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83章 不同寻常的味道
    “厉sir,你怎么在这里?”雷霆看着隔着两米远站定的两个男人,心里有点哆嗦。

    “公事。”厉荀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眼神还是跟尉池的“胶着”在一起,这时候如果边华那个腐女在,心里估计已经演练了无数遍谁攻谁受的画面。

    “雷霆,上车。”尉池眯了下眼,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雷霆只得跟厉荀点头打了个招呼,速度的坐上车发动开走。

    厉荀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子,露出一个鄙视的笑容。嘁,幼稚。上次尉池直接把元月带走这个事情,他可是记到现在。刚才尉池那个嘚瑟的眼神,真的是跟抢赢了玩具的小朋友没两样。

    厉荀拿出手机,一边等着电话接通一边往自己车子那里走过去。

    尉池他们的车子出了机场一路往山上开去,厉荀的车子没一会儿也跟着出来了,不过是往反方向的市区开过去了。

    “雷霆,去查一下厉荀来这里干什么?”

    他一个工作狂,一向是忙的六亲不认的,最近倒是清闲到可以一直往这里跑了?

    “好的。”

    自从元月的事情后,感觉尉池和厉荀之前的交情就彻底结束了,看刚才两个人的表情就属于老死都不想往来了,雷霆只能哀叹,女人真的是友情的终结者。

    不过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吸引力法则就是你越是不想什么事情发生,偏偏那件事情就一定会发生,你越是不想见到某个人,偏偏那个人就会一直不停的在你眼前出现。这时的尉爷还不知道,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厉荀这个“讨厌鬼”会接连不断的出现在他和元月的身边,甩都甩不掉。

    堇州,听着还挺霸气的名字,不过只是个七八线小城市,高铁不通,来这里要么坐车要么飞机,幸亏隔壁还算是个比较有名的贸易城市,所以沾了点光,机场距离堇州市区不算远。

    元月住的那个山头在堇州下面一个县级的镇上,地图上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是搜不到的,当地人就叫这片山头做牛头山,顾名思义长得像个牛头。元月当时会选择在这里隐居,也是一路开车瞎溜达到这里。看着人少安静,就在这里住下了。

    这样的一个小地方,突然间出了疑似亲生父亲杀了自己儿子这种事情,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尉池和尉砚赶回山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元月正在做晚饭,客厅里面的电视机开着,里面就正在播这条新闻。

    元月和狗子们听到车子引擎的声音,出来开门,好几天没见,尉爷上来就很不忌讳的给元月来了个熊抱,不过很快就放手了。雷霆就当没看见,自顾自逗着雪碧他们。其实,这点亲热戏码如果不是因为元月,真的是幼儿园级别了。

    “你们先进去休息会儿,晚饭快好了。”

    尉池抬手给元月理了理被他弄乱的头发,又仔细盯着她的小脸看了一会儿。

    “我不在,你倒是睡的挺好的。”看着脸色粉嫩嫩的,眼神亮晶晶的。

    尉爷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元月没有秒懂,直到男人变得戏虐的眼神,才反应过来。元月直接一个伸手,在他腰间掐了一把,结果冬天衣服实在是厚,就算尉爷穿的是合身收腰的大衣,元月根本掐不到他的肉,只是白白弄疼自己的手指头。

    “晚上脱了让你掐。”元月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尉爷顺便还冲着里面吹了口气。

    一回来就这么逗她,元月气的想把人直接打包扔出去,干脆不理他直接自己进屋继续做饭去了。炒菜的时候,元月不小心多放了两次盐,那盘菜上桌的时候就被摆在了尉池的前面。

    “哇塞,这么多好吃的,太赞了,元月,辛苦你了!”雷霆看着正中央那道三文鱼头汤,超级大一锅,还有两只大膏蟹,想想那个汤都很好喝。

    原本元月是给尉池和雷霆准备的一人一只,她这两天没什么胃口,不过现在直接毫不客气的捞起一只放在雷霆的碗里,然后又捞起另外一只放进了自己碗里。

    雷霆见状,嘴角的笑意瞬间僵硬,他这是吃还是不吃好啊?

    尉池看着元月这突来的幼稚举动,丝毫没有生气,反倒一脸兴味的看着她动手拆螃蟹,掰开蟹盖把蟹黄蟹膏用筷子弄开,舀进一勺米饭,再浇上一勺汤汁。

    正当元月举起手把一勺拌着所有精华的米饭往嘴里送的时候,尉池动作迅速的握住她的手腕,然后凑过身去,嘴一张就把那勺米饭给吃掉了。

    末了还舔了下嘴角,“嗯,好吃。”

    元月先是愣住,接着是有点生气,最后无奈的觉得好笑。

    “这么好吃,那再来一勺。”元月再舀了一勺米饭拌好,又夹了一大筷子尉池面前的那盘小青菜放在上面,然后送到尉爷嘴边。

    尉池觉得有诈,不过还是心甘情愿的一口吃进嘴里。

    雷霆看着自家老大的脸随着嘴里咀嚼的动作越来越僵硬,决定都不碰那盘青菜了。老大,你一回来就惹元月生气,今天只是一道菜,万一明天做坏两道菜,或者直接罢工了,他们可怎么办啊?

    心里到底还是念着尉池这几天应该也是辛苦了,元月就罚尉池吃了一口,就主动把那盘菜挪到了一边,三个人总算是安心的开始吃饭。

    客厅里面的电视机没关,这会儿又在重播新闻,元月再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终于想起来是谁了。

    “边华这次来要采访的好像就是这个董世超,他怎么突然就死了?”

    尉池和雷霆听到元月这么说,也都转头看向电视机屏幕,正好放到记者在拉着警戒线的案发现场外面。

    “边华有跟你联系吗?”

    “她本来晚上要过来了,后来发消息跟我说不来了,现在看来估计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了。”

    “先吃饭,吃完你一会儿发个消息给她,看她是不是还在市里。”

    “嗯,新闻里面说的这么吓人,嫌疑犯居然是他爸爸。”

    “好了,吃饭,雷霆去把电视关了。”

    边华的确还在市里忙着,她找了关系这会儿正在警察局里面。虽然见不到老董,但是主要负责这个案子的队长愿意接受她的采访。

    两个人正聊着,突然有人敲门,玻璃门被推开,“张队,有个姓厉的找你,说是上面派来调查董世超的案子。”

    张队脸色一沉,董世超的分量果然不轻,这么快上面就派人来了,事发这才多久,幸亏他们暂时也算是有个嫌疑犯在手上。

    边华听到li这个姓氏,不由得就想到厉荀,但是应该不会是那位爷的,董世超的案子就算是凶杀也不需要惊动到他来调查,除非……他一开始就在调查董,而董逃回堇州也不是什么单纯的避风头。边华眼神往外瞟了瞟,似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看来老刘让她跟这个新闻搞不好误打误撞的是个猛料。反正,暂时可以肯定的是明天股市一开盘,董的公司股价又要来一波大地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