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五十章 元月的身世
    南城

    尉池又临时扮回了瑞士卢恩集团的ceo兰斯,明天上午他要再去拜见简老爷子。

    虽然他不太愿意再和简姝扯上什么关系,不过通过她重新调查简耘可能是最快的,毕竟这个也是当初他们选择她作为接近对象的原因。简家家大业大,这几年大热的影视业也有涉及,简耘身前负责的就是这块,所以简姝这个大明星和自家大伯的关系较其他家人走的更近一些。

    简耘一把年纪了都没有结婚,保养得体的他是那种典型的斯文败类,除了跟黄圃合作搞自己在东欧的买卖,境内也没少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出事之后,简家为了避嫌,直接把他负责的那块业务转手卖掉了。

    雷霆当时查过简姝是否参与过简耘的脏事,发现她利用自己身份的便利忽悠过一些没有身家背景但是外貌条件出众的女孩子,当然不是她自己出马,都是她工作室的人七拐八弯的找人做的。简耘一死,他们当时的任务就算被自动完成了,所以简姝这边他们后来也就没有继续查下去。

    尉池做事有自己的原则,毕竟他不是警察,光靠他们几个人也做不了所有人的救世主,如果不是因为不能让温泉的秘密曝光,尉池根本就不会去理会厉荀的威胁。

    前面飞机一落地,他就打了个电话给简姝,约她一会儿见面。

    “jenny,老麦不是说了这两天让你不要出门,你这又是要去哪里?”助理小胡看简姝接了个电话,就一脸兴奋的开始梳妆打扮,急忙跑过来。

    “放心,这次的事情有救了,告诉老麦我晚点回来给他电话。”

    原来这两天简姝去参加一个活动,没想到马有失蹄,在一个根本不入流的小富二代身上载了跟头。虽然没有真的发生些什么事情,但是被人拍了喝醉酒搂在一起的照片发到网上,一时间简直炸了,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

    本来自从简耘的事情后,简老爷就对简姝的工作不待见了,让她尽快淡出演艺圈。她再怎么重视自己的事业,也绝对不敢违背老爷子的意愿,否则就算她今天还是影后,明天就有可能被直接封杀。

    刚才她接到兰斯的电话,瞬间就觉得老天还是眷顾她的,这个节骨眼上有他出来跟她闹个绯闻,舆论肯定瞬间转向,加上兰斯对爷爷有救命之恩,她只要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又跟兰斯交往了,万事就都解决了。

    简姝收拾好后,刻意自己开车出门,后视镜看到有记者跟踪才放心的往约定的地方开去。在酒店门口下车后把车钥匙交给服务生,简姝直接搭电梯上了顶层的酒吧。

    看着大晚上还打扮的明**人的简姝,等她快走近时,尉池起身迎上去,给了她一个拥抱。

    “兰斯,好久不见啊!”

    “你还好吗?jenny。”

    “哎,你看那个是简姝吧?前两天还说跟一个小富二代扯不清楚,今天怎么又跟其他男人搂搂抱抱的?”刚才给简姝带位的女侍应跟自己同事小声的嘀咕。

    “那个男的就是她上一个男朋友呀,瑞士华裔,超级有钱的。”

    “我就说嘛,以她的身价,怎么会看上那个小富二代。”

    “对啊,你看他们这亲热的,估计之前就没有分手吧。”

    “要是我,我也肯定不分啊,长得这么帅,那身材,还有气质也超赞的。”

    “好了,不跟你说了,工作工作。”

    她们站的地方都可以被摄像头拍到,一会儿经理看到又要被骂了。

    “jenny,我明天会去拜访你爷爷。”尉池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顺便不着痕迹的擦了一下刚才简姝碰到的嘴角。

    “好啊,正好我也好几天没有见过爷爷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这么好的洗白机会,简姝哪会错过。

    尉池没有回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怎,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这个男人看着绅士,但是简姝总觉得他眼神太过于凌厉,不是她能轻易hold住的人,这个也是当初她没有答应他求婚的理由之一,她希望嫁的是那种可以完全顺从自己,以她为天的人。

    “没事,明天我来接你。”简姝的近况雷霆早就提前告诉尉池了,他正好借机配合她演一出戏给简老爷子看。

    山上

    元月打开院子的门,看着站定在门口的男人,不明白他这么晚过来的用意。

    “舅舅,你怎么来了?”下午的时候,他们的谈话算不上愉快,她以为按照厉荀的脾气他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厉荀往前一步撑住了只开了一点的大门,“不请我进去吗?”

    “我知道尉池他们都走了,你现在方便讲话了。”

    元月忽然有点无语,厉荀这是认为下午她没有答应跟他回去只是因为尉池他们在吗?

    “另外,不用再叫我舅舅,我跟厉家已经脱离关系了。”

    这句话炸的元月彻底懵了,她那个没人性的冷血外公唯一爱的不就是厉荀这个儿子吗?怎么会搞到厉荀跟他脱离父子关系?

    趁着元月发呆的这两秒,厉荀跨过大门直接往里面走去。元月回过神来只能把门关上后,跟在他后面。

    三只狗狗对这个下午刚来过的陌生人没有什么敌意,但是也没有好奇的上前。

    厉荀直接在沙发上坐好后,指着奶茶问道:“这是你以前养的那只小狗吗?”

    “嗯,奶茶,是你之前见过的那只。”在厉家的时候,元月尽量都不带奶茶出现在其他人眼前,因为她不受待见的身份,也是因为厉家人都不喜欢动物,那么大的祖宅除了人,一个活物也没有。

    幸亏那个时候奶茶才几个月,不需要太大的活动空间。

    “现在居然长这么大了。”这只奶黄色的小狗厉荀印象很深刻,他记得为了避开厉家的人,元月从来都是一路抱着它走出别墅,去外面遛它的。

    当时元月和她母亲的突然出现,对于厉家的人都是一个莫大的冲击,所有人都以为她们俩母女是为了厉家的财产,加上厉老爷子虽然答应她们住下,但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关心的态度后,所有人包括他母亲就开始大着胆子欺凌她们。

    对于大门宅院里面会发生的那点破事,年轻的厉荀从不关心,这点跟冷血的厉老爷子很像,大男人主义的他们只要表面和谐,后院发生的事情只要不出人命就行,他们的心思只在事业上。

    那几年厉荀仕途正佳,天天加班忙工作,回祖宅的时间本来就少,对于多出一个长姐还有一个外甥女这种事情,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他母亲几次三番的闹着让他找人查元月她们,厉荀连元月的名字和长相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