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70章 理由
    “我哥从来没有给我介绍过她的女朋友,你是第一个。”

    尉砚发现元月跟他聊了好一会儿了,都没有问过任何关于他或者尉家的事情。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虽然愣了一下,但是随后也只是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没有接他的话。

    其实元月咋听到尉砚这么说,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

    “看你之前这么惊讶的样子,他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我跟他是双胞胎?”

    尉砚很好奇这个看起来挺普通的女人是怎么吸引到他那个完美的大哥的。

    “他有跟我说过他一共有九位兄弟姐妹,但是没说有一位是胞弟。”

    “那你知道我们的母亲是谁吗?”

    元月突然觉得这位看似面色平和,语气温柔的尉砚少爷,可能对动物的好感会更胜过于人。

    下午尉池带着尉砚和伯恩出门了,jill也跟着一起,就雷霆在别墅陪着元月。

    “仔细看,尉砚和尉池还是挺不一样的。”元月坐在娱乐室的沙发椅上,面前的大屏幕正播着“教父”。

    “嗯,只看其中一个人会觉得和另外一个很像,但是他们两个同框出镜的时候看起来区别就很大。”

    “我家老大看起来霸气多了。”元月看雷霆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好似他才是尉池的亲弟弟。

    对哦,雷霆看着尉池的眼神和尉砚看着他的眼神很像,都充满了敬重和崇拜。

    “雷霆,你知道尉夫人的事情吗?”

    听元月突然提起尉池的母亲,雷霆愣了一下。

    “前面尉砚问我是不是知道他跟尉池的母亲是谁,听起来尉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人物。”

    拿起桌上的冰可乐喝了一口,元月又继续说,“尉池和尉砚还都跟着他们母亲的姓氏。”

    雷霆想了一下才开口道:“尉池他们的父亲是瑞士卢恩家族的人,算是贵族后裔,不过到他这代已经是空有名头,除了家族世袭下来的房产古董珠宝这些,并没有其他的实业。”

    “尉夫人的父母都是国内大家族的嫡系,又只有了尉夫人一个独生女,所以尉夫人继承的家业非常庞大,她第一段婚姻是家族联姻,没有维持多久。后来去法国留学才碰到现在的丈夫,就是尉池他们的父亲。”

    “所以尉夫人是下嫁了,而且比起卢恩家族的贵族虚名,她更愿意尉池他们跟她姓,她结婚后也并没有改夫姓。”

    后来等有次元月把尉夫人的事情无意中提到给边华听之后,她才知道尉家真正的实力,着实又让她狠狠地受到了惊吓。

    “元月,你是不是也有点好奇尉砚的身体状况?”

    那是肯定的,元月本来想等晚点再问尉池的,总归问清楚一些才方便以后更好相处,所以前面她跟尉砚聊天时都只限于关系狗狗的安全话题,她也不想万一说错什么犯了禁忌。

    “我就有注意到他腿不太方便?好像听力也…”

    “没错,尉砚之前出车祸,差点成了植物人,听力不好也是那个时候的后遗症。”

    “我就知道这些情报,不过我觉得尉砚人很好相处,你不用太紧张了。”

    雷霆知道元月之前一直有在忧心尉池要带她见的人是谁。

    “弟弟好歹是同辈,把尉砚当成是另外一个我就好啦。”

    雷霆这个比喻还是起到很大效果的。元月觉得安心不少。

    晚餐后,元月刚回房间没多久,内线电话机就响了,是尉池打过来的,让她一会儿去他房间,他有事要跟她说。

    安顿好奶茶他们,元月快速的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就上楼了,尉池和雷霆都住在三楼的卧室。

    元月敲了下门就听到尉池的声音让她直接进去。

    “过来!”

    房间里灯光有点暗,尉池靠坐在沙发上,一只手臂搁在额头上,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元月走过去刚站定,就被尉池拉着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腰身被固定住了,脖颈间还是男人平稳绵长的呼吸,安全起见,元月没有轻举妄动,就由尉池这样抱着。

    “洗过澡了?”

    “嗯。”

    “好香,我喜欢。”

    “你喜欢这个沐浴露的味道?”

    “在你身上很好闻。”

    这个话题有点危险。

    “你要跟我说什么?”

    “先让我眯五分钟,头有点疼。”

    元月放在自己腿上的手动了动。

    “我帮你按下?”

    “好。”

    让尉池把身体坐直一些,元月把鞋子脱掉后直接跪坐在沙发上方便她用力。

    先把自己的手掌互搓了一会儿,带着点热意的掌心直接贴上尉池的颈项两边。

    没想到元月纤细的手指这么有力,一点点缓缓把他原本僵硬的肩颈按到又热又舒缓。

    “我要继续按头上的穴位了哦?”

    见尉池点了点头,元月才把手指伸进他浓密的头发。

    估计也就十分钟不到,尉池发现舒服了很多,头也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

    转过身拉过元月的双手,抬起来仔细看了两遍。

    “我手干净的。”

    听到元月这傻话,尉池额头直接顶了过去,发出咚的一声。

    “啊…疼啦。”额头被撞个正着,元月立马就想把手抽回来去摸。

    “sorry。”尉池直接替她揉了一下。

    “你有学过按摩?我头疼好多了。”

    “没,之前我自己经常头疼,大概知道按哪些穴位可以舒缓。”

    “你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才头疼?”

    不会是因为早上自己把感冒传染给他了吧?

    “不是,是之前那个温泉水的副作用。”

    “那个副作用这么久的吗?”

    “jill说会因人而异,不过这个疼过就没事了。”

    “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开发那个温泉?”

    尉池放开元月站起身,走到小吧台那里拿了瓶水。

    拧开瓶盖喝了两口,靠着吧台把盖子慢慢的拧回去。

    元月把脚放下沙发,把鞋子穿上才重新坐正身子,抬头看着尉池等他的答案。

    “尉砚。”

    “那个温泉水含有的物质有可能可以彻底治愈尉砚车祸的后遗症。”

    这个答案很容易接受,但是不太容易理解。尉砚是听力和脊髓受损,温泉水会有这么神奇的功效可以修复这些伤害的话,那岂不是相当于让人有再生和自我修复的能力了?“所以你回瑞士带他过来是为了让他可以直接做实验?这不会太冒险吗?jill不是还没有研究成功?”

    “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难道是尉砚的身体…。“我之前着急赶回瑞士,是因为伯恩,看到了尉砚写的遗书。”

    看到元月一脸震惊,尉池走过去蹲下,和她视线平行才缓缓说道,“尉砚车祸的后遗症不光是生理的,后期心理上的创伤更严重。”“他得了抑郁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