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六十六章 唯一的弟弟 (一更)
    距离尉夫人庭院不到500米是一栋单独的大平层,三面环湖,一楼是尉砚的游戏房和复健室,二楼是卧室和书房。

    “少爷,你真的要跟尉池先生去旅行吗?”说话的是伯恩,瘦高个子,金发碧眼典型的北欧人长相,看着比尉砚年轻几岁。

    “是的。”说完尉砚又加了一句,“放心,我会带着你一起去的。”

    “不是,少爷去哪里我当然必须跟着。我的意思是,夫人这么反对,我们还去的了吗?”

    “我哥会说服她的。”

    尉夫人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哥,这点尉砚非常确定。

    “我有点累,先去睡了。”

    看着尉砚没有坐电梯,而是慢慢的走楼梯上去,伯恩觉得才过了一夜,尉砚有些不一样了。从昨晚尉池先生说要带他出门之后,尉砚的嘴角一直带着明显的笑意。今天早餐和午餐的食物一点都没有剩下,霍桑医生过来给他按摩复健,尉砚这么多年第一次主动提前去复健室等着。

    伯恩是宇文管家的养子,十二岁时来的尉家,算是跟尉砚一起长大的。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比起尉池和尉砚这对亲兄弟还要久。为了更好的照顾尉砚,伯恩大学毕业刻意去学了护理和营养学,毕业后就一直跟着尉砚做他的贴身侍者和营养师。

    宇文管家其实并没有要求他留在尉家帮忙,伯恩跟着尉砚纯粹出于自愿,而且报酬方面,尉夫人聘用他做私人护理的薪水给的也非常丰厚。回到卧室的尉砚,第一件事是把耳朵内的助听器拿下来放在桌上,然后去卫生间洗漱。等他再出来的时候,看到尉池来了。换了一身衣服,双手插在口袋里,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

    “哥。”尉砚叫了一声,慢慢走过去。

    尉池转过身,看着稳步往他走来的尉砚露出一个微笑。

    “我来帮你收拾行李。”

    没戴助听器的尉砚以为读错了他的唇语,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没看错,妈同意了。”尉池放慢了说话的速度,还做了手语加以解释。

    “哈哈,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服她,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看着尉砚瞬间变亮的眼睛,原本放在浴袍上的双手兴奋地握紧,尉池觉得大过年的把尉夫人气的摔杯子打人也是值得的了。

    “这次我们出门可能会有点久,明天我们先去医院做个检查,然后把你需要的药都准备妥当。”

    “好的,放心,我身体恢复的很好,一定没有问题的。”

    快十五年了,这么多年尉砚从来没有离开过欧洲,去的最远的地方是巴黎,就算是因为治疗需要会诊,尉夫人也是重金把医生团队请过来瑞士,避免尉砚的身体受不了长途旅行。

    “我让伯恩上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尉砚简直有点迫不及待了。相较于这里的春风和煦,尉夫人的卧室现在简直是寒冬暴雪,白色的地毯上一片狼藉。

    坐在梳妆台前的尉夫人一反之前的优雅闲适,高高梳起的发髻虽然还没有乱,但是原本刚插上去的发簪已经被拿下来不知道扔去哪里了,双目通红,眉头皱的连额上的抬头纹都显现的一清二楚,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精致的妆容都遮不住她铁青的脸色。

    尉夫人生尉池俩兄弟时也就二十出头,现在还不到六十的她容貌仍旧让人惊艳,加上身材纤瘦,看起来跟四十多岁似的。镜子里每天都会看到的这张脸,越看越能找到尉池和尉砚五官的影子,尉夫人现在看着是非常的不满意。

    “咚咚咚。”有人过来敲门。

    “夫人,尉池少爷让我给你拿杯牛奶过来。”

    哼,前面把她气成这样,一杯牛奶就想安抚她,尉夫人话都没回。

    走到贵妃椅边拿起上面的手机,尉夫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打完电话脸色似乎好了一些,没有叫佣人进来收拾,尉夫人自己把房间整理好,把扔在墙角的那支簪子也捡了起来放进首饰盒里。日子很快就到了尉砚他们出发的那天,尉夫人再不高兴,板着个脸也还是叮嘱了兄弟俩好一阵才放人上车。

    “伯恩,每天给我报告尉砚的身体状况,不准有任何隐瞒。”

    听到尉夫人严肃的语气,伯恩深俯身点头。“夫人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尉砚少爷。”

    车子没多久就到了苏黎世国际机场,一行三个男人直接坐上了尉池的私人飞机。

    “哥,我们第一站去哪里?”

    舒适的坐在位子上的尉砚喝了一口他最喜欢的石榴汁,一脸兴奋的像个小朋友一样。

    “牛头山。”

    “牛头山?这是哪里的名山?我怎么都没听过。”

    “不是什么名胜古迹,不过非常值得一去。”

    “我们至少要飞十二个小时,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告诉我。”

    尉池上前帮他把腿上的毯子盖紧了一些。

    “哥,我知道。”尉砚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有点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妈让我出远门的?”

    “我跟她说,不让我带你走,就把我也打残。”

    “你…”

    尉砚的残疾不是先天的,而是高中毕业旅行的一次意外车祸造成的,原本风华正茂正享受着人生最美好青春的他被彻底的打入了地狱。

    全身多处骨折,脊髓损伤,颅脑也被严重撞击,尉砚在医院躺了将近半年,尉家花尽心力才把人救回来。

    这十几年任何带着残疾的字眼除了尉池,没有人敢在尉砚面前提到,就算是尉夫人也一样。

    “你能恢复过来,就算妈把我打残了,我也可以恢复的。”

    尉砚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尉池做不到感同身受,他能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在尉砚想放弃的时候扶他一把。

    “你还记得成人礼上许的愿望吗?”

    怎么会忘记,尉池每年在尉砚生日的时候就会问他那个愿望是不是变了,他每次都说还没有。

    “相信我,你很快就可以实现那个愿望了。”

    看尉池眼神坚定的看着他,尉砚觉得身体里一股热流从脚底直窜到头顶心,挡都挡不住的热血沸腾,激动的他手都在不由自主的抖动。

    “哥,你说的是很快就可以实现吗?”

    “是的!”

    怕高空飞行时耳朵会不舒服,尉砚这时也没有戴助听器,再次跟尉池确认后,尉砚忍不住紧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握紧的双拳猛拍了两下自己的双腿,然后朝着坐在另一边的伯恩叫道。

    “伯恩,我要喝酒。”

    伯恩起身去找空服,回来时拿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杯香槟。

    尉砚很识相的拿起那杯最少的,他知道以后要更爱惜自己的身体,今天是特例,尉池和伯恩都没有反对他喝酒。

    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尉砚听不到,但是他记得那个声音非常的好听,他很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