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五十七章 我的小月亮
    山上

    今天元月煮了牛仔骨泡菜年糕,加了黄油,最后撒上芝士再放进烤箱里面,五分钟后拿出来,一叉子下去卷起拉丝的芝士,奶香味十足的热气扑在脸上,这一刻真是有点小幸福!

    “雷霆什么时候回来?”jill前两天已经回镇上了,还跟马落一起过来吃了顿晚饭,元月有点好奇雷霆这是抛下尉池去哪里了。

    “他不在不是挺好的?”尉池帮忙把餐盘摆好,还给元月盛了碗杂蔬汤。

    元月差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昨天半夜某人身体力行的给她演示了什么叫变态,折腾完还不肯回自己房间,结果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早上的一柱擎天。

    客厅里的电视机开着,在播一部老的喜剧片,星爷魔幻的笑声时不时传过来,狗子们乖乖地在一边啃牛仔骨,肉吃完了就叼着骨头开始磨牙。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你要回家么?”元月说的家当然是指离岛,那里还有可爱的宇文管家,想起上次她走的时候,老爷子打包了一堆东西让她带回来。

    “不用,我今年已经回过瑞士了,过年不需要再回去。”

    “哈?”看元月一脸懵,尉池凑过去把她嘴角的酱汁擦掉。

    “离岛是我自己住的地方,我父母都在瑞士。”

    之前没有合适的机会也就没跟元月讲,他在南城的身份有一半算是真的,尉池的确是瑞士华裔,而且他父亲的身份显赫,是所谓的贵族后裔。

    “我父亲跟你外公一样,结过很多次婚,但是他子嗣很多,我一共有9个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

    “9个兄弟姐妹?那你母亲跟父亲目前还是在婚状态吗?”也亏的元月之前留学的时候有几个欧洲的同学,家庭情况跟谜一样的复杂,她也算见识过的。

    “是的,我母亲暂时算是他最后一任妻子。”看尉池心平气和的说着他父母的事情,就跟在说今天的晚餐很好吃一样的自然。

    “对你父亲的多情你还真是挺包容的。”元月只能这样认为。

    “他是个天生的浪漫主义者,他前任的妻子里面有皇室公主,也有特殊从业人员…”

    特殊…元月硬是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你父亲是搞艺术的吗?”

    “没错,他的画还挺受追捧的。”

    “最让人惊讶的是我母亲是个现实主义者,而且还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那他们两个?”

    “一开始算是家族联姻,现在感情还算不错,你们女生不是都爱看爱情小说,他们算是先婚后爱的那种类型。”

    看尉池顶着一张“老外”脸说这句话的时候,元月忍不住笑出了声。

    “尉爷你的人设好分裂。”

    “不要跟着边华乱叫。”在尉池的印象中,爷虽然是尊称,但是感觉就很老的样子。就是这个称呼有点洗脑,在离岛被边华叫的多了,现在连雷霆跟jill也跟着动不动就这样叫他。

    “好了,什么先婚后爱,这些都是从雷霆还有jill那边听来的。”尤其jill,空余的时间就是看各种奇葩的小说和漫画,因为她,尉池还知道了什么是腐女。

    “快吃吧,年糕都要冷了。”尉池还是习惯安安静静地吃东西,雷霆不在,他才陪元月多讲两句。

    食不言,寝的时候话倒是很多,元月在心里偷偷吐槽。

    尉池其实年纪也没有比她大几岁,虽然现在二十几岁就说自己是中年人的小朋友多的是,但是三十出头的他,生活习惯和作息好多时候跟个老人家似的。跟他那个浪漫主义的爹一点都不像啊,估计性子更像他那个妈妈,元月突然有点好奇这对夫妻长什么样,又是个什么样的组合。

    “你……你怎么又在我房间?”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元月,就看到尉池一脸闲适的半躺在她床上,手里拿着她之前正在读的一本书,“东京梦华录”。

    这位爷不会以为经过昨天晚上之后,他就可以直接登堂入室每天跟她一起睡了吧?

    “时间还早,要不要一起看部电影再睡?”尉池拿起放在一边的pad。

    “我有点困,想直接睡觉了。”

    昨天没睡够,今天也没午睡,元月是真的有点困了。

    “那我等你睡着,我再回房间。”男人拍了拍空出来的床位,满脸正经。

    元月抿了抿嘴,把床上的浴袍拿起来穿上,系好腰带,然后走到窗台那里去吹头发。

    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尉池盯着,元月那叫一个浑身的不自在,拿着吹风机转身的时候还不小心踢到了置物柜。

    “哎哟。”元月疼的唉叫了一声,这个柜子是前不久刚买了放在这里的。

    “没事吧?”尉池冲过来直接扶着她坐到飘窗上,大手一把撩开她的睡袍检查有没有受伤。还好就是膝盖上面有点红,没有破皮流血。

    元月刚才里面就穿了条睡裙,睡袍被尉池这边一撩,直接露出了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房间里的灯还大亮着,照的腿上的皮肤粉白粉白的,尉池伸手摸上膝盖上的那一小片红色。

    “好冷啊…”元月的小手直接覆上尉池的大掌,“别碰。”

    “不是不怕冷么?”听到男人刻意压低的嗓音,元月心里开始毛毛的。

    “手太冷的话,那我用其他的地方碰?”

    经过昨晚,元月已经深刻的了解了尉池哪些地方是热的,简直太羞耻太不要脸了。

    “不行,用哪里都不行。”

    “哦?看来我的小月亮是真的忘记上次我说过的话了。”

    什么鬼?什么话?还小月亮。昨晚男人抵着她各种宝贝儿甜心的低喃,她受不了的不准他叫,他后来就直接叫她小月亮,说什么边华她们用了他喜欢的小名,他只能在前面加个小字。

    趁着小女人还在回忆有点走神,尉池直接反手握住了她的双手按在窗台上,本来就半蹲着的他顺势单腿跪下。

    等元月感觉到自己膝盖上一片湿热,低头往下看时只看到男人高挺的鼻梁,浅棕色的头发若有似无的蹭到她的皮肤,想用手拨开却发现自己两只手都动弹不得。

    “下次不用手了,想起来没?”

    眼看着尉池好看的脑袋越来越往里移,元月忍不住想尖叫。

    “可是你昨天晚上…都用…用过嘴了。”

    边华,你为什么要给我看小电影……

    “呵呵,我的小月亮不是很喜欢吗?我昨天就想把灯打开好好看你的表情,一定很美。”

    尉池觉得自己唇边的肌肤忽然又变热了一点。

    元月刚才这是被羞的直接原地爆炸了,终于忍不住吼出声。

    “闭嘴闭嘴!”

    尉池站起身凑到她红艳艳的耳朵边上,低喃了两句。

    元月觉得她之前许的新年愿望就是挖了个巨坑然后把自己给埋了。

    “今年我一定会睡了尉池!”

    “我的小月亮,今晚我就帮你实现新年愿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