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六十二章 实情
    “你是说尉池之前出过车祸伤到了头,这是后遗症?”

    “是的,那是他十几岁的时候了,他当时在医院昏迷了一个多星期,后来休养了小两年才彻底康复的。”

    “不过他这个后遗症已经很少发作了,我认识他到现在可能就两三次吧,估计是最近他太累了。”

    “jill说明天会给尉池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没事的,不用担心。”

    临睡前,元月又去了尉池房间,雷霆说那个镇静剂至少有8个小时的药效,躺在床上的男人看起来脸色平和,睡的很沉,元月不禁觉得前面莫不是她的幻觉,不过颈项间时不时传来的刺痛感又提醒她那是真的。

    轻手轻脚的关上门,一切等明天尉池醒过来再说吧。

    等她刚把门合上,床上的男人就睁开了眼睛。

    jill的镇静剂对其他人或许会有8个小时的药效,对尉池来说作用却不大,他身体的耐药性太厉害了。

    不过他没有起身,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回忆着前面发生的一切。

    那时他就坐在沙发上,陪着元月在看一部新剧,后来觉得眼睛实在有点酸,他就把眼睛闭上了想眯一会儿。

    等他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把元月扑倒了在地上,他听到元月不停地叫他的名字,然后他控制不住心里不停涌上来的暴力冲动,逮到什么就想毁掉什么,最后费尽心力把伸向元月脖子的双手改握住了她的手。

    昨天雷霆的发作他应该更加重视,今晚他们不应该回来的,尉池自责的狠捶了一下床铺,他太大意了,想到自己的这份大意差点把元月害死,背脊瞬间一片冷汗,胸口也突然难受的不行,像是心脏突然被拽紧了呼吸都有点困难。

    如果他前面没有控制住自己,那元月……

    尉池起身冲到卫生间打开冷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抬手想把水珠抹掉,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抖得有点不听使唤。

    枯坐在床头直到窗外大亮,尉池很久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的滋味。

    元月以为自己昨晚会睡不好,没想到居然一夜无梦,不过心里毕竟惦记着尉池的情况,所以一早就醒了。

    洗漱好后就去了尉池房间,原以为他还没有醒,元月就打算悄悄地看一眼,结果发现床上没人,只听见卫生间里有声音。

    “这么早起来洗澡,应该没事了。”元月想着先去煮早饭,昨天晚上她费了好大劲,现在放下心来后忽然就觉得肚子好饿。

    尉池刚打开房间门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不过他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好。

    还没等他走出门口,可乐他们就冲过来朝着他呲牙咧嘴的一通叫唤。尉池只能一边安抚一边停住脚步不动,然后慢慢的蹲下身体,不再刺激他们。

    元月听到声音,连锅铲都没有来得及放下就奔了过来。

    看着三只狗子把尉池堵在门口,两边相距不到一米,就这样对峙着。

    看见自己主人过来,狗狗们情绪稳定了一些,没有再继续冲着尉池吼叫。

    “好了好了,奶茶,雪碧,可乐,乖乖,这是尉池呀,没事的,乖宝乖宝。”嘴里不停安抚着,元月蹲下来分别摸着三只的脑门和胸背。

    随后走过去尉池身边,握住他伸过来的手,男人顺势站起来搂着她。

    狗狗们看两人姿势亲密,气氛平和,才慢慢的靠过来。

    可乐又是第一个把脑袋主动凑过来给尉池摸的,其他两只似乎还在观察,都只紧贴着元月这边。

    “昨天晚上吓到你了吧?对不起。”

    “没事。”

    看到元月朝他笑的很自然,尉池轻抚过她脖子上的伤口,脸上神色未明。

    “别碰,还有点疼。”元月把男人的手拉下来,顺便牵着他往外走。

    雷霆刚才听到声音也已经冲过来了,就站在元月身后,三个人一起回到客厅。

    早饭的气氛有点尴尬,尉池没说话,元月也很安静,雷霆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开口万一说错话,于是三个人就这样默默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盘子。

    尉池一早已经去找过雷霆,知道他昨晚临时编了个车祸的理由,只是一向自信满满的他现在有点心生怯意,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元月解释。

    就这样静静的吃过早餐,雷霆想起身收拾的时候,元月开口了。

    “雷霆,你可以先回房间吗?我想跟尉池单独聊一下。”

    “好的。”雷霆巴不得闪人,一秒都没有犹豫的走了。

    元月起身走到尉池边上,伸手把人拉起来。

    “走吧,我们去客厅。”

    “我不相信雷霆昨晚说的理由,我想听实话。”

    没想到元月上来就是这么一句,尉池直接愣了一下。

    小女人眼神一闪,也不等尉池开口就继续说道。

    “雷霆演技挺好的,但是他描述你出车祸时用的量词非常让人生疑,什么十几岁,一个多星期,小两年,两三次。以他跟你的关系,对你的崇拜程度,就算你出车祸是在认识他之前,他肯定也会了解的非常清楚,所以这个理由一听就是他临时瞎编的。”

    “我之前见过脑梗的病人发病抽搐的样子,如果你是车祸的后遗症,大概率也属于外伤引发神经系统病变然后突然间四肢痉挛,颜面抽筋,可是你昨晚那种有攻击性的状态根本不是那样,反倒跟小说电影里失了神志的样子更像。”

    “还有,你昨天大喊大叫的频率和前一天晚上雷霆的叫声几乎一样。”

    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元月还能注意到这些细节,尉池眼里不禁闪过一丝惊讶和赞赏。

    他突然想起那次他们一起出游,元月几句话碾压那个无理取闹的女学生的事情。

    小女人平时太过于温和的外表实在是会让人忽略了她也有凌厉的一面。

    不过被元月这样一通说完,直接拆穿了他们的谎言,尉池反倒恍然开朗,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整件事情了。

    这边元月说完后心里也有点突突,她不确定尉池是不是愿意现在就跟她解释昨晚的事情,如果那是他的秘密,她这样直白的询问,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完全预计不到。

    不过尉池的脸色看起来比前面早餐时好了不少,那是不是表示他也想直接跟她坦白实情?

    只是这个实情,尉池越说,元月越觉得离谱,最后她真心觉得还不如雷霆编的那个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