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76章 情敌来了
    “元月,晚上我们吃什么好吃的?”

    等尉池和雷霆进来的时候,元月他们已经把大桌子准备好了。

    “有你喜欢的牛骨汤。”雷霆听到这句话,瞬间眼睛都在放光。

    尉砚看到雷霆的眼神简直和雪碧看到骨头的眼神一模一样,禁不住笑出了声。

    伯恩帮着元月给每个人盛了米饭,然后大家就照着元月的样子,先把牛骨上的肉拆下来放在米饭上,然后放上几片炖的已经接近透明的白萝卜片,再撒上一小撮清炒过的黎蒿,最后浇上两大勺滚烫的牛骨汤。

    一勺牛骨汤泡饭下去,雷霆觉得自己要升天了。这混合了黎蒿和白萝卜的清爽肉香味实在太奇妙了,米饭刚刚浸润了汤汁的口感区别于煮出来的,还有点弹牙,和汤里你牛肉牛筋非常搭。

    吃完两勺,再现磨一点黑胡椒撒上去,香气又加升一层。

    几个人就着牛骨汤吃掉了一锅子米饭,其他配菜如果不是元月提醒,估计都直接被忽略了。

    饭后,尉砚盯着元月说了一句,“如果我大哥没有追求你,我也会追你的!”

    这么一句玩笑话,结果被自家大哥直接挡回去了。“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伯恩觉得自己有必要像元月要一些她的菜谱,她做的中餐实在是太好吃了,简直刷新了他对中餐的概念。

    “你们两个等着被元月无限惊喜吧,到目前为止,元月还没有煮过几次同样的菜色。”

    什么?那意思是天天都要做不同的菜吗?这也太夸张了吧!

    伯恩打算晚点自己跟元月好好讨教一下,这样等尉砚回去瑞士,也可以找人按元月的菜谱做给他吃。

    可惜,等他后来知道元月从来没用过菜谱这种东西,他真的是惊讶到下巴都快掉了,在他一个老外的概念里,煮菜还能只凭自己的感觉,食材调味完全靠手感,不需要精准的份量和温度,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避免来回车程劳累,尉砚和伯恩这几天都会住在元月这里。

    雷霆的房间让给了尉砚,伯恩就在工作室睡。

    元月没想到等尉砚要回去房间休息的时候,雪碧居然直接跟着他一起去了,她跟上去叫她名字,雪碧也没有回来。

    “让雪碧睡我房间吧。”尉砚摸了摸雪碧的下巴,笑的一脸温柔。

    “好吧。”

    等客厅里只剩元月和尉池,尉池就从单人沙发上挪到了元月旁边,还直接伸手把她搂过来靠着自己。

    元月有点别扭的动了动,不过很快就安分的靠在尉池怀里,因为男人的手掌已经不怀好意的探向某个危险的地方了。

    单独跟尉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是不能有半分松懈,元月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人平时有多正经,背着人的时候就有多邪恶。冷不丁额头上被弹了一下,不疼,就是有点懵。

    “难得跟我单独呆一会儿,还要神游。”

    元月看着尉池还举在眼前的两根手指,好似她说错一个字,就要再被弹一下,脑子一个抽疯,直接上嘴咬住了。

    结果可想而知,某个不要脸的爷眼神一变,嘴里开始说些不干不净的话,手指头动的个起劲,让元月后面几天都没脸看他的手。

    正如雷霆所说,尉砚和伯恩后面真的是天天都被元月的手艺给惊艳到了,尉砚甚至怀疑,他哥非要借住在元月家里,就是为了每天可以吃到元月做的饭菜。

    伯恩看着尉砚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食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好,真的是赶得上发育期的少年了。早上从温泉回来后,尉砚就休息了一会儿,起来后精神大好的说要陪雪碧去院子里面玩。

    之前看到尉池和可乐玩飞盘,尉砚就羡慕的不行,作为一条陪伴犬,安妮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陪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尉砚老觉得雪碧就是安妮似得,所以他就特别想对她好。

    看着在院子里面正玩的高兴的尉砚和雪碧,元月这几天一直在想的一个念头又自己冒了出来。

    尉池走过去站在她旁边,元月转过头看看他,又回头看看尉砚和雪碧。

    “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有件事要求你。”

    这么巧?元月想说尉池第一次用求这个字眼,难道他想说的就是她想说的?

    “你先说。”尉池伸手抚了抚元月的脸颊。

    “如果尉砚愿意的话,他回去瑞士的时候,可以带雪碧一起。”

    尉池眼神一亮,这几天他一直在纠结着要怎么跟元月开这个口。他看的出来尉砚非常喜欢雪碧的陪伴,如果雪碧能够跟着尉砚回瑞士,对他后面身体的恢复肯定会有帮助的。但是,他又不忍心让元月舍弃自己的爱犬。

    “你确定吗?其实我可以再给尉砚找一条陪伴犬。”现在元月主动提出了,尉池反倒觉得这个请求实在有点过。

    “我当然舍不得雪碧,但是我觉得比起我,雪碧可能更喜欢尉砚做她的主人。”元月这几天一直都有在仔细观察雪碧和尉砚的互动,只要尉砚一出现,雪碧就直接跟前跟后,一步都不离开。都说狗狗会自己选主人,雷霆也一样喜欢雪碧,经常陪玩,但是雪碧就不会像对尉砚一样对他。

    尉池深深的看了一眼元月,轻声说:“我先替尉砚谢谢你。”

    “那你帮我去告诉尉砚吧,我不想自己跟他说。”毕竟就算雪碧愿意,她其实还是超级舍不得她的。

    看到元月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尉池上前拥着她,亲了亲她的眼皮子。

    此时院子里雪碧突然朝着大门口叫了两声,尉砚站的离门口比较近,就直接走过去开了门。

    尉池跟元月也已经从监控里面看到外面站着的人了,随即都走了出来。

    大门打开,尉砚先是看到一个穿着驼色大衣,一头黑色长直发的美丽女人,手里正拖着一个行李箱,但是这脸上的表情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作为一个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他好像不应该猜测这位女士是不是着急想上厕所。

    边华站在院子门口,盯着一脸兴味看着她的男人,运气这么好,来给她开门的人直接就是一路跟着她到这里的那个女人要找的人吗?

    “你好,请问找哪位?”

    边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傻叉,没看到站在我身后的人吗?还问,原来尉池的同胞兄弟脑子这么不灵光。她哪里想到,那个女人前面趁她在门口纠结要不要敲门的时候,早就躲到一边去了。

    “边华,你怎么自己上来了,不让我去接你?”元月从院子里直接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尉池。

    “尉池!”

    “zoe,你怎么会在这里?”

    边华又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那个女人原来是来找尉池的,那有99的概率,她把元月的情敌给直接领家里来了。第一次觉得自己才是个傻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