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74章 发生意外
    可乐突然兴奋的从地板上跳起来冲向门口,奶茶也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下来紧跟在后面。

    元月本来还在厨房间切着青蒜,看到两只狗子已经等在门口猛摇尾巴,赶紧洗了下手往外走。尉池他们回来了吗?

    大门开启,尉池的车子开了进来利落的停在平台前面。元月走过去时,尉池已经下车了。

    伯恩小心翼翼的扶着尉砚从后座下来,后者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不过精神状态看上去还好。元月偷偷舒了口气,这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了。

    看到元月迎出来,尉池上前抚了一下她的脸,顺便安抚一下兴奋迎接他的两只狗子。

    “尉砚,伯恩,你们好。”元月冲着尉砚他们露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元月你好,打扰了。”

    雪碧离开了几天,回来后格外的兴奋,元月就让三只在外面院子玩一会儿再进来。尉池先带着尉砚回了房间休息,伯恩也一起进去了在这里照看着。

    元月倒了两杯温水送进去,尉池从门里面接过直接递给了伯恩,然后自己就跟着元月回来了客厅。

    “尉砚还好吗?”

    “嗯,只是体力消耗有点大,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不想元月担心,尉池没有提及前面突然发生的意外,这会儿马落和雷霆正在检查损坏的升降器。

    “走吧,我们去院子里面陪奶茶他们玩一会儿。”

    “你不累吗?要不要给你泡杯咖啡?”

    “没事。”尉池捏了捏元月的手,“你刚才是不是已经在做饭了?手这么冷。”

    冬天的水很冷,准备食材不能用热水,洗个菜什么的手都会冷的受不了。尉池以前哪会注意到这些,也就现在看着元月经常在那里忙,才会想到水冷这个事情。

    “还好,我有戴手套。”

    “走了,我们去院子里面,我好几天没看到雪碧,很想她。”

    虽然气温低,还好没有风,尉池把飞盘和网球都拿了出来陪三只狗狗玩。他今天身上穿的是黑色的冲锋衣,下面陪着高筒黑色靴子,看起来格外的英姿飒爽。

    元月注意到他今天特别照顾雪碧,每次都把网球直接往雪碧在的方向扔,等她抢到跑回去时夸奖的特特别卖力。

    “雪碧是不是做了什么值得奖励的事情?”晚点等他们都进屋休息的时候,元月忍不住好奇问了尉池。

    “我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呵呵。”尉池把外套脱掉,家里开着地暖,他就只穿着单件的短袖体恤,刚小小的活动了一下,但是手臂肌肉感觉都鼓鼓的了。

    元月看着宽肩窄腰,坐在沙发椅上,长腿一伸,穿着拖鞋的大脚都直接都抵到她的了。

    “你又光脚不穿袜子。”尉池看着她细嫩白皙的脚丫子,直接光溜溜的踩在地板上。

    “嘿嘿。”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雪碧,过来!”元月直接把雪碧叫了过来,撸了撸她的大脑门。

    “没有,雪碧这几天陪着尉砚,特别的乖,伯恩说尉砚心情好多了。”

    “太好了啊,雪碧,过来姐姐秀秀,你真是太棒了!”被元月猛亲了几口,雪碧顺势直接趴倒在她腿上,其他两只见状,也惹不住凑了过来,然后就出现了三只大狗围着小小一只的元月集体争宠,场面着实有点壮观。

    尉池看着看着心里有点堵啊,起身上前先把可乐给拖走了,元月被他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一句。

    “什么时候才能被我扑倒?”

    小脸一红,假装没听到,元月挣开尉池的手臂,径自走到厨房间去了。

    哎呀,晚饭的菜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呢,好忙好忙的。

    尉爷哪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跟在后面直接把人拦腰搂住。这站的位子真是的,前面是她还在切菜用的砧板,旁边摆着一堆还没处理的食材。

    “你快点放手。”元月小手用力,想要掰开尉池“掐”在她腰腹的手臂,这位爷真的是每次都不知道控制力道。

    “头转过来。”男人温热的气息都靠在耳朵边上了,元月哪会这么傻听他的话,这不是主动送羊入虎口了么?

    “是现在让我亲一口解馋,还是晚上让我亲个够,自己选。”低音炮男声开启,尉爷的唇舌撩的元月的耳朵都快烧起来了。

    豁出去了,元月用力转过身然后踮起脚尖,捧着男人的脸自己凑了上去。

    亲完一口,尉爷眯了眯眼,把人拎起来转个身抱放在后面的操作台面上。

    “我反悔了。”尉池低下头直接吻住了元月因为惊讶还微微张着的小嘴。

    元月都快奔溃了,想到尉砚他们还在里面呢,万一伯恩出来看到,紧张的直想把人推开。

    尉池自然也是有分寸的,并没有太过分,很快就退开身,把人放了下来。

    只是嘴上还是不饶人,“小月亮,你的嘴唇和我的是天生一对。”

    什么嘴唇还能天生一对的了?尉爷,你简直太不要脸了。

    不过,他有这个闲情逸致跟她调情,看来尉砚暂时是真的没事。

    尉池的卧室内,伯恩就坐在不远的地方望着尉砚,躺在大床的男人睡的非常安稳,伯恩的心情总算平稳不少。

    前面看着铁栅栏掉进水里的瞬间他着实吓了一跳,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他甚至瞬间后悔告诉尉池关于遗书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尉池已经叮嘱了他不能跟尉夫人报告,他只能照做。

    虽然尉夫人是雇佣他的人,这样知情不报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作为尉砚的朋友,他有自己的私心,他相信尉池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自己的弟弟。就算这个过程可能不一定受控,甚至可能出现今天这样的意外,但是总比眼睁睁看着跟自己一起长大的挚友去死要好。

    床上的男人突然发出浓重的呼吸声,全身开始痉挛,伯恩立即冲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熟练的按住他的手脚,等待着这恼人的抽搐结束。

    “尉砚,尉砚,醒过来!”

    他在哪里?

    尉砚觉得自己睡了很久,睁开眼睛的瞬间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连眼前这个正叫着他名字的人是谁都一下子想不起来。

    “尉砚,尉砚?”

    等一下,为什么他可以听到这个人叫他的名字?虽然这声音忽远忽近,但是他确定他听到了,伯恩的声音原来听起来是这样的吗?

    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是伯恩,自己前面刚经历了一场有点吓人的意外,然后他哥尉池带着他来了他女朋友元月的家里。他的脑子越来越清楚,然后一开始的震惊慢慢的变成惊喜,巨大的惊喜,他的听力变好了。

    “伯恩,我可以听到你讲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