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78章 恋兄情结 二更
    那边雷霆在去机场的路上被边华的三寸不烂之舌严刑审问,这边伯恩也在煎熬的送zoe下山的路上。

    没有留宿成功的zoe这时候的脾气可真是没有太好,从一上车开始就在那里用中文,法语和德语轮番的开始骂各种脏话。伯恩一个大男人战战兢兢的开着车,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避免在后视镜里跟和后座那位发神经的大小姐有任何眼神交流。

    尉池先生真是够狠的,明知道他因为小时候的阴影导致他一看到zoe就会条件发射的害怕,还让他开车送她去度假村,用这招来惩罚他真是正中红心,看来他以后再跟尉夫人做任何汇报都要掂量着看到底哪些可以说,哪些是绝对不能说的。

    伯恩好不容易一路飙到度假村,车子一停稳就迫不及待的想打开车门下车,结果zoe在后座凉凉的来了一句。

    “伯恩,等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holyod,就差那么一秒钟他就下车了。

    “zoe小姐,您要问什么?”

    “尉池对那个元月是认真的吗?”

    伯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比较好,还没等他考虑好答案,zoe就不耐烦的爆出来一句。

    “算了,不管他是不是认真的,我还是不会放弃他的。”

    看着已经推开门下车,直接往大堂走进去的女人,伯恩松了口气,下车拿了行李紧跟上去。

    为了讨好尉家的人,zoe都已经习惯说中文多过于自己的母语了。等伯恩走到前台,zoe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了,反正尉池前面已经打过电话来预定房间,她在这里的费用直接都挂在他的卡上。

    其实这里的那栋别墅尉池还保留着,不过伯恩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尉池是不会让zoe住那里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恭敬地送这位小姐去到房间,给她放好行李,他就可以闪人了。

    直到伯恩跟她道了别,把门关上时,zoe嘴里骂了一句“怂货”,前面一路看着伯恩三缄其口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她的火气就更旺了。

    这几年她被卢恩先生,她名义上的养父送到了只有鸟拉屎的一个破地方留学,好不容易回到瑞士才发现尉池早就已经离开那里了。她知道自己被送走其实是尉夫人的主意,就是为了不让她继续缠着尉池,所以她这四年都乖乖的呆在学校,适时的谈了几场“恋爱”,让尉夫人不再对她有任何的防备。

    她忍了这么久也不会急于这一时了,她有足够的耐心来实行她的计划,目前她要做的就是先摸清楚那个叫元月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成为尉池的女朋友,还介绍了尉砚给她认识。另外,她也很好奇就这么个荒凉的山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值得尉池他们在这里留这么久的。

    此时的院子里面只有尉家两兄弟还有元月三个人在,伯恩去送zoe之后,尉池就把元月叫过来茶室一起喝茶了。

    原本尉砚打算自己回房了给他们两个人一点私人空间,但是尉池刻意把他留了下来,这会儿尉砚看着自家大哥一副冷静沉着的样子坐在那里,元月也是一脸的平静,这两个人似乎对于zoe的突然出现还没有那位已经走掉的边华小姐反应来的大。

    “尉砚,你跟元月说一下zoe跟我们家的关系。”

    尉砚冷不丁被这样点名,心里还紧张了一下,抬眼看看尉池,随即反应过来他应该怎么介绍zoe了。

    元月看见了尉砚的小眼神,还注意到了他开口前咳嗽了两声,心里不觉有点好笑,原来尉砚在尉池的面前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这两天她更加确定了尉池会对雷霆这么好,也是因为雷霆有些时候和尉砚特别像,尤其是这两天随着他身体的复原,原本笼罩在他身边的阴郁气息都慢慢散尽了,有些小动作和眼神跟雷霆真的是神似。

    “元月,zoe是我们父亲的前妻和别人生的女儿,因为一些原因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到了我们家,成为了卢恩家的养女。”

    “别看她打扮的这么成熟,其实今年才20岁。你知道欧洲人早熟,她卸了妆就还是个小朋友。”

    “我们的母亲对她的存在一直有点芥蒂,倒不是因为她本人,而是因为她那个不靠谱的亲生母亲。zoe在16岁之前都在瑞士,后来因为她母亲的一些事情,她就被送出国留学了。”

    “刚才没有刻意介绍你们两个认识,是因为,她之前喜欢过我哥。”

    前面都不重要,全是铺垫,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元月其实也猜到了,前面那个女生扑过来的姿势神情,比她自己扑尉池的时候还要热情。看来就算经过了4年的时间,她对尉池的感觉还是没有变淡。第一次面对的情敌,段数就这么高,怪不得边华这么替自己着急。

    尉池对尉砚的说明还是挺满意的,果然跟他还是一样的默契,这种事情他觉得有旁人来解释效果更好,而且他真心,也从来没有跟任何女人做过解释。不过看元月听完之后沉默不语的样子,甚至又开始神游发呆,尉池有点沉不出气了。

    “元月,zoe喜欢我是之前小时候的事情了。”

    “她对我的感情只是小女孩的恋兄情结而已。”

    “嗯,我知道。谢谢你跟我解释。”元月给了尉池一个微笑,然后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喝着。

    那个笑容既不苦也不涩,看不出一点不悦或者刻意,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笑容。元月没有误会他是好事,有个这么善解人意的女朋友真是很省心,但是尉池怎么觉得自己心里这么不舒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