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五十一章 纸巾盒
    “舅…不叫舅舅,那要怎么称呼你?”元月看着厉荀年轻有型的脸,如果不是辈份问题,这声舅舅叫着也是挺别扭的。

    “叫我名字,厉荀。”

    “好的。”

    “叫一下。”

    这突然叫名字也太奇怪了,元月张了张嘴,还是没叫的出来。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如果是要她回厉家,她下午就拒绝了,现在他还说已经跟厉家脱离关系,那她就更没有理由跟他回去了。

    “跟我交往,做我女朋友。”

    听到厉荀的话,元月看他的眼神就跟他突然变身了或者说头上突然长出了奇怪的犄角。

    等厉荀走了之后,元月实在是忍不住半夜在群里发了一条短消息,没想到马上就接到了边华发过来的语音通话请求。

    “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

    “我靠,还管我有没有睡,快点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边华拔高了两个度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吓了狗狗们一跳。

    “不要这么激动。”边华一激动,元月反倒淡定了一些。

    “我能不激动吗?你那个什么混账舅舅,他这是要干什么?仗着自己有钱有势这是要逼良为娼吗?”

    “怎么样也是乱伦,亲爱的,你这中文。”

    “滚一边去,你还有兴致开玩笑。”边华的急性子要被元月给憋死,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不是我外公的亲生儿子,所以他跟厉家脱离关系了,然后他说对我有兴趣,让我跟他交往。”

    ……信息量有点大,边华那边安静了估计有一分钟。

    “你怎么回答的?”

    “你觉得呢?”

    “拒绝了?”

    “肯定啊!”

    “好了,有个人让我说完这个事情就可以了,我要睡了,好困。”虽然惊讶,但是也仅限于惊讶,所以她需要有个人听她说一下这个消息,讲完她就舒服了。

    “什么鬼,你这就说完了?我现在超级好奇的,你不准睡,赶紧给我解释清楚。”

    “你还想听什么,明天再说。”元月也不管边华在那头尖叫,就把通话给切断了。

    经历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元月的心态有时更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对于厉荀突如其来的“告白”,除了惊讶就没有其他了。

    元月对厉荀仅仅是感激他当时没有介入后院的斗争,没有在她母亲受欺负时雪上加霜。

    他没有伸出援手,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连她的外公都没有开口替自己的女儿说一句话,更何况是他这个顺位的第一继承人。

    早两年元月可能还会觉得他和外公一样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但是等她带着母亲回厉家的时候早已经看透人情冷暖,很多时候,落井下石在背后插你一刀的都是那些所谓的亲人,所以她不觉得厉荀有什么不对,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一点错没有,更何况他的不在意不关注对当时的她们来说只是好事。

    对厉荀另外的一个印象就是他对奶茶的存在不像其他人一样心存厌恶,有一次她早上带奶茶出门,正好碰到他也要出门。她很清楚的记得,他从车库里面出来的时候踩了刹车,为了让抱着奶茶的她。

    他第二次见到奶茶的时候,淡淡的问了一句,“你的狗叫什么名字?”

    等她回答后,他默默地叫了一遍奶茶的名字,还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可能比起对人,厉荀对动物的兴趣还更多一些。

    比起祖宅里其他混吃等死的寄生虫们,厉荀是唯一的一个拼命三郎。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托后院那些没事就跑来找茬的女人的口,厉荀在学校拿过多少奖,从警后立过多少功,她都听得可以背出来。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非常的熟悉这个人,以至于让她在第一次见到厉荀的时候,还小小的感叹了一下。终于见到真人了,果然一表人才,气宇轩昂,怪不得外公会对他如此器重。

    加上后来厉荀替她找了医院和医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是他自愿的还是她外公授意的,因为找对了医生,她母亲好歹还多活了一段时间,最后的日子也没有太过于痛苦。

    见到厉荀后,元月发现再回忆起在厉家的日子,她都快不记得了,那些不快乐的事情模糊了也好,反正对她来说,那段记忆完全不重要。

    折腾了这么一下,元月累的不行,倒头就睡,还一觉到天亮中间都没醒。

    另一边,尉池回到酒店公寓也过凌晨了,身上都是简姝的香水味,第一次这么嫌弃其他女人的味道,他直接把西装外套这些扔进需要送洗的篮子,就去浴室冲澡了。

    躺回床上第一时间就给元月发了个消息,眼睁睁盼了五分钟,没有回复,不知道为什么,他直觉的心里不太安稳,想到厉荀,想到他今天说起元月那副莫名其妙理所当然的样子,他就浑身不舒坦。

    他对元月的喜欢好像比他自己以为的多,多到明知道厉荀是她舅舅不是情敌,但是还能激发起他的雄性本能,恨不得马上在元月身上打上自己的印记,不让其他公的靠近一步。

    越想越睡不着,跟个初识情滋味的少年一样,尉池拿起手机直接拨了元月的号码,可惜提示对方已关机。

    不死心的再打一次,还是提示关机,尉池不爽的把手机扔到一边,没等几秒钟又拿回来,点开手机相册,开始翻看照片还有视频。才发现,原本很空只有自带屏保照片的相册,已经存了不少照片,几乎都是元月和狗狗们的。

    翻到她穿泳衣的那几张,尉池翻来覆去的点开,放大,看着想着,再回忆起下午小女人极力忍耐的娇羞表情,细细浅浅的呻吟,手里满是她的滑腻软嫩。

    一只大手忍不住伸进浴袍,往下探去。很快,房间里就听到男人压抑的低吼声,伴随着一句shit!

    第二天上午,阿姨来打扫的时候发现房间里昨天刚放的一盒纸巾居然都被用完了,还嘀咕了一句,这是干嘛了纸用的这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