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91章 分裂的剧情 【二更】
    “厉sir,化验报告好了。”

    厉荀转过身,从钱嘉手里拿过报告。

    之前在堇州警察局钱嘉只是做了最基本的尸检,虽然造成董世超当场死亡的原因是脑部的剧烈撞击,但是根据尸体上溃烂的痕迹她初步判断出董身前是慢性中毒了。

    这个案子牵涉的人员太广,知道具体案情的人得越少越好,否则很有可能会惊动到幕后的黑手导致线索的中断。

    具体的化验不方便在警察局做,厉荀就找了关系和钱嘉来绿城了,他们没多少时间,所有事情都需要速战速决,霍森医生的这家康复治疗中心恰巧有非常先进的实验室。

    只是厉荀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一直相见的人,可惜,刚才那一幕,还不如不让他见到。

    “董世超是砷中毒,给他下毒的人应该是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的,剂量控制的刚好。关于那个时间点的控制,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配合他们需要充分的时间来准备美国股市那场好戏。”

    听到钱嘉的解释,厉荀收敛起心神,“董世超回堇州2周多的时间,一直没有出门,家里只有他和董建昌两个人,下毒的事情应该也是借由董建昌的手了。”

    “没错,他胃里的食物残渣就含有三氧化二砷,这种物质看起来和食盐很像,董建昌每天做饭时用的很有可能就是混合了的盐。”

    “另外含砷的杀虫剂很多,到处都可以买到,直接喷在他们买的蔬菜水果还有肉这些上面,很方便又不会被发现。”

    厉荀马上提出了疑问,“这样的话,凶手是怎么严格的控制剂量,就让董世超死亡,但是他父亲却没事?”

    “我刚才说那个凶手剂量控制的刚好,是因为这点量还不到致死的量,但是却可以引发上下肢无力,头痛,妄想等等这些症状。我猜,事发时那个凶手可能就现场,是他引导当时意识模糊不清的董世超两父子发生的争执。”

    “让他们站到楼梯口,董世超本来人就没力,随便一推就肯定站不稳会往下摔。那个高度就算不死,也会严重受伤,反正他们要的就是董暂时不能回去公司这个结果。”

    钱嘉继续冷静的分析着:“之所以用砷这种很常见又容易获取的物质来下毒,一个是因为初期表现像脱皮头疼神经衰弱这些症状根本不会引起董世超的注意。他回来就是为了避风头,隐秘部位发疹子这些他搞不好还以为是得了什么见不得光的病,原本就不能出门,就更加不会因为这个去看医生了。第二就是为了造成是董建昌误用的表象,如果我们不插手,堇州警察局法医那边就算验出砷慢性中毒,最后的定论也不会把这个作为董致死的原因,仍旧只会给董建昌定罪意外杀人然后移送法院。”

    真的是堪称几乎完美的犯罪啊,这祸嫁的连本人都认为是自己做的,根本不会想到是有人在背后刻意安排了这一切。

    为了达到目的,不光是要弄死董世超,连年纪一大把的老人也不放过,幸好有钱嘉的提示,董建昌被抓进去的第二天就接受了检查和治疗。老人家根本不知道自己隐密部位发生的这些脱皮溃烂是因为中毒,他们也要求医生先保密,只说是皮肤病。

    厉荀这些年经历的案子也不少,比这个残忍的也见多了,但是在经济案中牵涉了凶杀案不是太常见。高智商的经济犯罪,那些人一般都没有胆子杀人,只求财。这次董世超的案子看来真的是不简单,主谋不止一个人。

    “好了,我们两个暂时先留在绿城。”

    “段风,刚才钱嘉的分析你都听到了,你现在马上去堇州继续调查,我会让张队配合你。”

    原本还坐在沙发上的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立马站了起来,没有啰嗦半句,朝两个人敬了个礼就出去了。

    段风就像是厉荀的一个分身,中等个子,样貌扔在人群里属于一抓一大把,没有任何特色的那种。董世超的案子在堇州那边没结案,隐在暗处的凶手应该就不会走远。但是看到他和钱嘉走了,应该就会比较容易现身。一旦有任何蛛丝马迹,段风应该就很快能找出这个人来。

    尉池和元月从康复中心来没有坐车,直接沿着一旁的亲水河岸慢慢的散着步。

    “后天情人节了。”

    元月没想到尉池会这么直接的就提起这个事情,傻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我们这两天就住尉砚隔壁的那间公寓套房。”

    “好,好啊。”怎么没有然后了?情人节的下文呢?

