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93章 有点不妙
    五年前厉家别墅

    “老爷,大小姐人到了。”听到管家的报告,厉老爷从书桌后面抬起头。

    “让她直接来书房。”

    “好的,还有……”

    看管家欲言又止的样子,厉老爷口气立马不悦起来。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说。”

    “大小姐还带了一个女生,看样子像是她的女儿。”

    书房内安静了十来秒,管家才又听到自家老爷开口。

    “让她们一起进来。”

    元月从进房间开始,就目不斜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的母亲。

    她们已经进来坐了至少有20分钟了,书桌后面的老人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抬手示意她们坐下,就埋头自顾自的在那里看文件。房间里除了偶尔文件翻页和签字笔的声音,只有旁边落地古董钟的钟摆声音,安静的有点压抑。

    厉家的占地面积不小,大大小小好几幢楼,整体都是欧式风格。这个书房设计的是那种在老电影里面经常会见到的,挑高的落地窗直耸到天花板,母亲坐的那张长沙发后面整面墙都是书架。

    满目望去都是绛红色和墨绿色,还有穿插在其中的金色和黑色,元月时不时都要眨一下眼睛,晃的她眼花。

    “管家,帮我换杯茶进来。”

    厉老爷子这么久总算说了一句话,元月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没想到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睛。这位从未谋面,她前几天才刚刚知道的外公,长了一张很严肃的脸,加上年纪大了满脸都是皱纹,眉毛横竖的样子,完全跟普通老人家的慈祥安逸沾不上边。元月定了定神把头转回来继续正襟危坐着。

    管家很快就端着托盘拿了一杯新茶进来,厉老爷子拿起来浅浅的喝了一口。

    元月只听到茶杯盖被合上,然后就传来老人苍老冷淡的声音。

    “下周一之前,搬回厉家住。”

    “这个如果是你亲生女儿的话,让她一起搬进来。”

    “管家,把小花园后面那栋楼清理出来。”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三句话,元月和她母亲然后就被管家请出了书房,一路出来直接上了车,又被厉家的司机送回了她们自己家。

    说是家,也只是元月临时租住的房子,以她现在的经济状况只能负担这个老式小区的两室一厅。

    “妈妈,他今天这样的态度,你还要回去吗?”

    刚脱下外套,正在换鞋的周嵘直起身子,长叹了一口气。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妈妈不想看你现在这么辛苦。”

    元月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才40岁刚出头的母亲,她已经没有了记忆中的花容月貌,原本浓密的黑长发也变得稀疏枯黄,还夹杂了不少的白头发。拿在手里的那件外套材质看上去还算好的,但是身上穿的却是她以前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裤装,没来得及脱下的那双鞋子是超市里面卖几十块钱的黑色包头鞋。

    “好,那我陪你回去,只要你自己不后悔。”

    “元月,我不会后悔,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为了嫁给你父亲,离开了厉家。”

    这样的话元月在一年前刚回国,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真的是很想冲上去扇自己母亲一巴掌。可是现在,她早就不在意了。

    “你坐下,我帮你换鞋。”

    元月走过去,扶着周嵘在沙发上坐下,拿过拖鞋给她换上。

    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刚回来就被告知父母两年前就离婚了,而且她父亲已经再婚,搬去了其他城市。

    她出去留学的第一年,寒假的某一天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家里公司出了点事情,可能要申请破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好像突然间被父母遗弃了,家里的电话,父母的手机就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元月之前剩余的钱只够交第二个学期的学费,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她只能暂时先跟朋友开口借了一些当生活费。

    后来她收到父亲寄过来的一封信,那封信很长,整整5页纸,里面写了她家公司破产的大概原因,他和母亲现在被迫在外面躲债,短时间内都不能跟她联系。

    信的最后让她千万不要回国,说留学的费用他们会想办法再凑给她的。

    可是,直到她大一结束,过完暑假,直至她靠同学救济和自己打工赚钱完成学业,将近4年的时间,元月的父母都没有再联系过她。

    如果不是因为后来父亲的弟弟,她的叔叔给她打过一个电话,说她父母人没事,只是出去躲债了一直没回来。元月真的要以为他们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差点要放弃学业想办法先回来再说。

    元月一参加完毕业典礼,第二天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兜了一大圈,最后,她是在远离城区的一个农家小平房里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原本累积了满腹的怨气和不理解,在看到她生活的环境后,元月在那里站了半天,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得出来。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母亲应该刚做完饭,不到10平米的一个小房间还残留着不太好闻的油烟味,桌上摆着两个碗,一碗装的浅浅的米饭,还有一碗辣椒炒咸菜。

    周嵘之前都不吃辣椒的,为了保养皮肤,重口味的菜元月从小到大就没有见她吃过一口。

    后来,母亲默默地给她装了一碗饭,没有地方坐,她们两个人就坐在床沿上吃完了一顿饭。

    再后来,元月就跟母亲暂时先生活在那个小房间里面,直到她找到工作拿了3个月的薪水,她们才搬到现在的这个房子里面。

    当时周嵘一直不肯跟元月说她还欠多少钱,只是自己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开出租车赚钱。面对这样辛苦的母亲,元月只能更加努力的工作,还去找了兼职,想到年底可以存一些钱帮她还债,加上她自己之前借同学的钱还要尽快还给人家。

    结果,有一天早上她要出门上班前还不见周嵘出来吃早饭,元月就去房间看了一下才发现里面根本没人。周嵘应该是前一天晚上开夜车没有回来,元月打电话联络的时候是一个男的接的,说她母亲发生了车祸,现在正在急诊抢救。

    等她赶到医院,站在人来人往的急诊大厅,腿都软的有点走不动路了。

    好不容易找到急诊的手术室,元月呆呆地在那里看着门顶上那个红色的指示灯,直觉的眼前全是那个红色,然后颜色越来越深,最后变得血红血红的。

    妈妈……

    元月大喊了一声,然后瞬间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你醒了?”

    “怎么是你?”

    厉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元月,脸上充满了忧伤和恐惧,仔细看,身体好像还在发抖。

    等元月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就努力想要坐起来,可是手臂好像完全都使不出力。厉荀走过来扶了一把,等她坐稳后,又退了到一边。

    “我这是在哪里?”刚才那个梦境真实到让元月以为又回到了几年前,这会儿心有余悸的觉得脑袋特别晕,心跳的也有点快。

    “在酒店。”

    “什么酒店?”

    “丽景。”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带你来的。”

    随着意识越来越清晰,元月再好的脾气都想冲着眼前这个男人发火。

    “你明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

    “我知道。”

    然后呢?元月在那里等了五秒钟,结果男人并没有继续开口。就跟个闷葫芦一样定在那里,脸上的表情臭的好像现在被绑架的人是他一样。

    她已经记起来前面自己是在居酒屋跟尉池吃晚饭,然后她去洗手间,刚从里面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厉荀。然后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他大手伸了过来。

    这明摆着就是绑架啊!元月看着眼前这个号称是高级警官的男人,原来厉家的继承人,看起来永远高高在上的厉荀,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元月突然想到前面在他靠近的时候,闻到了淡淡的酒味。这是喝多了的节奏吗?孤男寡女,其中一个喝了酒,另外一个还是被敲晕了绑过来的。

    这可有点不太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