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六十五章 尉夫人
    苏黎世尉家

    “夫人,尉池少爷回来了。”

    说话的正是元月在离岛见过的宇文管家,他比尉池早回来了几天。

    “让他直接来花园。”

    “好的,夫人。”“妈,我回来了。”尉池走进来,很是敬重的给正在修剪枝叶的优雅妇人问安。

    “真是难得,过年可以见到你人。”尉夫人手里继续忙着,头也没抬。

    尉池笑了笑没说话,跟一边的女佣示意,女佣立马机灵的拿了另外一把绿篱剪过来。

    尉家占地面积很大,最早是尉池的父亲继承的卢恩家族的一大片庄园,到现在已经把附近十几亩的地都买了下来。现在他们所在的花园是尉夫人最喜欢的一个偏中式的花园。

    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尉池就安安静静的陪着尉夫人修剪盆景。

    “还不错。”尉夫人看着尉池刚刚剪完的那盆黄杨,淡淡的来了一句。

    “来人,把这盆搬去画室。”

    尉池走上前帮尉夫人脱掉手套,顺便给她揉了揉手腕和手臂。

    “天气冷,在温室花园多好。”

    “我乐意。”

    对尉夫人此时的小性子,尉池继续好耐心的没有任何不悦。

    “尉砚呢?”

    “已经让宇文去带他过来了。”

    两人刚进去二楼的阳光室,楼梯中间的电梯就打开了。宇文管家先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男人缓步走出,仔细看腿脚似乎有点不利索。

    “哥,你回来了?”“尉池先生和尉砚先生是双胞胎吗?”

    “是啊,长的一模一样对不对?”

    刚去阳光室送完下午茶点出来的两个女佣偷偷的在厨房议论。

    “嗯,脸简直完全分不出来谁是谁。”

    “可惜啊…”

    “尉砚先生怎么会又聋又瘸的?”

    “据说小时候出意外,嘘…以后绝对不要在这里提到那两个词。”

    “什么词?”

    “聋,还有瘸。傻的吗你?”

    两人刚说完,厨房间管事的桑娜阿姨就走进来了。

    看两人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毫不客气的说,“还有空在那里闲聊,尉池先生回来了,晚餐要做的菜那么多,还不赶紧给我把食材都准备好。”

    “好的,桑娜阿姨。”阳光室内一片暖意洋洋,尉池和尉砚俩兄弟一左一右坐在尉夫人的身边。

    “尉砚,最近有在好好做复健吗?”

    “有,不信你问妈。”

    “你自己不会看吗?他刚才走的多好。”

    尉夫人好像很受不了尉池一回来就盯着尉砚问这个事情。

    “哥,你放心。霍森医生每天都有过来陪我做复健。”

    “嗯,他明天来的时候我要好好感谢他。”

    看着尉砚棱角分明的脸,尉池摸了摸他的头,“太瘦了,多吃点。”

    尉砚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夸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加上下午茶和夜宵,我一天都吃五顿了。”

    “这两天都我一起吃。”尉池明显不相信他的话,要亲自检查。

    “哥你什么时候走?”

    “这次会多呆几天。”

    茶杯盖子哐啷一声重重地摔在桌上,抖了几抖才定住。

    “你们两个够了没,当我这个妈不存在的吗?”

    尉池和尉砚对视着无奈的笑了一下,一个人重新给尉夫人倒了杯茶,另外一个给她夹了一块点心。

    “行了,两个人话这么多,跟我就知道笑。”

    悠闲的午后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晚餐结束,尉池跟尉砚一起慢慢地往另外一栋楼走去。

    “老头子去哪里了?”

    “去里昂度假了。”

    “过年不回来吗?”

    “跟尉夫人吵架了。”

    “这次这么严重?”

    “没事,他俩都吵了这么多年了。”

    “嗯。”

    “尉砚,过完年跟我去旅行吧。”

    “旅行?去哪里?”

    尉砚停住脚步,一脸惊讶的看着尉池。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那尉夫人呢?”

    尉池安抚的拍了拍尉砚的肩膀。

    “就带你,我会说服妈的。”年三十那天一大早,尉夫人的庭院里宇文管家正在吩咐佣人们挂灯笼和贴春联。远离家乡,尉夫人每逢过节,还是会按照习俗装扮自己的庭院,尽量把这里打造成自己的另外一个家。

    今年尉池和尉砚俩兄弟都在,尉夫人兴致就更高了,这会儿还在厨房亲自忙活包饺子。

    圆桌上摆的满满当当一桌子中餐,除了饺子,其他都是宇文管家去找了五星酒店的大厨过来做的。

    尉夫人虽然注重中式习俗,不过从小就跟着做外交官的尉老先生和老夫人在不同的国家生活,口味已经很融合了,家里没有刻意请中餐厨师。

    “宇文,红包都发了吗?”

    “夫人,都发好了。”

    “嗯,你也坐下跟我们一起吃。”

    四个人一顿年夜饭吃的也算愉快,席间,尉池拿了礼物出来。尉夫人的是一对碧玉簪子,通体翠绿,粉头很好,非常衬尉夫人的气质。

    尉砚的是一架无人机,和雷霆那个一样,还有宇文管家的是一套绝版的古文书。

    尉夫人按照惯例,非常实际的每人包了一个大红包,虽然这三个人包括宇文管家都不缺这点钱,但是过年还是要讨个彩头的。

    气氛原本非常融洽,直到尉池提到要带尉砚出去旅行。

    “不行。”

    尉夫人脸色一沉,眼神责备的看向尉池。

    “妈,尉砚的身体没有问题了。”

    “那也不行。”

    看着尉夫人和尉池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他的事情,尉砚就坐在那里一语不发。

    宇文管家看着沉默不语的尉砚,两个人同胞而生的人,不光性格脾气迥然不同,人生际遇也完全不同。

    尉砚一直跟着尉夫人生活,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庄园。

    看似他生活的很安心,从来不跟尉夫人闹脾气,没有红过一次脸,不过宇文管家这么一把年纪了也觉得看不清尉砚是不是真的开心。

    “尉夫人。”

    “我要跟哥去旅行。”

    没有说想,而且直接说要,尉夫人眼神一凛看向自己的小儿子。

    “你的腿怎么办?”

    “你身体不适应又生病怎么办?”

    “哥会照顾好我的。”

    “你哥又不是医生。”

    尉夫人声音一个拔高,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妈,我会去的。”尉砚也站了起来,转身慢慢的走出餐厅。

    尉池安抚的搂着尉夫人重新坐下,“妈,放心。”

    “夫人,你…”宇文管家一声惊呼。

    尉夫人拿起桌上还未喝完的茶水,直接往尉池身上摔过去。

    尉池没有躲开,杯子硬生生的砸在他胸口,然后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