    “那间公寓只有一个卧室。”

    尉池松开了元月的手,握着她肩膀把人转过来面对着他。

    “抬头。”

    “看着我眼睛。”

    面对如此强势的男人,元月这时候只能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今天晚上和明天晚上你自己先住那里,后天情人节,是不是邀请我一起住,给你两天时间考虑。”

    什么意思?这是执行死刑前还要给个缓期执行吗?原谅她下意识的就只能想到这个比喻方式,元月这会儿有点哭笑不得,扁了扁嘴,结果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看着小女人这瞬间又纠结又委屈的小脸,尉池在心里笑出了声,表面上还得摆出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正经脸。

    下午太阳很暖,不过河边还是有点风,元月的脸被吹的有点微红,嘴唇倒是有点点白,最近没有边华的鞭策,她又开始犯懒不怎么收拾自己的脸了。出门连个唇膏都不记得要涂,幸亏平时的保养她还是有在做的。

    尉池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只润唇膏,拧开上手就往元月唇上涂。

    小脸都被捏变形了,嘟起的小嘴看着特别搞笑,尉池仔细的给她涂好,末了还左右看看露出满意的表情,最后直接凑上去啵的亲了一口。

    “我是不乐意吃一嘴的口红,不过以后护唇膏必须记得涂。”

    “这身皮肉早晚都是我的,你给我上心点。”

    无敌不要脸大流氓又上身了,元月一把拍掉他的大手,红着脸自己往前走了。

    原本元月在山上时其实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不过现在嘛,既然男人都给了自己两天的时间来考虑,那她就再好好地仔仔细细的考虑考虑。

    尉池跟在元月身后也不着急跟上去,这时眼角正好瞄到有辆车疾驶而过,眼力极好记忆力也极好的他马上就认出上次在机场碰到厉荀时,他开的就是这辆车。

    这条路尽头就是康复中心,另外一头直接是水岸,他只能是从那里出来的,厉荀去那里是做什么的?真的是阴魂不散,尉池拿出手机给伯恩发了条消息。

    发好把手机放进口袋,尉池快步走上前,牵住元月的手,小女人还有点不乐意。尉池用了巧劲,不让她挣脱。

    “牵着手走,还是我直接抱着你走,自己选一个。”

    这是选择题吗?趁元月要暴走之前,尉池刻意低下身凑过去。

    “明天早上烤香肠给你吃。”原本要送去山上的黑毛猪香肠,尉池让人直接送到这里了。

    被戳中了点,元月也不矫情的生什么闷气了,反正尉爷耍流氓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受着受着早晚会免疫会习惯的吧。

    因为厉荀已经见过自己了,所以这次边华来绿城的时候刻意把小丁一起带了过来。这会儿小丁刚跟踪完厉荀回来,跟边华约在了咖啡厅见面。

    “你说他去那个康复中心是做什么的呢?”

    “医院能有什么,不是去看病人,就是找医生。”

    不对,边华直觉就想到肯定和董世超的死因有关系。

    “医院还有实验室,假设董的死因有蹊跷,堇州那边做不了的化验,那个女法医可以来这里做。”

    边华把手机拿出来,速度的搜到康复中心的网页,上面有详细的介绍,果然不是一家普通的医疗机构。

    小丁朝她竖了竖大拇指,“我去想办法看有没有人认识里面的医生的。”

    “不用,这个我自己来想办法。”边华已经想到一个好主意了。

    边华让小丁先回堇州去盯着,自己先在绿城多呆两天。她叫来服务生又点了一杯咖啡还有两样点心,打开电脑,打算继续理理思路。

    “边华?原来你说的邻市就是绿城啊?”

    咋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边华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抬头就看到元月站在咖啡厅花架围栏的外面,旁边跟着,呃……脸色不太好的尉爷。

    “元月,尉爷。”边华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跟两个人打了招呼。

    “边小姐最近出差的地方跟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啊。”

    听到尉池这阴恻恻的话语,边华再利索的嘴皮子也有点接不上话了,或者直接点就是不敢接话了。

    元月倒是刻意忽略了尉池的语气,拉着人往里面走,两个人在边华的桌子上坐下。

    边华赶紧把电脑合上,然后说了一句先去下洗手间就起身走了。

    “尉爷,我请你喝咖啡,你别再吓唬边华了。”

    元月把椅子往尉池那边拉了一点点,然后拉住他原本交叉放在腿上的大手。

    “某些人办事真的是越来越不利了。”元月不知道他说的某些人是谁,反正她暂时先安抚好尉池的情绪要紧。

    “边华来这里是公事,不会有空找我的。”

    听到这句重点的,尉池反手握住小女人的手,然后单手拿过桌上的菜单,叫来服务生,替元月和自己点了东西。

    边华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儿才出来,元月和尉池的咖啡都喝了大半了。

    跟元月随意哈拉了两句,边华就给她使眼色,然后说,“元月,你们有事就先走吧。”

    “好的,我们晚点再聊。”

    等元月和尉池走后没多久,服务生端来了一大堆的吃的。

    “这都是刚才那位先生点的。”

    “那他买单没?”

    “没有,他说您会买单。”

    我去……尉爷,不就是跟你们偶遇了吗?有必要这么折腾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