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88章 柴房
    昨天尉池做了早餐,元月今天也起了个大早打算准备点好吃的。

    刚过七点,太阳爬上来没多久,院子里还带着点清晨的雾气,元月站在平台上伸了个懒腰,做完几个深呼吸后,精神气瞬间十足,转头好笑地看着三只狗子也在一旁跟着做超级标准的下腰式。

    元月忍不住把鞋子脱了,跳到刚冒出点点绿意的草地上,悠闲的走来走去感受着脚上传来的阵阵凉意。

    舒展完毕,元月穿好鞋子去把院子门打开,三只狗子自己出去解决便便了,顺便溜达一圈。

    元月径自回到院子里去把炉灶生好火,她今天早餐打算做肠粉吃,大锅子可以放蒸架,做肠粉应该会不错。

    调好米粉,元月还做了牛肉馅和花生馅,肠粉的材料准备好,她又开始准备酸辣汤的食材,豆腐、木耳、香菇、鸡胸肉还有鸡蛋,先把酸辣汤在大锅里煮上,一会儿放上蒸架,等大家都起床就可以做肠粉了。

    忙完这些,元月才回房间里面去洗漱,狗子们这时也在院子里面玩了好一会儿,需要进去给他们喂食了。

    元月本以为尉池他们还没起来,就跟边华一样,正搂着被子睡的呼啦啦的,结果等她出去院子看炉灶的火时,却看到尉池从外面进来了。

    “你这么早是出去跑步了?”看尉池这一身,额前的头发都湿了,被他直接撩到后面,露出饱满的额头。

    “嗯,最近运动太少了,就出去跑了一圈。”

    尉池难得的也有点喘,看来这一圈应该距离不短。

    “那你休息一会儿就去冲澡吧,我煮了咖啡了。”

    “你在做什么?”尉池也不着急进屋,径直往元月那里走过去。

    看着边上的石桌上放着好几盘食材,盖着的锅子里散发着阵阵带着点酸味的诱人香气,尉池有点好奇元月早餐煮的是什么。

    “锅里的是酸辣汤,这些是一会儿用来做肠粉的。”

    元月把锅盖掀开,舀了一点到小碗里试味道,嗯,酸辣鲜香,就是她想要的那个味道。

    “让我也尝一下。”

    咋听到尉池的这句话,元月心里污了那么一下子。男人不会这个时候想壁咚她吧?呃…人家都是冰激凌啊,蛋糕什么的,他居然想尝试酸辣汤?真是有点重口味。

    感觉自己脑门被点了一下,元月瞬间看到尉池已经就站在自己眼前了,近到她都可以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混合着露水味道的汗味。

    运动外套被解开了,露出里面白色的体恤,诱人的锁骨,男人味十足的胸肌,元月觉得不适合再往下瞄,就把视线往上移,结果也没好到哪里去。

    男人的喉结和下巴都让她越看脸越红,感觉旁边炉灶上的热气全都熏在自己脸上了。

    “你都一口喝完了,再给我舀一勺。”好像只是幻听了,元月没有动作。

    尉池偷笑了一下,直接握住肩膀把人“挪”到一边,他自己动手舀了一点酸辣汤到碗里。

    稍微晃了两下,仰头一口喝掉,难得豪爽的砸吧了两下嘴。

    “嗯,酸酸辣辣的,很开胃。”

    元月这才回过神来,走过去两步想把人往边上推。

    “试过味道了赶紧进去洗澡,别着凉了。”

    推了两下男人跟个柱子似的纹丝不动,元月忍不住抬头看他。

    眼神正好跟尉池对个正着,就发现男人眼里满是戏谑和危险,背着光线的眼珠看起来都是墨黑色的。

    尉池伸出一只手就把人轻松的搂进了怀里,一个用力就拦腰抱了起来,另一只手还拿过了锅盖盖好。

    “你…不准打什么坏主意啊,家里还有两个人在呢。”

    而且这还是在院子里,万一边华或者雷霆出来看到,今天的早饭还要不要吃了。

    “放心,我们进去。”尉池压着嗓子在元月耳边说了一句。

    进去,进去房间吗?那更加不行,这个姿势抱着进去被看到更丢脸。

    元月还没来得反对,人就被尉池抱着进了一旁的仓库。

    是的,她平时用来放木头柴火还有各种杂物的仓库!

    短短的几米路元月已经脑补了无数电影镜头,“柴房”可是个又黑又危险的地方。

    直到自己再一次被壁咚,嘴唇被男人狠狠咬住,元月心里还在哀叹,尉爷这套路真是越来越深了。

    尉池计算的时间刚刚好,他刚把人带进去用脚把门带上,雷霆就气喘吁吁的跑进了院子。

    真的是要命啊,一大早负重30公斤,跑到山顶平台一个来回,差不多20公里。真的是太久没这么大强度的运动,体力退步不是一点点。

    雷霆虽然累的个不行,很想马上趴倒,但是鼻子里闻到了了不得的香气,然后脚自动自发的就走到了炉灶边上。

    元月这一大早是煮了什么这么香?味道闻着有点熟悉,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雷霆看了看屋里没什么动静,忍不住动手把锅盖掀开了。

    “酸辣汤!”他喜欢的呀,儿时记忆里的另外一道美食。

    听到雷霆走近的声音,掀锅盖,甚至是喝汤的声音,元月紧张的身体都在发抖。

    感觉到手里小女人的软软腻腻的肌肤都起了鸡皮疙瘩,尉池松开了元月的唇舌。

    “酸辣汤味道不错,一会儿再试试肠粉?”

    元月好想伸手把他嘴角的坏笑打掉,可惜自己两只手都搂着他的脖子,一放松就会掉下去,她的腿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

    “我先进去,你慢慢来。”元月只能庆幸他还有点底线,没有拉着她再做点什么。

    尉爷抹了抹嘴,一脸满足的转身走了出去。从昨晚饿到现在,他还能把持住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晚些时候大家坐上餐桌时,桌上酸辣汤倒是还有一大碗绝对够喝,只是肠粉的份量有点少,这每个人吃个几口就没了。

    两个男人当然不会多问,边华可不管,直接就在那里唠叨起来了。

    “月亮,你是不是自己都偷吃了呀?你说你好不容易才做一次肠粉,就不能给我多留一点啊?”

    元月脸有点讪,不过她也不能怼回去,实在说不出口因为她刚才被尉爷亲的脑袋缺氧,所以刚开始两盘肠粉都做坏了。

    “还有啊,你这嘴唇肯定也是因为偷喝酸辣汤被烫到了吧?肿成这样,啧啧啧…”

    元月下意识的就抬手摸了一下,果然是,她前面根本就没想到去卫生间检查一下仪容,幸亏她有记得整理衣服,把扣子都给扣好。

    尉爷当然不会任由别人嘲笑捉弄自己的小女人,就算是她闺蜜也没门,脸色一凛,手指头开始在桌上敲着。

    口气冷嗖嗖的来了一句,“不够吃,厨房里还有面包,边小姐你自己请便,不用客气。”边华这么大的胆子,基本上没有怕过什么事情的人,这会儿腿居然没用的抖了两下。

    尉爷这突如其来的怒意是什么意思?她之前在离岛的时候也不是没当着他面开类似的玩笑,边华这个时候真的是有点懵圈,晚点必须得问问元月,是不是她无意中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这位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