耐心也快用完了,如果不是看在过去一直合作的份上,他早就不客气的动手了。

    厉荀深吸口气舒缓了一下情绪,走到尉池对面坐下。

    “尉池,元月的事情一会儿再说。”

    “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黄圃的案子。”

    “他被鉴定患有间歇性精神病,还有多重人格障碍,所以案件审理时对他的举证有点困难,所有被拐卖的受害人都没有跟黄圃有过直接接触,已经被判刑的那些人给的口供都一致,说并不认识黄圃,对他这张脸完全没有印象。”

    “如果不是有一段监控拍到他的影像,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抓错人了。”

    “之前抓到的那些人也是看过视频确认过长相,你们才发的通缉令,现在说推翻就可以推翻的吗?”

    “当时活捉后被判刑的一共十四个人,每个人都翻了供词,就跟被同时洗脑了一样。”

    “照理黄圃逃亡了这么久,对这些人已经没有人身威胁,而且他如果判刑绝对是个死罪,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会遭到报复。”

    尉池听到洗脑两个字的时候,和jill对视了一下,难道是因为…

    “之前的case已经结束,我们只负责给你抓人,直说你现在要干什么吧。”

    “我要你们调查黄圃逃亡的这两年到底做了什么,帮我们搜集可以指控他的有力证据。”

    “这个你们警方自己不能做吗?”

    “黄圃是在这里被你们抓到的,现在这里又被你们圈了地搞开发,我只能找你们了。”

    “如果我们不接这个案子呢?”

    “可以,那我就申请撤销你们的开发权,我们警方自己派人来查。”

    雷霆看他这么嚣张,坐不住了。“你说撤销就撤销吗?”

    之前合作时就知道厉荀是个不好惹的角色,现在看他更是一副力争到底的样子,尉池示意雷霆不要再开口。

    “这个案子我接,但是必须按照老规矩,你们不能擅自插手。”

    “没问题。”

    “包括你本人,如果被我知道你在背后搞小动作,就不要怪我翻脸。”

    这说着说着,还是在说查案子的事情吗?

    雷霆和jill互换了一个眼神,这两个人很有可能因为元月以后从合作伙伴变成死敌。

    另一边的厨房,元月的情绪已经恢复了不少,厉荀只不过是一个故人,没什么好忧心纠结的。想到在厉家生活的那段日子里,厉荀对她虽然说不上热络,但还是挺客气的。

    尤其她妈妈生病后,没有人伸出援手的时候,是他帮忙找的医院推荐了医生。

    原本想着这辈子可能都不一定会再见到的人,既然现在意外碰到了,那就坦然面对吧。

    正想着,尉池他们回来了,厉荀跟在最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