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四十九章 下次用什么
    等jill的车子一停下,厉荀道了声谢谢就头也不回的下车走了。

    jill看着反光镜里男人很快走远的身影,心里没来由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希望他不会成为他们这次计划的绊脚石。

    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她还是先回实验室继续工作吧,反正晚点尉池肯定会找他们讨论黄圃的案子,后面他们就见机行事了。

    回到实验室刚开了门进去,就看到马落坐在椅子上吃着盒饭。

    这男人,还真是一点不讲究。

    jill把转椅拖过去坐在他旁边,看了眼他的盒饭,伸手想捞一个黄瓜片来吃。

    啪一下被马落的筷子打开,还没等她嗷嗷叫,嘴里就被塞了两片黄瓜。

    “手脏。”

    “你有洁癖我又没有。”

    “多喂两口,刚才吃饭气氛太诡异,我都没吃饱。”

    “厉荀来说了什么?刚才尉池给我发消息说要把实验室尽快完工。”

    “我跟你讲,惊天大八卦,厉荀居然是元月的舅舅,元月居然是厉家的人!”

    哔哩吧啦,jill随后花了小半个小时把前面发生的事情跟马落一通说,说完感觉嘴都干了。

    “后面那些说厉sir对自己外甥女图谋不轨,有特殊感情,是你自己的意淫吧?”

    “那叫女人的直觉好么?”

    “不相信你就等着看。”

    马落笑笑也没说话,替她倒了杯水,然后速度的把桌子收拾干净。

    另一边,雷霆感觉自己快被冻僵了,才斗胆打开门进到室内。三只狗子刚才一点不怕冷的磨蹭院子里边边角角上残留的积雪,玩的不亦乐乎,他就穿了件薄外套,都快冷死了。给狗狗们清理好爪子,雷霆赶紧跑回房间去冲了个热水澡。

    等他出来的时候,看到尉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心情颇好地撸狗。

    看自家老大一脸舒爽的样子,雷霆又忍不住贱兮兮的走过去,笑的一脸猥琐。

    “老大,我刚才做的好吧?都没有进来打扰你们。”

    这一副邀功讨赏的样子,尉池送了一个凉凉的眼神给他。

    “难道,你们没有?”雷霆双手做了个啪啪啪的手势。

    然后,雷霆的脑门就真的被尉池打的啪啪啪作响。

    卧室里,元月打开衣柜,拿了一条小内裤出来,步履有点颤抖的走进卫生间。

    看着镜子里满面春色的小女人样,元月速度的脱掉衣服去冲澡,然后出来换上了新的内裤。

    刻意没有洗头也没有换其他衣服,检查好自己衣衫整洁没有问题后,做了两个深呼吸元月才走出房间。

    结果刚打开房间门,尉池就站在门外,一脸正经地,只有眼神有点戏谑的低头看着她。

    “下次不用手了。”

    不用手,不用手…那要用什么…

    元月嘭的一声又把门关上,躺倒在被子里闷声尖叫,这个男人实在是够了。

    她的手机呢,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没有,好像还在客厅,她要找另外三个求救。

    原本因为厉荀的出现引起的那点焦虑烦躁,被尉池这么一闹腾,被元月彻底淡忘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元月又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间门,竖起耳朵听外面似乎一片静悄悄的,估摸着尉池他们这会儿应该不在客厅了,她才轻手轻脚的走出来。

    三只狗狗也不在,大概又去工作室陪尉池他们了。这才没多久,三只狗狗就已经把尉池和雷霆当成家人了,尤其可乐有两次晚上居然还跟着尉池回房间了,就乖乖地趴在他床边上睡觉。

    元月去客厅找到了手机,点开了四个人的群。消息编辑了又删掉,反复几次后,元月把手机丢到一边。

    长舒了口气,元月觉得自己刚才是脑子一热,才会想要去问边华她们,可是打字的时候才发现怎么问都不对,问什么呢?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这点事情,她的新年愿望不就是要那什么了尉池吗?

    现在达成这个愿望的进度条走的有点快,导致她有点紧张又有点怕,不过每次静下心来又会觉得兴奋多过于紧张,高兴多过于怕。

    可能,她需要的只是更加坦诚的面对自己,面对尉池。

    为此,估计她还需要更努力!

    工作室内,尉池他们正在和jill跟马落视频会议,讨论关于黄圃的任务安排。

    为了避免厉荀自己安排警力来这里调查,尉池他们必须尽快动作,除了马落这边要盯实验室的工程进度,其他人都得先放下手头的工作了。分配好各自的任务后,所有人不耽误任何时间马上开始了行动。

    既然厉荀说之前那些被抓的同伙手下都没有办法举证黄圃,那他们就再去找有用的证人,还有他做事再谨慎,这么多年也不可能不留一点蛛丝马迹。

    一个下午,雷霆就在整理黄圃之前拐卖人口的路线,所有接触的过的买家卖家,尉池随后梳理出有可能可以突破的点。

    jill这边则跟厉荀取得了联系,要求安排她以心理医生的身份直接跟黄圃见一次面,看她能不能从黄圃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

    没多久,jill就发了好消息过来,厉荀同意帮她安排,让她明天就出发,会有人接应带她去见黄圃。

    这边,尉池也决定再去一次南城,查一下简耘这条线,毕竟他可能是黄圃最后接触的买家,也是他求助过的对象,照这两个人的关系,就算简耘死了,也很有可能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事不宜迟,尉池跟元月说了要出差两天,就和雷霆出发赶最早一个航班去南城了。

    “可乐,尉池不在,你就这么没有精神啊?”

    “还有你雪碧,雷霆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啦,乖,快去把狗粮吃了。”

    看着没精打采的狗狗们,元月也觉得家里安静的有点不习惯。

    还好她吃过晚饭没多久就收到了尉池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到南城了。

    “这两天我会比较忙,空了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的。”

    “你自己在家注意安全,有事就给马落打电话。”

    “好啦,我知道,你快去忙吧。”

    “嗯,你早点睡。”

    “晚安!”

    挂掉电话,元月盯着手机屏幕傻笑了几秒钟。

    比起夏天,冬天的夜晚真的很安静,元月看了会儿电视就去洗澡准备躺床上去了,最近天冷她也有点嗜睡。

    洗完澡出来,元月拿着毛巾先把头发绞干一些,长发打理起来实在是有点烦,每次吹干都还要一会儿。

    考虑着要不要还是剪短算了,脑海里又闪过尉池貌似还挺喜欢她的头发的,披下来的时候他时不时会摸上一把。算了,暂时先留着吧,反正现在天冷,等夏天再说。

    耐着性子把头发吹干,元月觉得口有点渴就打算出去倒杯水喝。结果她还没走出房间,就听到狗狗们的吠叫声。

    元月先去拿了手机,然后才走去客厅打开监控屏幕,看外面是不是有人。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全身黑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摄像头。

    元月心里咯噔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